视频 调查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要闻 地产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疫情下的“医改”:深改委会议再提深化医改 半年内中央三提“预防”

王晓慧 2020-7-3 21:16:46

本报记者 王晓慧 北京报道

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凸显了医疗卫生体系的软肋和铠甲。

疫情期间,我国的医药卫生体系经受住了考验,为打赢新冠肺炎疫情防控阻击战发挥了重要作用。不过,同样暴露出了国内医疗基础建设的薄弱、应急医疗救助制度的欠缺等短板。

6月30日下午,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主任习近平主持召开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十四次会议。会议指出,要梳理各地深化医改情况,总结好的经验做法,加快推进健全分级诊疗制度、完善医防协同机制、深化公立医院改革、深化医保支付方式改革、加强医保基金监管、加强基层医疗卫生机构能力建设、完善药品供应保障体系等重点任务,完善相关配套支撑政策,打好改革组合拳。要高度重视新一代信息技术在医药卫生领域的应用,重塑医药卫生管理和服务模式,优化资源配置、提升服务效率。

同时指出,要坚持把人民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第一位,强化大卫生大健康理念,把预防为主摆在更加突出位置。而这,已是中央层面在疫情期间第三次提及“预防”的重要性。

“坚持以预防为主的健康策略,坚持将预防关口前移,是此次会议精神的亮点。也就是说,在经过疫情之后,我们的整个医疗卫生系统肯定要做出一些战略性的调整。”7月1日,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此前,我国的医疗保障体系更多侧重的是事后医疗和救助,事前预防机制构建不足,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医疗的成本和负担。

“预防”摆在更突出的位置

2月14日,全国累计确诊病例首次超过6万。

那一天,习近平主持召开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十二次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习近平指出,要改革完善疾病预防控制体系,坚决贯彻预防为主的卫生与健康工作方针,坚持常备不懈,将预防关口前移,避免小病酿成大疫。

6月2日,全国疫情基本得到了控制,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报告新增确诊病例1例,为境外输入病例(广东1例)。当天,习近平在专家学者座谈会上发表重要讲话,深刻指出只有构建起强大的公共卫生体系,健全预警响应机制,全面提升防控和救治能力,织密防护网、筑牢筑实隔离墙,才能切实为维护人民健康提供有力保障;强调疾病预防控制体系是保护人民健康、保障公共卫生安全、维护经济社会稳定的重要保障,要立足更精准更有效地防范,在理顺体制机制、明确功能定位、提升专业能力等方面加大改革力度。

如今,时隔不满整月,中央深改委会议再次释放信号:要坚持把人民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第一位,强化大卫生大健康理念,把预防为主摆在更加突出位置。

“每次重大疫情之后,总会有很多反思,这才是人类不断进步的原因。2003年非典以后,我国的疾病预防控制体系得到一次升级的机会:建立了全国统一的传染病网络直报系统专列了一个‘不明原因’肺炎病例;建立了《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规定了四级应急响应机制;很多地方将卫生防疫站改名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明确了编制标准,提升了单位的行政级别。”7月2日,陕西省山阳县卫健局副局长徐毓才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对17年来疾控体系建设的成果来了一场实战大考。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随着健康中国战略的推进实施,大健康理念的树立,驱动了以治病为中心转变为以健康为中心的观念改变,其中,预防是最经济最有效的健康策略。而这预防,并非仅限于对突发疫情的预防,同样是疾病本身。

“多年来,我国在构建带有预防性的公共卫生机制方面薄弱,因此,这此会议精神直接强调预防和医疗并重,也就是说,整个医疗保障体系只解决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还不够,还需要从源头来进行疾病的预防。”董登新表示,预防很重要,尤其是对这些带有公共卫生性质、带有传播性和传染性的疾病,需要有一套预防、预警、预测这样的机制。

就此,徐毓才同样建议,要把疾病预防控制纳入国家安全战略,建立一支专业、权威、令各方信任的精锐队伍而不是行政油子。

提升基层医疗水平建设

作为疾病预防控制的第一道防线,基层医疗机构能力的建设尤其重要。而此次会议同样强调,要梳理各地深化医改情况,总结好的经验做法,加快推进健全分级诊疗制度、深化公立医院改革、加强基层医疗卫生机构能力建设等内容。

“中央深改委开会研究医改,提出这么几项改革,充分说明医改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提出要加快推进健全分级诊疗制度,说明分级诊疗制度还很不完善,同时,公立医院改革进展不大,加之7月1日卫健委通报的首次三级公立医院绩效考核存在问题还很严重,还有启动的‘公立医疗机构经济管理年’活动,都说明公立医院改革欠账还很多。”徐毓才表示,此外,我国基层医疗机构服务能力还很弱,医疗服务量持续下降,因此,深化医疗改革任重道远。

根据国家卫健委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3月底,全国医疗卫生机构数达100.9万个。与2019年3月底比较,全国医疗卫生机构增加了8760个,其中:医院3.4万个,增加了1166个,基层医疗卫生机构95.6万个,增加了9469个,专业公共卫生机构减少2010个。

值得一提的是,基层医疗卫生机构中,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站)、乡镇卫生院、村卫生室的数量均有减少,唯独诊所(医务室)的数量不降反增。

然而,与数量上升相悖的是,新冠肺炎暴发后,以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乡镇卫生院、村卫生室为主战场的基层公卫人员一方面要对辖区内居民的体温以及健康状况摸查,一方面要发挥中转站的职能,对疫情相关信息上传下达,而同为基层“守门人”的诊所,却鲜见其身影。

据记者了解,为减少新型冠状病毒在基层医疗机构内的传播,各地对基层医疗机构管控逐步加强,多省市发文紧急叫停门诊部、诊所。也就是说,即便是在基层疫情防控人手不足的情况下,多地依然未把诊所力量纳入其中。

“诊所是基层医疗的重要组成部分,却一直没有深度参与到国家公共卫生服务体系建设中。”究其原因,徐毓才认为,一方面部分专科诊所由于专业不同无法参与;一方面部分全科诊所的经营目标与定位所导致。

此外,还有一层原因是,防控门槛越来越高,很多诊所不具备开诊的标准。

虽然,不乏有一些诊所完全有能力,也有意愿参与到包括此次防疫战在内的突发公卫事件中,但是,徐毓才表示,重大疫情发生之时,政府在征用单位的选择上,还会综合考虑到设施分配、待遇补助等问题。

按照分级诊疗的理想规划,患者看病的第一步是找基层医疗机构,若基层医疗机构不能解决问题,再由其上转到上级医院继续治疗。然而,此次疫情,由于三级诊疗体系尚不健全和完善,武汉就曾出现新冠肺炎患者和普通患者挤在一家医院、交叉感染的情况。

如今,中央深改委再提加快推进健全分级诊疗制度、加强基层医疗卫生机构能力建设等内容,显然,后疫情时代,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健康“守门人”的作用有望增强。

就在6月30日,国家卫健委发布《关于做好2020年县级及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公开招聘高校毕业生工作的通知》,其中表示,基层医疗机构将扩编扩岗,为县级及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增加有生力量。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公培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