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调查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要闻 地产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国际原油半年回顾:负价格创造历史 解码油价崩盘120日

叶青 2020-7-10 11:42:00

本报记者 叶青 北京报道

原油素有“大宗商品之王”的美称,国际原油价格的每次波动都会牵动着世界经济和政治神经。纵观2020年上半年的原油价格走势,可谓跌宕起伏。

国际原油价格自1月初64.39美元/桶下跌至3月5日41.84美元/桶,跌幅达32.45%。原本市场预期OPEC+会减产挺价,却迎来增产与价格战。国际原油价格再次出现暴跌,美国原油期货价格甚至首次出现负油价。

4月21日凌晨,纽约商品交易所5月交货的WTI原油期货接连跌穿20美元、10美元到1美元等整数位心理关口后,上演了一场史上最疯狂的抛售,在距当日收盘不到半小时前跌为负值,最后收报每桶-37.63美元,跌幅达305.97%。这也是自1983年纽约商品交易所WTI原油期货上市以来,录得的最低价格。

离奇价格走势

“今年的原油期货价格真是难以预料,至少在2020年初,全球没有一位分析师能预料到油价会走向负值。”原油期货市场交易员梁丛文对记者表示。

受到全球经济形势的影响,各国对原油的需求都大幅降低。如果所有产油国能保持一致、减产石油,以此控制供需关系,那么尚可以维持国际石油价格的稳定。然而3月6日,在OPEC与非OPEC产油国的关键性的谈判中,俄罗斯拒绝了沙特关于减产石油的提议。

受此消息刺激,3月9日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跌22.25%,报35.20美元/桶;WTI原油期货价格跌23.03%,报31.77美元/桶。盘中,布伦特原油期货一度跌超30%,WTI原油期货盘中最大跌幅也超过30%。

不久后的4月初,沙特发起了“自杀式”石油价格战,试图把各方逼回到谈判桌上。沙特计划4月增加石油产量,并表示将大幅调降石油售价——声明文件显示,4月卖往亚洲的原油定价下调4-6美元/桶;4月卖往美国的原油定价下调7美元/桶。

4月9日,沙特主持OPEC+视频会议,因各国在减产额度上存在分歧,会议期间油价大幅波动。WTI一度大涨近13%,升破28美元/桶,布伦特涨超10%,涨至36.4美元/桶。

4月12日,相关方达成OPEC成立以来幅度最大的一次减产协议:2020年5-6月,减产配额为每日970万桶;2020年7-12月减产配额减至每日770万桶;2021年1月至2022年4月,减产配额降至每日580万桶。不过可惜的是,伴随着疫情全球化,低迷的需求抵消了减产的努力。

OPEC在4月原油市场报告中,再次下调石油需求预测,预计2020年全球石油需求同比下降680万桶/日,总量为9280万桶/日,并暗示可能会进一步调整:“石油市场目前正经历全球范围内突然的、极端的历史性冲击。”

市场交易员李欣表示,没有人愿意拿WTI的5月合约进行现货交割。随着结算日步步逼近,仓储选择减少,交易员为了结清头寸,以疯狂的折扣出售合约。

李欣称,对大多数没有接触过实物交易的交易商来说,接收石油现货是灾难性事件,当时已经找不到足够的空间来存石油。

实际上,芝加哥商品交易所已经做好了油价跌至负值的准备,但市场忽视了这一信号。芝加哥商品交易所在4月15日曾宣布,已完成负价格的测试准备工作。

价格战背后

沙特为何会掀起这场暗藏硝烟的价格战?WTI原油期货机制下为何会首次出现负值?明明所有人合作就可以达成共赢局面,但是在减产的问题上,为什么总有国家不愿意配合?

一德期货分析师陈通对记者表示,近年来国际原油市场的格局已经发生变化,市场焦点从传统的石油产出国,比如沙特和俄罗斯,转移到新崛起的美国。

与此同时,在“三国杀”的背后,是各石油产出国各怀算盘。此前,在传统原油主产国通过联合减产来稳定价格的时候,美国一直靠着页岩油借机抢占市场,赚得盆满钵满。减产后失去的市场份额势必会被没有减产的“玩家”夺走,这也是国际石油市场面临的困境。

老牌“玩家”不是没有想过遏制页岩油。在2014年年末,美国能源署公布页岩油日产量达到897万桶后,沙特就发起了价格战,试图绞杀美国的页岩油。到2015年1月,美国首家页岩油开采企业WBH能源(WBH Energy)正式提交破产申请。

美国部分页岩油开采企业破产后,到2016年前后,为了应对全球石油过剩的现象,以沙特为首的OPEC成员国和以俄罗斯为首的非OPEC成员国推动“限产保价”。这又给了美国页岩油行业一丝喘息的机会,美国在全球的市场份额不断扩大。公开数据显示,2018年美国的石油产量占据全球石油市场的16%,与传统石油产出国沙特和俄罗斯持平;而到2019年,美国的市场份额上升至18%,超越了俄罗斯和沙特,美国成为了全球最大的产油国。自此国际原油市场便形成三足鼎立的格局。

油价或将震荡向上

4月各国达成的协议中,减产规模是OPEC有史以来最大的,差不多相当于全球总产量的13%,对于油价起到了一定的提振作用。减产的消息公布之后,油价走势震荡,WTI油价一度大涨9%。7月9日,国际原油价格报收40.88美元/桶。

对于下半年的走势,陈通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目前OPEC+尚未就延长减产协议进行讨论,沙特也告知OPEC成员国,其无意就减产协议采取任何激进措施,这意味着8月开始减产幅度很可能缩减至770万桶/日。

值得注意的是,饱受战争蹂躏的利比亚宣布恢复东部原油出口,希望结束今年年初以来因为内战导致原油供应中断的局面,未来或导致油市增加额外100万桶/日的供应。

公开数据显示,美国钻井公司连续削减石油钻井平台数量至历史新低。此外,美国7个页岩油主产区产量均出现下降。

陈通表示,前期油价的暴跌使得美国页岩油企业创下破产申请的高峰记录,银行也进一步缩减对于能源行业的贷款额度,加速了破产申请的上升趋势。随着WTI油价重回40美元/桶,部分页岩油达到盈亏平衡线,部分企业能够稳定生产。但是只有当WTI价格达到50美元/桶以上时,才能看到页岩油产量出现回升。

陈通认为,随着全球主要经济体的复工进程稳步推进,石油需求恢复趋势明确,供需基本面正在逐步改善。预计下半年油市偏强运行,布伦特原油价格有望触及50美元/桶的水平。

不过,光大期货分析师钟美燕却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下半年油价可能呈现宽幅震荡格局。布伦特原油大概率在35-50美元/桶之间震荡。呈现斜“N”走势。其中7月油价偏强一些,重心小幅上移;9月是季节性叠加宏观政策的可能拐点,9-10月偏弱;11-12月价格有可能向上修复。

从影响因素来看,钟美燕表示,近端主要是宽松的货币环境导致各类资产价格共振上行,包括美股与原油的联动;8月份需要关注飓风对原油生产的影响;还有新冠疫情对需求和经济二次冲击的可能性。

钟美燕表示,从目前情况来看,部分美国州暂缓了经济重启;四季度主要事件是美国总统选举,市场将围绕这一宏观事件大幅波动。从供需面来看,需求改善,但幅度可能有限;供应收缩,但边际效用会递减。总之,下半年油价不会像上半年变动这么激烈,行业各产业环节以稳成本、稳经营、保利润为主。


责任编辑:吕方锐 主编:陈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