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调查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要闻 地产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战疫情助脱贫 中国掀起慈善浪潮

于娜 2020-7-10 15:11:45

本报记者 于娜 北京报道

2020年伊始,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席卷而来。公益慈善组织作为社会保障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迅速发挥自身募款和志愿服务优势投身抗疫,掀起了一场全民关注的公益救援大潮。

2020年也是我国脱贫攻坚战的收官之年,在决战决胜脱贫攻坚的战场上,分布在各个领域的全国80多万社会组织,依托上下通联的自身优势,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指出,“重视发挥第三次分配作用,发展慈善等社会公益事业”,首次明确以第三次分配为收入分配制度体系的重要组成,确立了慈善等公益事业在我国经济和社会发展中的重要地位。

当前,慈善组织既面临着脱贫攻坚关键一年的考验,又要思考未来慈善现代化之路。

县长网红直播卖土特产,农民企业家以慈善信托为家族传承……一些慈善组织已经开始了后脱贫时代慈善事业的思考和实验。我国慈善事业已经由传统慈善向现代慈善拓展,公共服务、农村学前教育、师资缺乏、空巢老人等问题,都有待慈善事业和慈善组织发挥出更大的力量。

生死时速驰援抗疫

面对来势汹汹的新冠疫情,阿拉善SEE生态协会、壹基金、爱德基金会、海南成美慈善基金会等公益组织根据武汉市等疫情严重地区的需求确定募捐方案,首先帮助筹集用于疫情防控的医用防护服、N95口罩、医用(外科)口罩、消毒液等物资。

1月26日,民政部发出公告,更广泛地动员社会慈善力量依法有序支持疫情防控工作,并公布了湖北省、武汉市有关慈善组织接收捐赠的银行账户信息和联系方式,要求做好信息公开接受捐赠人和社会监督。

据民政部统计,截至3月8日24时,全国各级慈善组织、红十字会接受社会捐赠资金约292.9亿元,捐赠物资约5.22亿件。全国各级慈善组织、红十字会累计拨付捐赠资金约239.78亿元,拨付捐赠物资约4.66亿件。

与此同时,为推动各类慈善力量高效、有序地参与新冠疫情防控,社会组织间积极联动,组成了多种协同合作网络。其中,抗击新冠疫情社会组织协作网络、京鄂 iWill 志愿者联合行动小组、社区防疫互助网络等组织联盟都在抗击疫情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成为支持型社会组织的雏形。

3月9日,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发布会上,谈到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中慈善组织的有关问题时,民政部副部长詹成付表示,民众的慈善热情在疫情中得到凸显,与此同时,当前的慈善组织运作能力及治理能力都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在南都公益基金会秘书长彭艳妮看来,疫情救援就像一场战役,在这样一个紧急时刻,展现出了公益组织平时积累下来的专业能力。但是我们也看到,这次疫情中,救灾的专业组织似乎并不多。由于资源的波动性,做救灾的公益组织很难长期生存,专业能力难以沉淀和积累。

随着应急管理部各项职能的落实,国家应急体系不断健全,社会力量也逐步被纳入应急体系。为此,应急管理部、民政部还起草了《关于进一步推进社会应急力量健康发展的意见(征求意见稿)》。公益界人士认为,在相关政策的支持下,2020年,应急救援和防灾减灾类社会组织必将得到大力发展。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

国务院在《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三年行动的指导意见》中明确指出,到2020年,巩固脱贫成果,通过发展生产脱贫一批,易地搬迁脱贫一批,生态补偿脱贫一批,发展教育脱贫一批,社会保障兜底一批,因地制宜综合施策,确保现行标准下农村贫困人口实现脱贫,消除绝对贫困;确保贫困县全部摘帽,解决区域性整体贫困。实现贫困地区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幅度高于全国平均水平。

据统计,截至目前,全国共登记83.07万个社会组织,其中社会团体36.74万个,社会服务机构45.6万个,基金会7266个,在民政部登记的全国性社会组织共2301家。

目前,全国性社会组织参与脱贫攻坚主要聚焦产业扶贫、教育扶贫、异地扶贫搬迁等项目,并积极发挥产业信息汇集、行业资源聚集、专业人才密集等优势,积极参与贫困地区就业、电力、水利、科技、文化和金融等多方面的扶贫工作。

今年以来,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中国慈善联合会、中华慈善总会等多家全国性社会组织在参与脱贫攻坚工作中,发挥职能优势,强化帮扶举措,积极主动作为,取得明显成效,先后受到民政部社会组织管理局的通报表扬。

其中,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连续多年参与脱贫攻坚,扎扎实实开展教育扶贫、产业扶贫、健康扶贫,为贫困地区脱贫发挥了重要作用。2019年,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向江西省莲花县、遂川县、永新县和西藏自治区当雄县直接拨付以及通过“牵手计划”、“十百千工程”拨付扶贫资金近1000万元,系统推进医疗援建、资教助学、儿童关爱、孤老帮扶、大病救助等公益项目落地。

对于社会组织、慈善力量来说,下半年脱贫攻坚在工作中所占的分量将更为重要。

7月1日,在民政部组织召开社会组织助力定点脱贫攻坚工作座谈会上,民政部党组成员、副部长王爱文指出,在定点扶贫县产业项目推进和脱贫攻坚工作中,社会组织要围绕引入投资项目、抓好产品营销、提供决策咨询和扶持社会项目持续发挥自身优势。

王爱文提出,在当前疫情防控常态化条件下,各有关社会组织要创新方式方法,通过视频、电话等多种方式加强前期沟通和调研,并在条件允许情况下积极走出去,带领企业进行实地考察,加强项目的精准对接。

慈善现代化实验

“如果真正消除了绝对贫困,慈善事业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比如说公共服务、农村的学前教育、师资缺乏的问题、空巢老人的问题。”福建省林文镜慈善基金会秘书长刘洲鸿认为,慈善未来的空间还很大,不仅仅是消灭贫困的问题。

数据显示,《慈善法》实施以来,已经有超过12亿人次通过网络实施捐赠。互联网企业对国内慈善生态发挥了非常巨大的推动作用,包括互联网企业倡导的3小时公益、蚂蚁森林、互联网打拐等很多公益产品,对慈善的理念、慈善的行为方式带来的价值推动十分突出。

目前业界对慈善现代化的一个共识是,我们的慈善事业已经从只是聚焦扶贫济困的传统慈善,拓展了现代公益的内容,包括科教文卫体发展、社区建设都已经包容进来,这本身就是一种现代化的表现。

缺人才,是困扰公益组织多年的问题之一,也是慈善现代化面临的急迫问题。中国慈善联合会副会长兼秘书长刘福清曾在第九届中国慈善年会上呼吁,要大力培养慈善事业人才,将来要建立有效的机制,要建立人才培养基地,要建立大学,要培养慈善事业的职业人才,要把社会慈善事业的从业者变成专业人才,职业人才。将来才能把慈善事业做大做强,做成更有发展的一支力量。

南都基金会、马云公益基金会等公益慈善组织表示,未来十年将进一步加大公益人才培养计划。另一方面,随着公益慈善教育在高校的逐渐推广,不少大学生将成为未来的公益行业从业者,如何留住这些大学生公益人才是公益组织急需解决的课题。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陈岩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