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调查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要闻 地产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当疫情结束,我想出门走走” 一线核酸检测员口述:20多天未回家,每天工作超8小时

崔笑天 2020-7-15 19:12:41

安诺优达的实验人员正在工作 受访者供图

本报记者 崔笑天 北京报道

“当疫情结束,我想出门走走逛逛,看看世界。”柳青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7月10日,《华夏时报》记者采访了一位奋战在抗疫一线的核酸检测员柳青(化名)。作为安诺优达研发中心项目经理,柳青第一时间参与到北京本轮核酸检测工作中。采访时,他已经20多天没回家,住在公司附近的酒店,每天工作超8小时。

“这段时间能够在许多人的支援支持下,对抗击疫情贡献自己一份力量,对我自己来说也是很有意义的一段人生经历。”他说。

在严格、精准的防控之下,北京反弹的疫情开始平复。截至7月12日,已连续7天零新增。

可以说,北京打了一场硬仗,赢得了与病毒的时间赛跑。而大规模人群的“应检尽检”无疑发挥了重要作用,使大量的感染者在极早期得以确诊并集中隔离,防止病毒进一步传播。

最初,北京日核酸检测能力只有9万,检测需求井喷,样本积压为“堰塞湖”。后来,通过实施混检与仪器设备、人员的紧急招募,日检测能力最大可突破100万。

其中,第三方检测机构成为核酸检测“主力军”。据业内估计,这些机构至少承担了北京六成以上的检测通量。不过,他们也遭到了一些质疑,比如假阴性的问题、混检灵敏度问题、检测服务价格高,以及检测报告出具时间长及无法查询等问题。

关于公众关心的核酸检测问题,作为专业人士,柳青做出了一些答复。

以下为柳青口述,《华夏时报》记者整理,略有删减。

日检测量已出现大幅回落

6月13日,在疫情刚爆发的时候,我就作为技术人员正式进入了实验室,参与核酸检测工作。实验室需要24小时运转,所以我们三班倒,基本每天工作8小时以上。一直到上周,我们都没回过家,住在公司就近安排的酒店,因为我不是本地人,家人也都没在北京,所以这样还是挺方便的。公司也每周为全员做一次核酸检测,把各项保护工作都做到位。

在样本量多的时候,我们实验室平均日检测量有3万例,最多的那几天可能达到6万例,基本上得3天左右才能出报告。后来,公司买了很多仪器,增加人员配备,通量也上来了,24小时就能出结果。

现在疫情基本上得到控制,我们实验室的峰值也在这周降下来了,呈现比较缓和的趋势。更准确地说,是在有关部门要求低风险区的出京人员不用再做核酸检测以后,就降下来了。日检测量接近常态化水平。所以我们在实验室内的工作时间也相应地减少了。

我在实验室内,主要做的是样本的处理与检测。前端收样进入实验室之后,我们首先会对样本进行充分的灭活处理、信息录入,保证样本安全可控,然后对它进行核酸提取,再使用qPCR基因扩增的方式进行定量检测,确定样本中是否含有新冠病毒基因的相应靶点。

2.jpg

柳青全副武装的同事们 受访者供图

其中最危险的环节,就是样本取样到灭活处理的阶段,因为这个阶段最有可能发生感染,含有病原的样本会威胁到实验员的身体健康。所以拿到样本后,要在高温的条件下,给样本进行一定时间的连续处理,把可能包含的新冠病毒灭活。

而最耗时的环节,理论上来讲在qPCR扩增的阶段,大概需要1~2个小时出结果。但在实际操作中,大量样本集中送过来,各环节间人员的沟通与统筹才是最耗时的。所以我们所有参与实验的同事都会对各环节的信息做一个线上的实时共享,根据实际情况进行工作内容的动态调整,以实现整体效率的最大化。

现在,公司在实验室内做核酸检测相关操作的员工,前后大概有几十人。所有的人员基本上都是根据样本量的情况灵活机动,全天候轮班。

为何会出现假阴性?

这次北京采取了5:1的混检方法,这是在超大集中检测量的需求之下,针对性做的一个提升效率的措施。

相比于单检,混检首先要对数个采样样本进行混合,然后在同一个提取和扩张反应里边,得到一次检测结果。如果混合物的检测结果是阴性,那么就判断其中混合的各个原始样本都是阴性;如果混合物呈阳性,那么就判断其中混合的原始样本可能存在阳性的风险,需要再对各个原始样本进行单独的复检确认。通过这样的流程设计,就可以在不影响检测结果准确性的前提下,成倍的缩减实际需要进行的检测量,从而提升检测通量。

我们主要检测的是样本保存液,核酸在其中会得到有效的保存。比如说5混1,就是对5个混在一起的大管样本保存液进行1次混检,同时每个采样人还会保留一个小管,作为单独采集的备份,如果有问题的话,再进行单管复检。

关于混检的数据处理,我们会严格按照所采用的检测试剂盒说明书的指导来进行操作。复检的时候,我们也会使用不同的试剂盒去进行反复验证。

而针对核酸检测过程中出现的假阳性、假阴性问题,可以分为两个方面来说:一方面是原理设计,一方面是具体操作,这两个方面都会有相应的措施,也有严格的质控体系保证检测的准确性。

首先,在原理设计层面,我们针对新冠病毒基因序列上不同位置的双靶点一并进行扩增检测,同时也会针对新冠病毒基因序列以外的基因,把它作为一个内参序列进行扩张。还会加入相应的阳性、阴性、弱阳等质控品来进行扩张。这三项结果得到后,我们会进行数值相互之间的印证、对比与校验确认。通过逻辑判断,即可排除假阳性、假阴性问题的影响。

其次,在具体操作的层面,样本出现交叉污染,或者运输、保存不当(而导致)降解,以及出现意外的反应波动,都会容易产生假阳性、假阴性。因此,我们会通过容器消杀、完善的冷链运输与保存,加上稳定的在生物安全柜里的操作环境等手段进行控制,避免假阳性、假阴性这些不准确的结果出现。

近期,很多报道都说核酸检测暴利,但实际上,不算高昂的人力成本,检测中的实验耗材与防护用品都消耗很大。这些成本都在大家看不到的地方。

以实验耗材来说,除了核酸检测试剂盒,还包括核酸提取所使用的试剂盒,还有移液操作室使用的液管、包装的管等等,分子生物实验所需要的各种耗材都会用到。另一方面是防护用品,我们在实验的各个环节,尤其是接触样本相关的环节,都需要全副武装,包括全身防护服、n95口罩、手套、防护面罩等。实验员排班8个小时,中间休息一次,防护服全套必须都换掉。一套防护服将近200元,一个人就得两套,还不算手套、头套、口罩、面罩、鞋套等,这都是成本。

我在这段时间确实比较累,不过身处这个岗位,这是必须的,要保证实验检测的需求优先。家人与亲朋好友也非常理解与支持,父母每次打电话都特别关心和叮嘱说,防护措施一定要一丝不苟,不能松懈,尽量保持好充分休息,不能过于疲劳。

见习编辑:方凤娇 主编:陈岩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