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调查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要闻 地产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黄浦江水位高于路面?上海市防汛办:不属实,目前安全可控

胡金华 喻莎 2020-7-16 19:33:51

截至16日下午15点,除了青浦南门、枫围、金泽、商榻、泖甸、张堰、泗泾7个站点略微超过警戒水位,其余33个站点均没有超过警戒水位,上海水位在安全受控范围内

本报记者 胡金华 见习记者 喻莎 上海报道

7月以来,上海进入主汛期,入夏以来上海雨势强劲,突发性强对流天气、台风、高潮位等对上海防汛体系带来严峻考验。近日,一则“黄浦江水位超过路面”的图文消息在社交平台流传,不少市民对上海汛情表示担忧。

7月16日,《华夏时报》记者从上海市防汛办了解到,该信息不属实。上海市防汛办表示,当天黄浦江处于低潮位。本月,黄浦江的最高水位为7月7日的4.54米,近一周的最高水位为4.48米,平均水位为2.85米。2019年同期,黄浦江的最高水位为4.42米,平均水位为2.7米。

此外,记者还了解到,为有效缓解太湖洪水上涨压力,上海已开启蕴西水闸、淀西水闸为流域泄洪,同时开启黄浦江沿线水闸纳潮,沿长江、杭州湾水闸全力排水,协助太湖洪水下泄。但目前“开闸纳潮”已暂停。上海市水务局防御处相关负责人表示,尽管“开闸纳潮”了,但上海是安全的,全市水位都在安全受控范围。

“就算水位暂时高于路面,也并不代表不安全。目前黄浦江边防汛墙本身比路面要高出很多,只要水面不高于警戒水位,就是安全的。”7月16日下午,《华夏时报》记者从上海防汛办一位工作人员处了解到,尽管受上游来水、高潮和本地降雨共同影响,今年上海地区水位总体偏高,但截至目前,上海水位均在安全受控范围内。

上海水位均在安全受控范围内

7月15日凌晨,一则“黄浦江水位超过路面”的消息在社交平台上流传。相关消息称:“黄浦江已经高于路面了。黄浦江四个闸门全开,帮助泄洪。上海各个闸门都打开了。多年前黄浦江防汛墙改造工程已加高加宽了,庚子年汛情严竣!加油、上海!”并配了一张俯瞰黄浦江的图。

该消息引发市民担忧,7月16日,记者从上海市防汛办了解到,该信息不属实,当天黄浦江处于低潮位。记者通过上海水务局掌上服务查询到最新数据,当前,正处于中小潮汛期间,黄浦江水位总体平稳,截至下午15点,黄浦公园实时水位是2.51米,低于警戒水位2.04米。据上海市防汛办介绍,本月,黄浦江的最高水位为7月7日的4.54米,近一周的最高水位为4.48米,平均水位为2.85米。2019年同期,黄浦江的最高水位为4.42米,平均水位为2.7米。

从历史上看,外滩最高水位发生于1997年8月31日,为5.72米,近10年来最高水位发生于2013年10月8日,为5.17米。上述高水位均发生于特大台风影响期间。

记者查看了所有水文测站,截至16日下午15点,除了青浦南门、枫围、金泽、商榻、泖甸、张堰、泗泾7个站点略微超过警戒水位,其余33个站点均没有超过警戒水位,上海水位在安全受控范围内。

值得注意的是,入梅以来,太湖流域遭遇5场集中降雨过程,累积雨量已达435.7毫米,是常年梅雨量的1.8倍。太湖在6月28日形成了今年第一号洪水,而处在长江流域、太湖流域的下游的上海自然承受了不小的压力。

记者了解到,为有效缓解太湖洪水上涨压力,上海已开启蕴西水闸、淀西水闸为流域泄洪,同时开启黄浦江沿线水闸纳潮,沿长江、杭州湾水闸全力排水,协助太湖洪水下泄。但目前“开闸纳潮”已暂停。上海市水务局防御处相关负责人表示,尽管“开闸纳潮”了,但上海是安全的,全市水位都在安全受控范围。

最新消息显示,目前本市的降水已明显减弱,上海中心气象台已于7月16日10时10分解除本市暴雨蓝色预警信号,市防汛指挥部决定于7月16日10时10分终止全市防汛防台Ⅳ级响应行动,各级防汛机构转入常态值班。

智慧防汛助力便民服务更加精细

记者获悉,早在6月1日,入汛第一天,“上海市防汛防台指挥系统2.0版”就已经上线,聚焦“洪涝灾情数据直报全覆盖、积水处置智能应用全闭环、街镇防汛防台指挥系统全贯通、历史汛情数据分析全回溯、防汛指令智能传达全网络”五大功能,实现科学、高效的实时智能调度和多部门联动调度,逐步达到防汛信息“全、新、准”和防汛处置“快、联、闭”的目标。

7月13日,上海市防汛副主任、市水务局副局长刘晓涛围绕“今年上海防汛形势总体情况”“今年防汛工作的难度和挑战”,“智慧防汛在今年有哪些体现和应用”等问题逐一进行回答。

刘晓涛表示,今年的防汛形势比较严峻,不容乐观,防汛的难度和挑战主要来自三个方面:“一是气象水文年景总体偏差。6月以来,我国南方地区暴雨洪水集中频繁发生,部分地区洪涝灾害严重。本市入汛以来平均雨量489.7毫米,较常年同期(260.7毫米)偏多87.8%,占常年汛期(614毫米)的79.8%。根据气象部门汛前的预测,今年可能还有2个至3个台风会影响本市(常年是2个),而且台风的强度可能偏强。防汛形势十分严峻;二是新冠肺炎疫情对防汛工作造成较大影响。受疫情影响,大量在建工地跨汛使用,全市现有超过140个重大工程跨汛施工,许多防汛工程无法正常发挥效用,比如排水管道临时封堵、河道破堤开缺,临时围堰都一定程度上滞后;三是薄弱环节仍需高度关注。高空坠物、店招店牌掉落等‘头顶上的风险’,道路积水、下立交淹车事故等‘地面上的风险’,下沉式广场雨水倒灌、隧道进水等‘地面下的风险’仍需高度关注。”

截至2020年5月底,上海市575处下立交中已有443处安装积水监测设备,监控视频已覆盖230处。刘晓涛介绍:“同时,我们还建立了公安、路政、排水部门的‘三合一’下立交积水处置工作机制,当发布暴雨(台风)黄色预警,下立交积水超过15厘米,公安、路政、排水联动开展下立交管控。当积水深度大于20厘米时限行,深度大于25厘米封交禁行。通过一系列的措施 ,近两年来下立交的积水情况明显减少了,未发生安全事故。”

不仅如此,防汛部门还联合气象部门在杨浦区进行了城市内涝风险预警服务的尝试,让暴雨积水预测服务的空间更加精细,对影响和风险提前预警,让防汛部门和老百姓都心中有数。目前还在试验阶段,下阶段根据试验的结果再考虑是否能够进一步推广。

“接下来,我们将与成员单位和基层防汛办一起,加强组织领导、密切协同作战,不断提升完善系统功能,努力做到‘智能感知更加全面、预警预报更加精准、应急值守更加直观、灾情信息更加完整、指挥调度更加高效、系统功能更加完善’,全力保障城市防汛防台安全。”刘晓涛表示。

南方洪涝对经济运行影响可控

入汛以来,我国南方地区汛情严重,特别是6月以来,连续数月的强降雨之下,全国多地发生洪涝灾害。灾情不仅给人民群众生命财产造成损失,也对经济运行产生直接影响。

7月13日的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国家减灾委秘书长、应急管理部副部长郑国光介绍了当前防汛救灾有关情况。截至7月13日上午7时,汛情灾情已致江西、湖南等27个省区市共3873万人次受灾,直接经济损失高达861.6亿元。

汛期以来洪涝灾害持续升级,洪涝灾情对今年全国经济运行的影响如何?华东某头部证券分析师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当下经济本身波动较大的背景下,洪涝灾害对总体经济趋势不会产生显著的负面影响,基本没有改变经济和通胀的趋势,但是短期对基建投资的冲击较大。不过总体冲击较为可控,且时间拉长后,灾后重建会对基建投资产生拉升作用。

记者查阅多家券商机构对本次洪涝灾害的经济影响评估报告发现,券商机构也普遍认为其对经济增长的负面影响不具有持续性,且总体冲击较为可控。

东吴证券指出,强降雨和洪涝灾害对通胀的影响主要通过影响农业生产和农产品运输两个方面冲击食品供给,因此主要影响食品中蔬菜、生猪和水产品。但是对蔬菜和水产品影响有限,二者在CPI中占比仅在4.2%左右,且影响较为短期,而6月猪肉价格的上涨是受生猪出栏减缓、防疫调配要求从严、进口量减少、餐饮和团体消费需求回升影响,所以汛情对通胀扰动有限。

兴业研究则指出,在洪涝灾害较为严重的年份,除 2003 年因非典疫情影响导致播种面积下滑,推动粮食价格上升外,其他年份粮食价格均未有明显波动,主要跟随宏观经济走势变化。目前稻谷等粮食库存处于历史较高水平,预计今年洪涝灾害对粮食价格的影响亦整体可控。

此外,东吴证券认为,洪涝对对PPI的影响相当有限。强降雨对PPI的影响主要通过影响施工需求来产生,对应PPI分项主要集中在钢材和水泥,6月水泥磨机开工率、水泥价格均出现了明显回落。但考虑到以基建为主的施工需求对产业链的影响相当有限(主要是水泥和钢材),因此对PPI的影响相当有限。况且本身强降雨对施工的影响存在区域性和不确定性,与基建投资的强弱从历史数据来看也并不显著。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公培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