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调查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要闻 地产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中航信托携手招商港口欲当“白衣骑士” 安通控股重整前景几何?

冉学东 马雪飞 2020-8-4 22:43:33

本报记者 冉学东 见习记者 马雪飞 北京报道

近日,陷入财务困境的安通控股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安通控股”,股票简称“ST安通 ”)披露了重组事宜相关公告,信息显示中航信托将作为安通控股的重整投资人参与其重整工作,并在工作必要时提供相应支持。

作为曾经的债权方,中航信托早在去年8月就曾与招商局港口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招商港口”)签订协议意在推动安通控股正常经营。此次招商港口也发来了《支持函》,表示安通控股破产重整事项在满足条件后有参与投资的意向。但公告也显示,若重整失败,公司将存在被宣告破产的风险。

8月3日,中航信托相关人士对记者表示“目前相关方案正在证监会审批中,重整目前处于保密阶段,一切以公告为准。” 另外,8月4日安通控股公告也显示,收到泉州中院预重整债权申报通知。

中航信托欲兜底当“白衣骑士”

公开信息显示,安通控股早在今年3月就已收到债权人中航信托的通知书。内容显示中航信托以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为由申请对公司进行重整。

据了解,2018年年底中航信托曾与安通控股签署信托贷款合同,约定因补充日常营运资金需要,为其提供12个月的信托贷款,额度为4亿元。而到期后,安通控股仅在2019年8月公司仅偿还其中的0.18亿元及部分利息,剩余应偿本金3.81亿元,利息0.54亿元。

安通股份的《债权催收函》回复内容也显示,公司未能清偿债务,且无力清偿。3月的公告就曾披露,因控股股东的违规担保导致安通控股涉及诉讼金额合计人民币达21.86亿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 64.60%。

另外记者也了解到,除违规担保和资金占用外,安通控股的融资图谱中还涉及众多融资租赁公司,以及银行、保理等诸多借款人。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已有10余家租赁公司陷入安通控股的租金违约。

可以说债务缠身的安通控股也欲通过此次重整脱身泥潭。

从安通控股发布的《关于签订协议的公告》来看,中航信托已经与安通控股及控股股东郭东泽、郭东圣在7月24日签署相关协议,就资金占用和违规对外担保事项达成一致协议。但公告中也提到,若重整失败,公司将存在被宣告破产的风险。

从协议书的内容来看,中航信托在履行相应内外部审批程序后,愿意在合理条件下通过以包括但不限于受让甲方资本公积转增的股票等方式,参与甲方的破产重整程序,以实现乙方对甲方的战略投资。

与此同时,中航信托也承诺愿意解决13.09亿元的资金占用问题,帮助安通控股全部收回全部被占用资金。对于违规担保,中航信托也表示需人民法院、仲裁机构等主体确认清偿责任后,由两股东合法财产进行清偿,并在确定为重整投资人的条件下对不足部分承诺解决。

天眼查数据显示,2019年末,安通控股总资产为78.57亿元,较2018年108.95亿元减少了27.89%;实现营业收入50.50亿元,较2018年减少了49.79%;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3.74亿元。

资金占用、违规担保面临退市

作为航运业的新贵,2019年5月安通控股因未支付东南造船货款,子公司安盛船务银行账户被冻结而引发了一系列列问题,彼时短短10天公司市值蒸发就超过50亿,在买壳上市不到3年后,面临危机。

随着危机的发酵,安通控股董事长违规占用公司旗下安通物流、安盛船务资金的事件逐渐浮出水面。

相关信息显示,当时非经营性资金被占用的原因主要是安通控股股价跌幅巨大,导致控股股东股票质押跌破预警线、平仓线,急需资金补充股票质押、按期支付股票质押利息等。实际控制人郭东泽为了避免发生逾期导致个人出现征信风险,形成了较大额度的资金占用事项。另外,公司也对员工持股计划中,利用信托计划买入股票进行了兜底。

随后,安通控股违规对外担保也逐渐被揭露,彼时披露信息显示安通控股存在的对外担保金额合计约20.73亿元,

从7月3日证监会的《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我们可以看到,在2017年至2019年间,安通控股及子公司违规对外提供担保累计金额达63.34亿元,尚存余额39.99亿元;另有控股股东郭东泽、郭东圣及关联方非经营累计占用资金41.85亿元,尚未解决部分为 13.09亿元。

早在去年8月,安通控股就已与招商港口、中航信托签订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彼时安通控股主要是存在流动性紧张的资金问题,而三方协议内容也显示意在设立平台公司,通过合作平台公司为其注入流动性,总金额不超过5.5亿元。

但由于控股股东违规担保、非法占用资金,安通控股最终走向了破产重组。而作为安通控股曾经的债权人,中航信托此次的战略投资也可以说是化被动为主动。

招商港口“借道”参与重组

也有业内人士表示,从形式来看,此次的破产重整有别于破产清算,有意挽救债务人,帮助其化解债务危机,且有意恢复其业务经营。

这一点在招商港口的《支持函》中也得到了印证。

一方面,其表示在有效化解目前的债务危机且顺利进入重整程序后,招商港口或指定的第三方有意向通过对安通控股进行战略投资等方式支持安通控股的破产重整事项。另一方面,如顺利进行战略投资,招商港口方也将积极履行股东义务,协助其进行主营业务优化整合,提升业务实力和盈利水平,同时支持其业务规模和发展质量提升。

也就是说招商港口有意借道中航信托参与安通控股,但这一切的前提是重整程序能够顺利进行。

但据时代周报报道,招商港口证券部门工作人员曾表示目前涉及具体合作、投资方式、对方承诺等的方案还未公布,将来还需评估方案可行性,是否对安通控股进行投资尚具有重大不确定性。

对于中航信托而言,此前的战略合作就已经和招商港口开始了安通控股的相应布局。据了解,2019年8月招商港口携手中航信托注资安通控股,三方签订《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出资设立招商安通物流管理有限公司,招商港口持股40%。

业内人士也曾解读道,深度参与安通控股重整,对于中航信托在而言:一方面在进行债务重整的同时,此前的债务可以被清偿,另一方面,中航信托也可以借助其业务深入行业专业化布局,而与招商港口合作可以作为一个良好的开端。

中航信托也表示,拟参与安通控股重整工作主要是看好其与安通控股的产业协同效应及未来的发展潜力,此次意在帮助其化解流动性困难、改善持续经营能力。

而从目前的合作形式来看,中航信托扮演的角色更多的应该是资金方。而招商港口则更为看中后续的业务合作,此次借道意在保障资金来源,而招商港口作为运营方,也可以更高效、稳妥的解决历史遗留问题,有助于后续业务发展。

相关信息显示,安通控股作为我国内贸物流行业市场份额占比前三的经营主体之一,拥有较为成熟的承运船队及运输航线,也是目前中国第二大国内集装箱船运营商船东。

有业内人士也曾对媒体指出,招商港口携手安通控股有其合理性,作为中国最大的公共码头运营商,相较于着手建立新的船运公司,投资见效更快、风险更小,尽管目前安通控股身险危机,但业务还在运转,中航信托很大可能成为资金提供方。

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冉学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