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调查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要闻 地产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品钛换帅 壮士断腕后聚焦 To B 科技服务输出

冉学东 马雪飞 2020-8-7 13:52:23

本报记者 冉学东 见习记者 马雪飞 北京报道

8月3日,品钛(Nasdaq: PT)宣布任命李惠科博士为首席执行官和公司董事,立即生效。

而一家公司的“改变”也往往从“头”开始。

8月7日,品钛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也表示“李惠科博士担任公司首席执行官和董事,这是品钛新一轮调整后更加聚焦科技服务输出业务的重要决定。”

换帅早有端倪

随着市场的冲击,从年初至今许多公司都在不断调整,从产品到市场再到管理层变动,无不在通过动态筹码来适应外界变化。

公开信息显示,自2019年9月品钛原首席执行官魏伟出于健康原因,一直处于病休状态,董骏则为公司代理首席执行官,彼时的品钛也一直处于业务调整期。随着李惠科的上任,魏伟和董骏均已从公司管理层辞职,但仍继续在公司董事会任职。

对于品钛的换帅调整,业内似乎并不意外。此前品钛公布年报显示,已经任命李惠科担任公司执行副总裁,并且负责日常事务管理,与此同时公司层面上科技赋能战略也被提上了日程。从人员配置和战略定位来看,品钛似乎也在为换帅提前准备。

“李惠科博士是一位IT行业老兵、连续创业者,在前沿技术的构建和商业化领域拥有20多年的实战经验,这是品钛新一轮调整后更加聚焦科技服务输出业务的重要决定。”品钛相关人士对记者表示。

据介绍,李惠科曾参与创建了澳大利亚第一家中国IT服务商文思创新澳大利亚,也是澳大利亚技术服务商InfraRisk的联合创始人,在研发、咨询、业务拓展和管理等领域积累了广泛的行业经验。

据记者了解,当下品钛的业务主要分为两大类:一类是数字化技术服务,主要是为客户搭建一整套数字化信贷业务体系;另一类是数字化运营服务,也就是依托于品钛旗下的互联网小贷、基金销售、保险经纪、等金融牌照打造产品,赋能机构用户。

从从业背景来看,李惠科也似乎更为符合当前品钛金融科技服务商的定位。不同于大多数中国金融科技公司的助贷业务,此前李惠科更为擅长就是金融机构的技术服务输出。

天眼查信息显示,InfraRisk的业务主要就是为澳大利亚银行、丰田金融等机构提供个人和企业信贷流程管理系统。而在其加入品钛后,也先后推出了CVX企业信贷管理系统以及RPA(机器人流程自动化)解决方案等,将业务进一步延伸。

而这也是当下金融科技服务商逐渐转变的一个缩影。

壮士断腕仍存挑战

对于公众而言,对品钛最早的认知可能源于积木盒子。天眼查信息显示,2016年6月,积木盒子宣布成立母公司品钛集团,定位为智能金融服务商,二者开始分开独立运营。

尽管进行了分拆重组,但当时二者在业务上还有不少往来。有数据显示,品钛的资金来源曾高度依赖积木盒子。在2016年,品钛促成的贷款中超过90%的资金来自积木盒子。

然而随着P2P行业频发非法集资、高利贷、暴力催收等风险问题,行业监管开始日渐严格,P2P业务也逐渐走向了尾声。受此影响,金融科技行业的发展轨迹也开始发生转变,对不少公司而言,生存都成了问题。

品钛也受此影响选择“壮士断腕”全面停止与积木的相关合作,发力技术服务输出,利用转舵调整方向来消除潜在的风险敞口,据品钛透露2019年Q4积木盒子的资金占比占比已经不足5%。

为此品钛也承担了帐面上的巨额亏损。财报数据显示,2019年品钛全年营收为12.85亿元人民币,同比下降19.9%。全年净亏损9.06亿元,相比去年净利润呈断崖式下跌。

对此,品钛对记者解读道“品钛评估其对积木的债权已经无可回收性,同时,全部计提减值计入当期管理费用,使得运营费用大幅度上升,进而导致调整后净利润巨额亏损。”据财报披露,2019年品钛对关联方积木集团应收信贷损失准备金达8.91亿元,长期投资的预付款项减值2亿元。

“肃清包袱轻装上阵,有利于公司聚焦于针对金融机构的科技赋能业务,进入新的增长周期。”另外品钛也透露,一年来品钛对业务进行了精简整合,摆脱了影响公司发展的不利因素,大幅度压缩了成本,公司架构和人员调整也陆续就位。

据记者了解,选择转换赛道并不仅有品钛一家,诸多互金机构、金融科技平台都在谋求变局和转机。然而,即使当下不确定性的风险因素和障碍已经清除,包括品钛在内的金融科技服务商未来的发展也依然存在挑战。

当下互联网巨头、金融科技企业都在以加速的姿态跑步前行,银行系金融科技子公司纷纷成立入局,金融科技的竞争已经开始进入下半场。如今摆脱P2P业务的负面影响的金融科技公司也可以说是迈出走向未来金融科技竞争的关键一步。

聚焦技术输出

不惜巨额亏损,剔除风险业务后,品钛似乎更加聚焦于技术输出。

然而,当前市场上、行业中,大小金融科技服务商林林总总、质量参差不齐。金融机构也是巨头林立,各显其能,金融科技公司如何拥有核心竞争优势,在赛道中抢占一席之地?

对于当下金融科技公司的竞争,品钛相关人士对记者表示“金融行业巨头林立,光是国内就有好几千家银行,所以我们常说金融行业就像一条无限宽无限长的马拉松跑道。金融需要风险控制,而风险控制就要求风险分散,即使是服务金融机构的科技公司,也不可能存在赢家通吃的局面。金融赋能的历史可以推到上世纪九十年代的电算化时代,从那时起这个行业里面就存在大大小小的各类科技公司,但关键在于各有各的定位,需要找好自己的位置。”

从品钛的战略来看,已经不仅仅局限于此前的“助贷”。

在李惠科看来,未来业务主要聚焦两个维度,一是数字化技术服务可以提供解决方案;二是依托牌照进行金融业务的数字化运营,可以为后续与金融机构展开运营合作建立基础。

那么金融科技服务商的优势在哪?

“现在的金融科技服务商,优势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一是解决方案和产品比较垂直,由于扎根更深,技术上也比后来的巨头更有竞争力;二是互联网行业迭代较快,无论哪个领域都很少有完全垄断,金融科技公司长期服务于各类机构和消费场景,能够灵活紧密对接不同渠道,降低了风险集中度;此外,互联网巨头、银行系金融科技公司因为同业竞争的问题,金融机构也可能存在一定的疑虑,而作为服务商也消除了这种顾虑。”品钛表示。

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冉学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