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调查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要闻 地产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金融系统合理让利1.5万亿引发“降薪潮”? 四大行深夜发声:目前均无降薪安排

刘佳 2020-8-8 20:11:50

本报记者 刘佳 北京报道

在金融让利实体经济的背景下,相关行业降薪的担忧与传闻也随之而来。

近日,有消息称,由于政策影响,全国金融业将遭遇一波集体“降薪潮”,并直接点名某股份制商业银行将降薪20%。

8月7日凌晨,四大行集体回应薪酬问题,称目前没有降薪安排。

而被点名的股份制商业银行也随即表示,将按照市场化原则和公司治理要求核定工资总额,工资总额与整体经营情况相挂钩。截至目前,没有统一降薪的安排。

一位不具名的业内人士表示,近年来银行员工薪资收入稳定性有所降低,不同银行间分化加剧、不同岗位间分化加剧。同一人在不同年份中因为经营业绩不同,薪资也会出现起伏。

“银行业绩、经济环境和金融让利实体经济等大环境出现了新变化,银行员工薪资的变化和增长理应有共振效应。”上述人士表示。

集体发声:未降薪

薪酬问题,历年来一直都是金融行业备受市场关注的焦点。

7日凌晨,中国工商银行、中国农业银行、中国银行、中国建设银行回应薪酬问题。

中国工商银行表示,2019年,根据国务院部署,财政部推动实施了国有金融企业工资决定机制改革,按照市场化原则核定工资总额。工资总额与整体经营情况相挂钩,履行公司治理程序后决策确定。截至目前,工行没有统一降薪的安排。

中国农业银行表示,农行2019年工资总额按照财政部国有金融企业工资决定机制改革政策核定,遵循市场化的基本方向及公司治理机制的相关要求,与农行经济效益同步增长。今年目前没有降薪的计划和安排。

中国银行表示,2019年,根据国务院工作部署,财政部推动实施了国有金融企业工资决定机制改革,按照市场化的原则核定企业工资总额。中行按照改革后的政策规定,通过公司治理程序确定工资费用,职工工资与企业效益实现同步增长。目前,中行工资费用预算中尚无降薪安排。

中国建设银行表示,建行工资总额按照财政部制定的国有金融企业工资决定机制核定,遵循市场化基本原则和公司治理要求,2019年工资增长与利润增长保持匹配。2020年以来,新冠肺炎疫情对全球和中国经济造成巨大冲击,建行积极支持做好“六稳”“六保”工作,加大向实体经济让利力度,与企业共克时艰、共生共荣。目前没有降薪的计划安排。

值得注意的是,在针对降薪消息的回应中,四大行均提到,财政部推动实施了国有金融企业工资决定机制改革,目前各行工资总额按照市场化原则制定。

今年1月,财政部印发《国有金融企业工资决定机制实施细则》(财金函〔2020〕4号)(下称《实施细则》),确定了国有金融机构的工资计算公式。

《实施细则》中明确规定,金融企业工资总额增长以贯彻落实国家宏观政策,服务微观经济、服务实体经济为重点,综合考虑经济效益、劳动生产率等因素合理确定。

其计算公式为:当年工资总额=上年度工资总额基数×(1+W),其中W为工资总额增幅,以Y作为函数计算确定;Y=联动指标增幅×综合考核系数。

简而言之,国有金融企业工资总额主要是受到净利润增幅影响,若净利润增幅为负,企业工资总额或将下调。

今年以来,有关部门就提到过银行利润下滑的可能。

5月24日,央行研究局课题组在《中国金融》杂志上发表的《客观看待第一季度银行业利润增长》一文中提醒,中国银行业利润不排除年内出现零增长或负增长的可能。

招联金融首席研究员董希淼表示,根据财政部门要求,国有金融企业工资决定机制正在发生改变,国有金融企业薪酬水平与服务实体经济以及自身效益增长、风险控制这些指标更紧密挂钩。如果经营业绩下降,薪酬可能下降;如果经营业绩上升,薪酬则可能上升。是工资的决定机制在改变,薪酬结构在优化,传言中整个银行业大幅度降薪的判断是不能成立的。

让利并非降薪

6月17日,国务院常务会议明确提出推动金融系统全年向各类企业合理让利1.5万亿元。银保监会也于近日强调,要“更大力度让利实体经济”。

其实关于金融系统1.5万亿元的让利如何具体落实,央行早已有了明确指示。

2020年7月,在上半年金融统计数据发布会上,央行货币政策司副司长郭凯介绍,“1.5万亿”让利分为三部分:一部分为利率下行实现金融市场或者金融体系对实体经济的让利,大概是9300亿元;第二部分是直达实体经济的政策工具加上还本付息政策,共计2300亿元;第三部分是通过银行减少收费3200亿元。

那么,让利是否就意味着降薪?

浙商证券研报认为,要推动金融系统全年向各类企业合理让利1.5万亿元,乍一看让利幅度很大,但实际上对此无须过度解读和担忧。一方面,中国的金融系统不只有银行,银行表内只承接了70%至80%的企业债权融资;另一方面,让利不是直接让出利润,也不是单纯的让出营收,而是让出营收中的利息收入和中间业务收入。

可见,让利活动主要还是通过降低利率来实现,而并非降薪。

“监管部门强调‘合理让利’,是在保持银行商业可持续前提下,向实体让利。维持银行商业可持续,银行收入端下降,那么成本端也必须下降。建议监管部门可通过降准、定向工具乃至降息来腾挪空间。” 浙商证券研报表示。

招商银行副行长王良在其2019年股东大会上指出,今年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后,银行业的政策导向就是支持实体经济,加大贷款投放和债券投资的力度,进一步降低各项收费,无论是银行业本身,还是人民银行、银保监会等监管机构都采取了很多的政策措施来引导这种变化。

“从让利角度来看,今年银行业整体利润增长也会面临较大压力。”王良表示,从银行自身来讲,今年以来很重要的变化,就是在这种政策引导下,会对银行的净息差、利润产生影响,今年银行业面临的利润增长压力非常大。

7月11日,银保监会发言人则表示,在实体经济增速大幅下降之际,银行业利润保持一定增长,原因是多方面的,最主要的还是由于现行财务会计和统计制度造成的时滞影响。

按照权责发生制会计原理,潜在风险贷款利息收入仍在利润核算中全额计入,而实际风险尚未全面反映。

其次,利润增长很大程度上是生息资产大幅增长的结果。

第三,一些机构拨备不达标,即便按照现阶段拨备覆盖率最低标准100%测算,银行机构仍有缺口合计超过3500亿元。若均摊到全年补足拨备缺口,这些机构利润增速将大幅降低,有的甚至为负。

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冉学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