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调查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要闻 地产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第三方医检机构半年考:靠核酸检测拉动业绩后,未来路在何方?

崔笑天 2020-8-13 13:19:01

本报记者 崔笑天 北京报道

核酸检测作为确诊新冠的“金标准”,今年被武汉、北京、大连等地用于大规模筛查,需求量暴涨。6月初,武汉政府支出9亿,在16天内为全市990万人进行了集中核酸检测。6月中旬,北京疫情出现反弹,截至7月14日,全市累计检测1188万人,超过北京常住人口的一半。

巨量需求下,检测试剂盒、设备的生产厂商纷纷站上风口,疯狂吸金,也让提供检测服务的第三方医检机构(ICL)从幕后走到台前。

第三方医检机构,又称独立医学实验室,是指获得了卫生行政部门许可的、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专业从事医学检验的医疗机构,是对现有医疗资源的一种有益补充。他们的主要客户是医院检验科,承接医院外送样本,以解决医院检测样本量过小、成本过高,或者基层医疗机构检验水平达不到要求的的问题。业内数据显示,疫情期间,第三方医检机构至少贡献了60%以上的检测能力。

那么,核酸检测业务究竟对第三方医检机构业绩拉动几何?是否只是短期的昙花一现?博奥检验方面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核酸检测的靶分子是新冠病毒独有的基因片段,可以在感染后较早时间检出新冠病毒,有利于早发现、早报告,以便早隔离、早治疗,避免疫情进一步扩散。特别是在疫情突发期、暴发期,核酸检测仍然是首选的检测手段。疫苗研制成功前,核酸检测将会成为疫情防控的常态化手段。疫苗研发成功后,病毒有可能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与人类共存,新冠病毒核酸检测依旧有可能成为发热病人的常规筛查项目。

核酸检测“生力军”

目前,各地公布的核酸检测机构名单主要包括三类:医院、疾控中心及第三方医检机构。其中,医院及疾控中心的仪器、人力及质控成本高,检测规模小,因此日检测能力基本在5000份以下。而第三方医检机构由于集团化、连锁化,可进行大规模检测,承担了较重的任务,被认为是“生力军”。

一直以来,第三方医检机构服务于医院,需要从医院检验科处获得样本,再将结果反馈给医院,机构的收样能力与接单能力是其核心竞争力。在此过程中,亦有机构在外包基础上,探索托管、共建、集约化采购、信息化输出、大数据共享等延伸服务,增加医院粘性。

通过规模化、专业化运营,第三方医检机构可节省大量成本。2018年,原国家卫计委卫生发展研究中心曾以 2016 年为基数推算,2016-2020年间第三方医检机构可节省的检验花费依次为104亿元、137亿元、176亿元、221亿元、274亿元。假设 2016-2020年间的医保支出额以每年3%的速度匀速增长,进而可得出,第三方医检每年可为医保省下近1%的花费。

此前,第三方医检机构不为人们所熟知,不过,这次疫情却让他们结结实实地“火”了一把,并受到政府重视。以武汉疫情最为严重时为例,根据第三方医检巨头金域医学提供的数据,武汉金域1月31日正式开始承接核酸检测工作。日检测量从最初的几百例到最高峰近1万例,累计检测超过15万例,在高峰期检测量超过武汉市检测需求量的四分之一。

核酸检测分为前端取样、灭活处理、核酸提取、基因扩增等步骤。采样完成后,样本会集中保存在专用的样本转运箱并统一送往二级生物安全分子检测实验室。检验人员在生物安全柜内取出密封的样本,确认完好、无泄漏后,首先要进行灭活,然后提取核酸,最后加入引物、酶等检测试剂,在扩增仪器内进行荧光PCR检测。若样本中含有新冠病毒,随着扩增反应的进行,检测系统可观察到荧光信号的显著上升,从而判定受检者是否感染,一般24小时内可出具结果。

即便对第三方医检机构来说,要应对疫情期间井喷的核酸检测需求也显得吃力。不仅已有的人员、设备满负荷运转,实验室24小时不停,同时,不少机构也在紧急“招兵买马”。在种情况下,全国连锁的第三方检测机构显现出很大优势,能够从其他地区选调技术人员,采购PCR仪和核酸提取仪等实验器材,增加生物安全柜和灭活装置,实现检测能力的短时间内大幅提升。

以博奥检验为例,据天眼查APP信息显示,在北京疫情暴发之前,北京博奥医学检验所启用了一套实验室,专门用于开展新冠病毒核酸检测,日检测能力达到1万检测/天,同时储备了两套实验室应对检测量突增的情况。随着北京市核酸检测量暴涨,北京博奥医学检验所第一时间从其分布在全国各地检验机构选调技术人员,调配、采购PCR仪和核酸提取仪等实验器材,启动储备的检测实验室,最大检测能力拓展到4.5万检测/天。

业绩受疫情拉动几何?

国内公认的第三方医检机构四大巨头分别是金域医学、迪安诊断、达安基因和艾迪康,他们共占据70%左右的市场份额,前三家为上市公司。那么,“全民查核酸”需求之下,这些巨头的业绩增长几何?

据天眼查APP信息显示,目前,仅有达安基因一家公司披露了2020年半年度业绩快报,公告显示,公司预计2020年1-6月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6.2亿元-8亿元,同比上升924.57%-1222.03%。不过,业绩猛增或与检测业务关系不大,根据公告,主要是达安基因研发的新冠病毒核酸检测试剂盒、核酸检测仪器与相关耗材的需求量大幅增长导致。

这一点也可以从金域医学与迪安诊断发布的2020年一季报中看出。其中,金域医学营业收入11.7亿元,同比增长0.5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791万元,同比增长13.14%。虽然核酸检测业务为其带来了收益,但由于疫情期间常规业务大幅缩水,增长有限。

迪安诊断则更惨,2020年一季度营业收入15.3亿,同比下降16.5%;实现归母净利润665.2万,同比下降90.8%。迪安诊断曾表示,报告期内,因新冠肺炎疫情,医院的门诊量下降,传导到公司产品代理业务和传统检验业务收入均出现同比下降30%左右的状况,利润同比亦下降6000万元左右。同时,公司积极开展新冠肺炎核酸检测业务,产生的增量收入弥补了传统检验业务收入的缺口。报告期内,若仅计算检验板块业务收入已恢复到去年同期水平,且利润同比实现正增长。

这说明在2020年一季度,第三方医检机构的其他业务受疫情影响大,核酸检测服务对业绩的拉动,要低于生产核酸检测试剂盒、设备的公司。不过,随着国内疫情逐渐得到控制,第三方医检机构常规业务回暖,再叠加核酸检测增量,上半年业绩或许会更亮眼。

此前,有观点认为,核酸检测实属“暴利”,因为检测用的试剂盒并不贵,按照京津冀集采的中标价,一个试剂盒在12元/人份-18.35元/人份不等。而每人次核酸检测的价格却在43元-260元之间浮动,各地政府会规定一个“最高指导价格”,北京市为120元/人次,湖北省为132元/人次。

但实际上,除去试剂与耗材,核酸检测的成本还包含人力成本、运输成本、医护人员和实验人员的防护成本,以及实验室建设和实验仪器等硬件及维护等,是个庞大的成本体系。

安诺优达研发中心项目经理柳青(化名)曾给《华夏时报》记者算了一笔账:一方面,关于实验耗材,除了核酸检测试剂盒,还包括核酸提取所使用的试剂盒、移液操作室使用的液管、包装的管等等,分子生物实验所需要的各种耗材都会用到。另一方面,工作人员在实验的各个环节,尤其是接触样本相关的环节,都需要全副武装。实验员排班8个小时,中间休息一次,防护服全套必须都换掉。一套防护服将近200元,一个人就得两套,还不算手套、头套、口罩、面罩、鞋套等,“成本都在大家看不到的地方。”

博奥检验亦表示,“从今年2月到现在,北京市已经先后三次进行了限价,价格逐步下降至现在的120元,这样的价格,除去成本如果运行不好甚至有亏本的可能。”

一位投资人曾在媒体采访中表示,相对来说,第三方医检行业不太赚钱,或者说赚的都是辛苦钱。因为行业属于劳动密集型,供应链长,涉及环节众多,成本高昂。总体来看,检测服务毛利率50%、净利20%就相当不错,而检测试剂生产厂商的利润一般在70%,甚至会到90%。

获得认可意义更大

不过,多家第三方医检机构均对本报记者表达了相同的观点,那就是“钱不重要,得到认可才最重要。”

一直以来,与发达国家相比,第三方医检机构在国内的渗透率并不高。根据卫健委数据,我国2018年第三方医检市场规模为189亿元,但渗透率仅在5%-7%,远低于美国的38%、欧洲的50%及日本的67%。

而本次疫情,或将成为行业发展的新契机。8月1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医疗救治组印发《医学检验实验室管理暂行办法》(下称“办法”)。开篇即强调,“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过程中,独立设置的医学检验实验室在核酸检测中发挥了积极作用”,这被业内解读为国家对于第三方医检机构的肯定。浙商证券研报认为,第三方医检行业有望作为后疫情时代加强公共医疗卫生建设的重要一环,长期受到政策支持,景气度迎来再次提升。

同时,《办法》中亦指出第三方医检机构存在检测能力不足、流程不规范、报告出具不及时等问题。此前,受益于医保控费、分级诊疗等多项政策的推动,第三方医检机构迅速扩张。根据卫健委数据,国内机构数量从2013年的152家增长至2018年的1495家,五年时间翻近10倍。这也导致第三方医检机构呈现“小散乱”现象。

《办法》对行业做出了规范。具体要求包括:加强对医学检验实验室的管理,提高医学检验水平,保证医疗质量和医疗安全;医学检验实验室应当制定并落实管理规章制度;遵循《医疗机构临床实验室管理办法》的要求;加强安全管理,强化感染预防与控制措施等。

其中,质量管理是重中之重。以此次核酸检测为例,假阴性、假阳性问题备受关注。采样部位、采样时机和规范性、试剂盒性能、检测过程质量控制等因素,均会对检测结果产生影响。

那么,第三方医检机构如何进行质控?开展新冠病毒核酸检测的实验室都应定期对检测体系进行性能验证,按照《国家卫生健康委办公厅关于医疗机构开展新型冠状病毒核酸检测有关要求的通知》要求规范开展室内质控,还需要通过各地和全国的临床检验中心组织的室间质评。在实验过程中,以北京为例,各检测机构在实验过程中,会按照北京市疾控中心印发的《新型冠状病毒检测质控与实验室生物安全管理规范》的要求,每板检测设置4个质控位,一个弱阳性对照和三个阴性对照。也就是说,一个96孔板上有92个是待检样本,剩余4个“质控样本”,同批参与核酸提取和基因扩增的全过程。当质控样本的检测结果均符合质量控制要求时,可判定报告同批次检测样本的检测结果;如任何一个对照的结果不符合质量控制要求,此批次需重新进行检测。

浙商证券研报认为,《办法》带来了行业竞争格局改善的新变量。一方面,《办法》对于医学检验实验室的组织管理能力,设备技术水平、人员储备及素质等方面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提升了行业的准入门槛;另一方面,在更为严苛的监管环境及近期将集中组织全面检查的背景下,部分资质、能力水平不达标的小型医学检验实验室或将被出清。以上两者共同使得行业集中度有望加速提升,龙头企业有望享受显著高于行业水平的增速。

责任编辑:方凤娇 主编:陈岩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