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调查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要闻 地产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垃圾分类催生厨余垃圾处理“风口” 各地执行力度不一带来新挑战

刘诗萌 2020-8-16 20:55:48

本报记者 刘诗萌 上海报道

自从2017年3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生活垃圾分类制度实施方案》以来,受垃圾分类推进的影响,环保行业中固废领域的一些细分行业迎来了“风口”。

厨余垃圾处理就是其中之一。由于垃圾在分类和回收前端可回收物、厨余垃圾、其他垃圾和有害垃圾四类,末端处理时也同样要分类处理,从前统一填埋或焚烧的方法不再适用。因此,厨余垃圾处理的市场需求也应运而生。

2020年上半年,厨余垃圾处理市场成为固废领域的一个爆发点。据E20研究院数据中心统计,2020年上半年社会资本共中标106个固废投资运营项目,其中餐厨、厨余等有机废弃物处置板块成交了39个项目,较最大的生活垃圾焚烧板块只少了3个项目。

维尔利环保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李遥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垃圾分类为行业发展提供了良好的政策支持,厨余垃圾处理的新需求成为公司业务的一个较好的增长点。不过与此同时,各个城市垃圾分类政策的执行情况不一也为处理过程增加了不少挑战。

厨余处理市场快速增长

同其他细分市场在原有基础上稳步增长不同,厨余处理市场在垃圾分类的催动下,正在实现从无到有的发展。

去年7月1日,《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正式实施,上海在全国率先开展垃圾分类工作。今年7月初,上海交上了垃圾分类一年的成绩单:截至2020年6月,与去年同期相比,可回收物回收量6813.7吨/日、增长71.1%,有害垃圾分出量3.3吨/日、增长11.2倍,湿垃圾分出量9632.1吨/日、增长38.5%,干垃圾处置量15518.2吨/日、下降19.8%。按照数据测算,湿垃圾约占整体回收垃圾量的30%。

而另一个一线城市北京也在今年5月1日正式开始垃圾强制分类。据相关报道,7月份北京家庭厨余垃圾日均分出量1764吨,分出率达到8.13%,较4月下旬增长470%,较5月增长137%,并且7月下旬日均已实现2000吨的突破。

面对陡增的湿垃圾处置需求,各个城市也在提高自己的处置能力,第一个“吃螃蟹”的城市上海从垃圾分类推广之初就开始招标多个湿垃圾资源化处理项目。在《上海市2018-2020年环境保护和建设三年行动计划的通知》中,上海提出要重点推进老港基地、浦东、松江等一批湿垃圾集中处理设施,完成闵行区厨余、餐厨废弃物资源化利用和无害化处理项目,全市湿垃圾分类处理能力力争达到7000吨/日。作为渗滤液处理行业的龙头企业,同时也是布局餐厨垃圾领域较早的企业之一,维尔利先后承接了其中松江、金山、嘉定3个区的项目。

不过,此前《“十三五”全国城镇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设施建设规划》指出,到‘十三五’末全国力争新增餐厨垃圾处理能力3.44万吨/日。而从目前来看,无论是餐厨垃圾还是生活垃圾中的厨余垃圾,目前的处置能力仍与预期相差较大。随着各地加快布局,餐厨、厨余垃圾处理市场仍将呈现较大的增长潜力。

挑战来自执行力度不一

除了处理能力仍有较大增长空间以外,在厨余垃圾的处理过程中,一些难题也逐渐浮出水面。李遥表示,因为垃圾分类的政策执行存在周期,不同城市进度并不统一,力度也不尽相同,因此在厨余垃圾处理过程当中往往会遇到需要调整工艺的挑战。

“比如我们在绍兴和上海的厨余垃圾处理项目,虽然同样是厨余垃圾,但差别还是非常大的。绍兴的厨余垃圾性质更偏向于生活垃圾,而上海的分类要求非常严格,更偏向于餐厨垃圾。所以我们要针对垃圾的特性设计工艺方案时,要对一些小的技术细节,包括设备的选型做一些针对性的调整。要做到无论分得好与不好,我们都能处理。”他向《华夏时报》记者解释。

此外,由于餐厨垃圾处理的主流工艺是经过厌氧发酵产生沼气用于发电,垃圾的有机质含量就与沼气的产出量息息相关,进而影响项目的投资收益。

就分类的政策、执行力度而言,目前全国垃圾分类的46个试点城市确实有不小区别。比如,上海执行刚性政策,要求垃圾定时定点投放,必须破袋;而北京则采取柔性政策,不强制要求定时定点,仅在一些试点小区推行定时定点投放垃圾。

在此前的实践中,定时定点虽然带来了更好的投放效果,但同时也为居民带来了一些不便,因此成为垃圾分类推行中一个具有争议性的话题。不过,在近日的采访中,记者发现定时定点投放或将成为趋势。“现在很多城市都需要这种定时定点的回收站。”8月13日,在上海环博会上,一家总部位于江苏宿迁的垃圾回收设备厂家的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

而一直推行柔性政策的北京,近期也宣布将在全市范围内铺开“盯桶战术”,动员人员下沉社区参加桶前值守,以破解混堆混放的难题。

各地加快补短板

下一步,餐厨垃圾处置的潜力将得到进一步挖掘。

8月6日,国家发展改革委、住房城乡建设部、生态环境部联合印发了《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和处理设施补短板强弱项实施方案》,要求到2023年,具备条件的地级以上城市基本建成分类投放、分类收集、分类运输、分类处理的生活垃圾分类处理系统。

垃圾分类后的末端处置能力建设是该政策最重要的两条主线之一。而其中,对于餐厨处置,提到要稳步提升厨余垃圾处理水平。已出台生活垃圾分类法规并对厨余垃圾分类处理提出明确要求的地区,要根据厨余垃圾分类收集情况,按照科学评估、适度超前原则,稳步推进厨余垃圾处理设施建设。尚未出台垃圾分类法规的地区,以及厨余垃圾资源化产品缺乏消纳途径的地区,厨余垃圾可纳入现有焚烧设施统筹处理。

从2010年到2015年,发改委等几部门陆续公布了100个餐厨废弃物资源化利用和无害化处理试点城市。而事实上,越来越多的城市也开始发力提高餐厨、厨余末端处理的能力。据E20研究院分析,今年上半年的39个餐厨/厨余项目中,从地域看,在湖北、山东、浙江、湖南四个省份分别有5个,按照是否在试点城市划分,其中非餐厨试点城市的占比为83%,随着各个城市不断提出生活垃圾分类的要求,势必会产生一系列的餐厨/厨余末端设施需求。

数据来源:天眼查

责任编辑:方凤娇 主编:陈岩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