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调查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要闻 地产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医疗蛀虫疯狂敛财:有院长贪污巨款藏匿于大酒罐 国家将重点深挖彻查

于娜 2020-8-24 19:17:06

本报记者 于娜 北京报道

医疗腐败成为深化医改、实施健康中国战略的最大阻碍。

从目前已查处曝光的案件看,医疗贪腐可谓触目惊心!云南一家三甲医院原院长甚至收受贿赂100套房、100个车位,贪污1个多亿;还有原院长将受贿巨款藏匿于几个大酒罐中,被办案人员发现时已经发霉发臭。

据各地纪检委官方发布消息,2020年上半年已有多名公立医院院长、书记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或立案审查调查。医疗腐败已经形成了利益链条,不仅是药品耗材回扣,药物临床试验领域的权力寻租问题成为医疗腐败新的表现形式。

8月4日,中纪委国家监委官网发表《重点领域正风反腐观察,深挖彻查医疗腐败》一文,文中称,今年上半年披露的医疗领域腐败案件中,收取药品耗材回扣是出现频率最高的问题,涉案金额居高不下,腐败利益链条环环相扣。纪检监察机关加大监督执纪问责力度,严肃查处药品耗材采购中索贿受贿行为,重点治理收受红包和吃回扣、违规非法接受捐赠等问题。

下半年的医疗反腐工作将持续引起业界关注,并对行业产生巨大影响。医药战略顾问周树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这次国家整治医疗行业腐败一个最明显的变化是,围绕红包、回扣等问题划定了医德红线、设定了行为底线,让打擦边球的腐败也没有空间,同时明确了涉案企业经营者也将受到处罚。从医药代表“处处喊打”的现状可见,随着相关行业整治政策落到实处,将会极大挤压医疗腐败的灰色空间。

医疗系统揪出巨贪

近几年,随着医疗系统查处的贪腐案件不断曝光,一些隐藏其中的巨贪也被揪出,他们的疯狂敛财程度令人发指,甚至还妄想以退休来逃脱法律制裁。

据云南省纪委监委日前披露,楚雄州纪委监委查处的该州中医医院原党委书记、院长杨本雷,将巨额贿金藏匿于城郊几个一人高的大酒罐内,打开后钱款已经发霉,散发出难闻的气味。办案人员介绍,为掩人耳目,杨本雷让女儿及其男友出面收取贿金,自己躲在幕后遥控指挥。

经查,2004年至2018年间,杨本雷利用担任楚雄州中医医院党委书记、院长的职务便利,收受药品和医疗器械供应商贿送的现金,并为他人谋取利益。

就在两年前,云南省医疗系统已经揪出一名巨贪。2018年7月13日,云南省普洱市中级人民法院对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原院长王天朝的受贿案进行一审公开宣判,以受贿罪判处被告人王天朝无期徒刑。

经审理查明,2004年至2014年间,被告人王天朝利用其担任云南省第一人民医院党委书记、院长的职务便利,在医院工程建设、药品和医疗设备采购、人事任免等方面提供帮助,收受公司和个人贿赂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16亿及美元8万。

据王天朝交代,自己收受建筑老板贿赂1500多万元,收受药商和医疗设备商贿赂3000多万元,收受房地产公司老总贿赂房子100套、车位100个,价值8000多万。另外,他还收受医院职工贿赂20多万元,多次收受礼品、礼金150万元等重大违纪违法问题。

另一起医疗贪腐案件中的受贿院长则是在退休后被查处的。2018年9月6日安徽省纪委监委网站通报,安徽省儿童医院原党委书记、院长金玉莲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金玉莲从2007年4月出任安徽省儿童医院党委书记、院长,到2018年4月退休,在院长管理岗位上前后长达11年。2019年4月10日,安徽省淮北市中级人民法院对金玉莲受贿一案开庭审理,判处金玉莲有期徒刑十年。

法院经审理查明:2007年至2018年,金玉莲担任安徽省儿童医院(原名“安徽省立儿童医院”)党委书记、院长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请托人在承建工程项目、采购医疗设备、销售药品、支付货款、结算工程款、职务晋升等事项上提供帮助,先后多次收受他人贿送的人民币1161.1万元(含23.8万元购物卡)、欧元4000元。

上述中纪委国家监委官网文章指出,医疗领域腐败问题直接侵害国家和人民利益,侵蚀群众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是阻碍深化医改、实施健康中国战略的顽症之一。坚决查处医疗领域严重违纪违法行为,始终是整治群众身边腐败问题的重点。

行贿药企将进“黑名单”

医药行业打击带金销售、商业贿赂的力度也在不断升级。

1月10日,2020年全国医疗管理工作会议召开,提出今年要在“树立风清气正的行业作风上狠下功夫”。

近年来医药领域行贿手段也在花样翻新,以往常见的行贿手法是以“搞好关系”“感谢关照”为名赠送红包、购物卡等。如今行贿手段更加隐蔽,如为医生请保姆,帮助子女升学,或把贿赂款列为咨询费、推广费等。

6月5日,国家卫健委、公安部等九部门对外发布《2020年纠正医药购销领域和医疗服务中不正之风工作要点的通知》明确提出,开展打击医疗机构从业人员收取回扣专项治理,重点检查医疗机构从业人员接受药品、医疗器械、医用卫生材料等医药产品生产、经营企业或经销人员以各种名义、形式给予回扣的行为。对查实的医疗机构从业人员要依规依纪依法严肃处理,对涉案的医药产品经营者给予回扣的违法线索移交市场监管部门,对受到行政处罚的涉事企业应当通过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予以公示。

据此,一旦查实回扣事实,除了医务人员将依法依纪依规予以严肃处理,涉案企业经营者也将受到包括征信信息公示等处罚。

7月24日,国家卫健委办公厅发布的《关于印发2020年医疗行业作风建设工作专项行动方案的通知》再次明确,从今年7月开始直到年末,将重点整治医务人员收取回扣、药企违规营销等行为。

8月至11月,是此次医疗作风建设的集中宣传与整治阶段——各地卫生健康行政部门负责查处本级医疗机构及医务人员的收受“红包”、回扣等违规行为,收集、整理群众举报线索并依职责查办或转交相关部门查办。

新修订的药品管理法对商业贿赂增加了行业禁入规定。国家医保局于7月24日正式就医保惩戒“黑名单”制度建立方案征求意见。按照医保局设想,医药企业的商业贿赂、操纵市场的行为将被记录在案,纳入评级,并将最终于企业产品挂网挂钩。

以往案件查处过程中,行贿人常以“惯例”“潜规则”等借口为自己的行为进行辩解,或者是以药代个人行为为由,将行贿责任完全“甩锅”。此次征求意见中提到关于医药代表、代理商行贿追责药企的规定,被认为将直接促使企业改变营销策略,甚至会导致踢代理商出局等。

“整个行业已经感受到了这次打击医疗腐败前所未有的力度。”一位从业多年的医药行业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大批的医药代表已经辞职或者转岗,而且对于药企而言最致命打击是,一旦进入医保局“黑名单”,将可能与医院采购再也无缘,直接出局,这样的代价是药企付不起的。

责任编辑:方凤娇 主编:陈岩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