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调查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要闻 地产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外贸企业探路内循环:打造内功 探索可持续发展

张智 2020-8-21 15:57:08

本报记者 张智 北京报道

当我国定调“以国内大循环为主、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的发展战略之后,不少原本以外销为主的企业,开始积极转向内循环,主动挖掘国内市场潜力。

今年初,受疫情影响,不少外贸企业迎来了最艰难的时刻。一家三代都经营外贸企业的金范钟表负责人侯浩达没有想到,在整个上半年,缺订单、销售不畅都是常态。金范钟表主要以出口贸易跟品牌代加工为主,客户群体多数都是亚马孙速卖通和外籍采购商。但受到疫情影响,原本的主要销售渠道近乎瘫痪,大量库存积压,手表的出货量从日均八万个直降到一天几千个,被逼无奈之下,工厂员工裁员近三分之二。

踏出一条新路,成了金范钟表必须进行的一步。值得注意的是,在国外订单瘫痪的同时,国内客户的订单反而呈现上升的趋势,这让侯浩达彻底明白内销市场的重要性,开拓一条新的渠道势在必行。

而在“玩具之都”澄海,27000家玩具生产经营企业,7000多家和玩具行业相关的设计研发、模具制造、印刷包装等相关企业,超过12万的从业人员,都在翘首以盼内循环带来的利好。

“内循环关键是市场在配置资源中的决定性作用如何发挥。近年来,为了优化国内营商环境,激发微观经营主体活力,政策层出台了多项政策。政府要了解市场的变化、了解企业的需求和诉求,最大限度地创造市场的活力,企业也应该将其看作是一个契机,来整顿过去外向型经济所带来的粗犷之风,更好地打造企业‘内功’。”经济学家周德文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转战内部市场

以往这个时候,正是澄海玩具厂“恩宝玩具有限公司”老板杜绍东最忙的时候,来自欧美的圣诞节订单排得满满当当,车间开足马力生产,只为抓住一年中最重要的赚钱机会。

但杜绍东没想到,从订单接不完到无单可接,仅仅隔了一场疫情的距离。

在澄海,每年有75%以上的玩具出口到全球各地,也正因为严重依赖外销,海外疫情的爆发导致澄海的玩具企业损失惨重,面临的困境前所未有。一些小型企业接不到订单,在人力、水电、房租的重压下,不得不遣散工人,关门大吉。

“我们不愿意停工等死,仍旧维持生产,产品堆进了仓库。但不出两周,仓库便堆满了货物,甚至办公室、食堂的一部分也拿来当仓库使用。”杜绍东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超量库存不仅影响现金周转,在流行转瞬即逝的玩具界,以后能否顺利清空库存也是个未知数。风险让杜绍东开始寻求新的销售渠道。

以往找销路,杜绍东要不就是去参加香港的玩具展,要不就是联系澄海当地的外贸公司。澄海每年都会定期举办国际玩具工艺品博览会,吸引国内外经销商、批发商前来下订单。澄海的大型酒店里,都配有厚厚的几大本玩具黄页。

“之前从来没想过内销,外面的订单都做不完。”杜绍东说。但今年大多数的展会都停了,外贸公司也没单,转内销成了各大企业的重点选项之一。

不过,出口转内销并不简单,比如,外贸企业不少都对国内消费市场一无所知,不仅缺少市场销售渠道,对市场准入、销售、结算等规则也不熟悉,争取国内订单比较困难;产品不一定完全匹配国内消费需求,现有库存无法完全转化国内市场,需要调整;一些外贸产品的设计、技术、款式属于国外客户,在国内销售则需要取得知识产权授权,自己的前端的设计和后端的销售也需要加强;知名度上,享誉海外的品牌一下变为从零开始,这也让很多企业摸清门道之前碰壁无数。

“外销虽然薄利,但是流程简单。往往只需找到几家境外代理商就可正常运营。而做内销,渠道、经营、售后,一切都得自己来,实在是麻烦。”杜绍东坦言。

这也是不少外贸企业遇到困境后,宁可重新开拓海外市场,也不愿转为内贸的原因之一。

但近期“内循环”的提法,给了这些外贸企业一部分信心。

为了加速澄海全产业转向内贸,澄海市联动国内知名电商,建立了“澄海玩具示范基地”,以成熟的团队带领外贸企业少走弯路;相关营商环境等政策也给了企业信心。

依托国内强大的市场,杜绍东的工厂逐渐恢复往昔的热闹。据介绍,目前工厂已经完全恢复生产,库存也在逐渐下降中。

“国内市场刚起步,并没有盈利的预期。只要不赔本,还能给工人发工资就行。风雨过后就是彩虹,相信海外订单总会回来的。”杜绍东说。

发力内循环

事实上,尽管内循环是一个新鲜词,但并不是一个新概念。

从2018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首次提出“畅通国民经济循环”、“促进形成强大国内市场”,到2020年的“国内大循环为主体”,谋划其实已经很早就展开了。

在周德文看来,内循环诚然是应对当前国际形势的应变之举,但也不妨看作是一个契机,来整顿过去外向型经济所带来的粗犷之风。

比如,中国制造业一直被诟病为低端产品过剩、中高端产品不足。但实际上,依靠国内廉价劳动力发迹的时代一去不复返,由于国内土地价格越来越贵,生产成本越来越高,诸多国外企业将生产基地从中国内地转移到东南亚。中国大规模的粗放式全球化阶段早已结束,低附加值加工出口和粗放式全球化已经到了“片尾曲”,开拓内需,实现良性可持续的自我发展、自主发展,是外贸企业的“大考”。

对中国经济来说,在当下外贸失衡的情况下,投资和消费之间要互相拉动,产生良性循环,经济才能够不断地发展下去。因此,经济内循环首先是市场的消费能力和欲望,有消费有需求然后才有实体企业的正常生产,此外需要健康运营的市场秩序,让千万个实体企业走出困境。

广发研报显示,“内循环”要围绕“五大要素”:劳动力、土地、资本、技术、数据。“五大要素”各自流转又互为补充,在畅通循环中提升资源配置效率、激发内生增长动力、最大化综合效益,进而推动高质量发展。

值得注意的是,高质量是“内循环”的基因之一。

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在企业家座谈会上强调,“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绝不是关起门来封闭运行,而是通过发挥内需潜力,使国内市场和国际市场更好联通,更好利用国际国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实现更加强劲可持续的发展。”

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中国资本市场研究院院长吴晓求也表示,中国经济从“国际大循环”走向“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时,要处理好“内循环”与“外循环”的关系。他说,没有一个国家是通过外部使经济发达起来的,但也没有一个国家通过封闭而成为伟大的国家。内部力量是国家经济增长主要来源,但开放仍是中国未来发展的模式。在全球民粹主义、逆全球化思潮盛行、中美经贸关系发生重大变化的背景下,如何确保国家安全与稳定、如何让产业体系完整,在这个背景下走向“双循环”,应该重点关注。

数据来源:天眼查

责任编辑:方凤娇 主编:陈岩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