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调查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要闻 地产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哈药模式”失灵:重销售轻研发,哈药股份上半年净利降687.07%亏了3亿

于娜 王瑜 2020-9-4 20:49:48

本报记者 于娜 见习记者 王瑜 北京报道

在医药市场变化加剧之际,原本风光的“哈药模式”已经不灵。

哈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SH:600664,以下简称哈药股份)8月25日披露的半年报显示,2020上半年公司净利润亏损达3.33亿元,同比下降687.07%。作为全国医药行业首家上市公司,哈药股份与龙头企业的称号渐行渐远。

谈及哈药股份营收不断萎缩的原因,北京鼎臣管理咨询有限责任公司创始人史立臣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哈药股份业务范围涉及广,包含西药、中药、保健品、医药商业等,却没有找到合适的战略重点;另外企业重销售轻研发,研发投入持续缩水,产品严重老化,这些都导致业绩不断萎缩。

净利润下降687.07%

哈药股份于8月25日交出半年报,2020上半年净利润亏损达3.33亿元,同比下降687.07%;营业收入48.09亿元,同比下降12.81%。

究其原因,哈药股份解释为疫情和集采:零售端门店营业时间减少、药品限售导致终端客单量减少,医疗端出现部分停诊,医院患者诊疗频次下降,整体医疗端常规业务收入大幅减少。同时,在带量采购、医保控费、国谈品种降低药价等系列的政策影响下,药品盈利空间收窄,公司医药批发业务毛利额减少,使公司净利润下降。

记者注意的是,今年上半年,美国保健业巨头GNC(健安喜)申请破产保护,哈药股份为GNC的破产计提减值准备1.71亿元。半年报显示,2018年至2019年2月,哈药股份曾分三次支付认购GNC发行的可转换优先股款项。这也“贡献”了哈药股份上半年的亏损额。

不仅如此,哈药股份对下个报告期的营收预测也不理想。其半年报预测“年初至下一报告期末,公司累计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仍然为负”。

同样受疫情影响,诸多医药企业上市公司业绩在第二季度逐渐好转,但哈药股份仍未见明显改观。对此有分析人士指出,哈药股份受到所投资公司GNC在美申请破产保护的影响,短期内业绩或难以改善。

资本市场上,哈药股份同样表现不佳。哈药股份的股价从年初最高的6.53元/股持续下跌,截至9月3日收盘报3.52元/股,跌幅达46%,而中证申万医药生物指数从年初至今涨幅近60%。

“哈药模式”失灵

作为一家老牌药企,哈药股份产品涉及化学原料药、化学制剂、中药、生物制剂、保健品、医疗商业等领域。虽然涉及领域广,但缺乏发展重点。

史立臣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指出,哈药股份发展思路不清晰,没有找到合适的战略重点。另外企业重销售轻研发,研发投入持续缩水导致产品严重老化。

根据2020半年报数据显示,哈药股份营收过亿的产品有四类,营养补充剂营收为4.22亿元;抗感染类产品营收2.84亿元;感冒药营收2.49亿元;心脑血管营收为1.28亿元。

在这四类产品中,除了感冒药的营收有4.83%的增长以外,其余产品均出现不同程度下降。抗感染、心脑血管和营养补充剂的下降幅度分别为37.06%、34.67%、9.03%。

在净利润亏损的情况下,今年上半年哈药股份的销售费用却仍居高不下。据半年报,公司上半年销售费用3.99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2.75%;而研发费用为0.54亿元,同比下降4.9%。

哈药集团曾经的辉煌,得益于成功的市场营销。2000年投入宣传费12亿元,采用“广告+地推”的模式,在国内率先塑造了药品销售的“哈药模式”。

但是在中国医改向深层次推进以及药品宣传管理越来越严格的当下,“哈药模式”失去了土壤。曾经引以为傲的“新盖中盖”、“三精”等老款“爆品”,面临品牌严重老化的局面,而公司又未能推出受市场关注的新单品。史立臣告诉记者,在医疗行业大发展的今天,越重视研发的企业才会发展得越快,“如果投资GNC的20亿能够用在自身产品研发上,也许现在结果会不同。”史立臣说。

2016-2019年,哈药股份的销售费用分别为7.62亿元、7.61亿元、6.20亿元、8.61亿元,但同期的研发费用仅为1.83亿元、1.98亿元、1.85亿元和1.35亿元。研发费用占营业收入的比重不足2%。而恒瑞医药同期研发费用分别为11.84亿元、17.59亿元、26.70亿元和38.96亿元,2019年研发费用占营业收入比重约为16.73%。

“内忧外患”之下,2020年对哈药股份而言将是艰难的一年。记者就半年报的问题联系哈药股份董秘办,截止发稿未收到回复。

责任编辑:方凤娇 主编:陈岩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