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调查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要闻 地产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巨头“云”上之争:得大客户者得天下 1330亿用友和590亿金蝶谁更厉害?

宋婕 陈锋 2020-9-5 09:49:48


本报记者 宋婕 陈锋 北京报道

在百花齐放的ERP(企业资源管理)市场,有一个颇具江湖气息的说法:“北用友,南金蝶。”它们指的是地处北京的用友网络(600588.SH)和总部在深圳的金蝶国际(00268.HK),更是对两家公司业内龙头地位的尊称。

高处不胜寒,巨头的成长更加艰辛。谁都知道得大客户者“得天下”,但在高端ERP市场这个赛道上,横亘着两位更大的国际巨头,SAP和Oracle。外有强敌,兄弟间的“云”上高下之争也愈加明晃晃。

在“云”转型的大趋势下,金蝶抢得了先机,率先开始拥抱“云”,率先推出“云”产品。持重的用友一直稳扎稳打,目前在高端市场规模上暂时领先,金蝶也在今年明显加快了追赶速度,究竟哪朵“云”更胜一筹?

老对手业绩PK

近日,用友和金蝶这两家“相爱相杀”了20多年的老对手相继发布半年报。

用友网络今年上半年营收29.50亿元,同比下降10.9%;净利润为2500万元,同比下降94.7%。公司解释称,业绩大降主要是三方面的原因造成的:受疫情影响,部分大中型企业客户采购延后,一些小微企业客户减缓采购;人才投入增加;投资收益同比减少。

金蝶公布的半年报业绩显示,今年上半年公司实现营收13.87亿元,同比下降6.6%;净亏损2.24亿元,是公司上市19年来首次出现亏损。金蝶给出的解释也是三方面:业务模式的调整;持续加大对云产品的研发投入;以及疫情的爆发,对中小微企业市场业务产生不利影响。

2020年9月4日收盘,用友网络股价下跌约3%至40.93元,市值约1330亿元;金蝶国际下跌约4%至19.18港币,市值约665亿港币(约590亿人民币)。

两家公司上半年业绩不理想并未影响他们对全年业绩的展望。在中报交流会上,用友表示全年实现正增长没有问题,金蝶也称对下半年有信心。

除疫情外,企业上“云”是影响业绩的重要原因,也是两家公司的发展共识。金蝶的嗅觉似乎更灵敏,早在2011年,就快用友一步,率先开始了“云”转型,次年推出云ERP产品。截至目前,云产品百花齐放,抢占了转型的先机。

比金蝶晚了一年,用友在2012年开始“云”转型,并在5年之后推出了自己的首款云产品,失去了先机。

今年上半年,金蝶云服务业务收入7.98亿元,用友则是7.5亿元。一位业内人士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称,起步晚是用友云收入较低的原因。

这与公司老板的个人性格不无关系。用友的创始人王文京是一个持重的人,很少在媒体上露面,谈到转型也只是言简意赅的说,软件业是一个“牛背上的行业”,路况很复杂,“牛在运动中也有很多变化”,想要在“牛背”上不掉下来,就要具备适应技术革新的能力。

王文京的用友后来居上

需要留意的是,长期以来,高端ERP市场超过一半的份额被SAP和Oracle等国际ERP巨头占据。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的数据,2018年国内高端ERP市场中,排在前两位的是SAP和Oracle。

上述人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国内中小企业生命周期较短,很难产生足够的利润;中高端市场不仅稳定,还代表着云行业技术发展的方向,是SaaS(软件即服务)厂商未来收入的主要来源。掌握大企业客户资源同时可以提供SaaS和PaaS(平台即服务)能力的只有用友和金蝶。

金蝶为大型企业打造的云产品名为苍穹,后者也是国内首款自主可控及云原生构架的大企业云服务平台。今年上半年,苍穹获得6200万元的收入,签约106家客户,其中新签客户78家,包括国家电投、中国航信等客户群体,整个合同金额超过1.5个亿。此外,苍穹还中标了海信、中联水泥等一批国产化替代项目。

在中期发布会上,金蝶集团董事会主席兼CEO徐少春称,上半年金蝶在很多大型企业、超大型企业替代了Oracle和SAP,这个势头在下半年还会继续,苍穹的国产化替代能力在未来三年内会带动金蝶在这一领域持续高成长。

用友为大企业量身打造的云产品是NC Cloud,中报没有单独列出针对其收入情况。但公司在业绩发布会上称,上半年NC Cloud的收入同比增长185%。

在大型企业业务发展方面,用友上半年签约了中国南方航空、鞍钢集团、雪花啤酒、江苏恒力化纤等一批大型综合性集团企业。

两家公司均在大企业中分得一杯羹,至于哪杯更多,上述业内人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虽然用友云转型起步晚,历年来研发投入更高,俨然已经形成了后来居上的态势。

以数据来看,2017-2019年,金蝶的研发投入分别是3.45亿元、4.05亿元、5.87亿元,占当年营收的比重均在15%左右。同期,用友的研发费用则是12.97亿元、14.86亿元、16.44亿元,大概是金蝶的3倍,占收入的15%左右。今年上半年,用友投入了6.26亿元的研发费用,金蝶则是3.58亿元。用友正如王文京一样,一直在四平八稳地做,但心里一直有主意。

徐少春与金蝶

相对而言,金蝶的徐少春则更有个性、爱表达,关于他的故事也更丰富。1996年,微软Windows系统开始取代DOS,这被认为是中国软件业的拐点。徐少春嗅到这一转折之后,很快就带领团队发布中国第一个完全基于Windows平台的财务软件——金蝶财务软件,让才成立3年的金蝶从无人问津一跃成为当时最知名的财务软件。也因为抢占了先机,金蝶终于成为“南金蝶”,与用友齐名,并率先上市。

金蝶在市场上占据了自己的一席之地之后,徐少春没有满足于守成,冒险精神就像是刻在基因里。2014年8月,徐少春和业务经理砸掉了一家客户的服务器。“不砸不行啊,一家二十多年的传统管理软件企业,想要转型,谈何容易。”徐说。那时金蝶还没有云,但自此却种下了云的“火种”。今年他壮士断腕,主动停掉了K/3WISE和KIS两个传统软件的端产品,影响了大概2亿-3亿的收入。

另一位业内人士则认为,用友虽然目前在大型企业的市场规模更大,NC Cloud云服务只是在原NC产品基础上的云部署改版,金蝶不仅在云转型上有时间优势,产品也更领先,所以追赶的速度非常快。

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金蝶云苍穹签约的客户只有43家,用友的150家左右是碾压式的优势,但才过去一年,金蝶云苍穹客户签约数已经超过了200家,收入同比增长310%,远超用友NCC产品185%的增速。


责任编辑:麻晓超 主编:夏申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