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调查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要闻 地产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仓储物流业人力成本高压 移动机器人代际之争谁能“上位”

王潇雨 黄兴利 2020-9-5 10:06:00

本报记者 王潇雨 黄兴利 北京报道

在逐渐告别人口红利,同时随着整体教育水平和适龄劳动力减少的大势下,以劳动密集型为特征的快递物流企业逐渐开始意识到逐年提升的人工成本对这个本已竞争激烈的行业利润造成的侵蚀,因此都在近年来投入巨资进行仓储和分拣设施自动化改造工作。

国内最热衷于在科技领域开拓的物流企业顺丰集团近年来在科技和信息化领域每年投资都达到数十亿元,其他大型物流企业为了能在行业竞争中保持不掉队,也都相应加大了投入力度。这也为掌握相关技术和产品的企业在应用场景领域开创了新的市场机会,尤其是在仓储环节已经实现较为成熟应用的AMR(Autonomous Mobile Robot自主移动机器人)领域。

中国技术领跑AMR

在移动机器人领域已经研发出视觉AMR的灵动科技(ForwardX)日前在北京推出了第四代移动机器人产品ForwardX Max TM 系列,继续深度参与到了仓储以及生产领域移动机器人的竞争中。

据灵动科技创始人兼CEO齐欧介绍,第四代产品的旗舰型号Max600最高可以负载600公斤,既可以广泛用于制造业生产线物料、尾料、成品运载,又可无缝衔接物流业的仓储搬运,多场景复用。

齐欧介绍说,此类移动机器人经历了几次大的技术演进,比如早期的磁条及导轨技术引导、二维码引导以及激光引导技术的运输车,这些一般称之为(Automated Guided Vehicle,自动导引运输车),而灵动科技推出的第四代移动机器人则是被称为V-AMR(Vision Autonomous Mobile Robot,视觉自主移动机器人)的产品,可以实现360度避障,按照灵动科技方面的说法,第四代AMR实现了这个领域从轨道交通到自动驾驶的革命性变革。

在灵动科技方面看来,目前其主要的竞争对手是激光AGV,但这类产品的问题在于其配备的激光雷达成本高,应对环境变化能力有限,安全性较弱,对地面平整度要求更高,相比之下更适合部署在2C场景。而V-AMR类型的产品不仅能达到99.9%的安全性,并且具有低故障率,可以快速部署的优势。

“全球目前只有三家公司具备AMR的大规模调度能力,而单仓可调度200台的VMR目前只有灵动科技能够做到,”齐欧在接受包括《华夏时报》记者在内的专访时表示,“灵动科技也是目前唯一实现商用落地的V-AMR企业。”

灵动科技此前推出的ForwardX Flex TM 、ForwardX Max TM 解决方案目前已经在包括顺丰-DHL、伊藤忠、TCL等企业实现成功的商业应用,按照灵动科技方面的说法,这些客户已经进入二期、三期复制阶段,以Flex200服务的某全球TOP3快时尚巨头为例,灵动科技既改变其原有人工纸单拣选操作流程,也优化了其拣选工人的无效走动,并进而通过大数据深度学习,持续优化算法调度策略,持续改进人机协同、流程优化,最终达成人工成本下降50%以上、UPH(units per hour,每小时产能)上升2-3倍。

在新品发布活动上,北京航空航天大学软件学院原副院长王丽华表示:“自组队、自协同、自适应环境、类人感知可完成70%的类人工作、同一系列产品服务制造、物流等多个场景。”

物流业商机

去年第三季度,灵动科技的Max200产品已经实现商用落地。

据齐欧介绍说,在Max200目前服务的TCL 5G智慧工厂,针对TCL惠州机芯厂生产部SMT车间痛点,灵动科技与华为、中移动等协作,不仅快速推出全球首台5G版V-AMR,还在该工厂车间实现了高效人车混流、自动避障、跨楼层自动驾驶,从生产计划下达——原料齐套和拣选——原料上线——成品下线——成品智能仓管——成品智能配送下车间,形成“一键运料”全流程闭环管理,产线降本增效30%以上。

齐欧透露,目前公司的客户基本都集中在细分行业前三名,并且全部实现复购。

对于物流和电商企业在仓储等环节的应用,京东物流仓储规划经理孟海龙在当天的活动中介绍说,京东智能仓库始终将保障客户高时效购物体验作为库内生产的首要工作目标。此次灵动V-AMR自动化导入通过集成3套系统WMS-WCS-RCS、两套硬件:VAMR、便携打印机,实现了任务下传-接收-下架-复核-面单打印一条龙操作。依托最优拣货路径规划算法和智能调度平台,可实时将最近的待拣订单和最近的操作者柔性匹配组成临时CP,完成柔性接力拣选。将原本中件拣选人工参与率从80%降低至20%,显著改善了员工工作体验,并在短短一个月时间将拣货效率大幅提升,进一步保障了客户高时效购物体验。

与仓储环节相比,物流企业目前大力追捧的另一个自动化和智能化场景是在末端配送环节,包括无人车、无人机等都已经陆续投入到这个环节中的实际场景应用测试中。而对于灵动科技来说,这一环节在市场应用前景的广度上似乎也要远超其目前主攻的仓储和工业生产领域。

在齐欧看来,末端配送和生产、流通一样是个应用场景,“我们判断需要达到机器运营成本、折旧分摊等综合考虑要与人工配送的成本具有可比性,甚至更优,才会考虑这其中存在规模化应用的可能,但目前看来在开放道路上运营V-AMR涉及到的环境和法规都比较复杂,更多的机会可能会出现在封闭园区中送餐或是送货,长期看可能会尝试在这些领域拓展应用,但短期还是会更专注于现有的场景。”

灵动科技投资方之一钟鼎资本合伙人汤涛对《华夏时报》记者坦言:末端配送是个不错的场景,目前这个场景已经足够大,但“在路上跑一辆车送个东西并不难,但你把车随便扔到一条路上不做任何配置让它自动完成送货的任务,这非常难,成熟的企业都是从技术成熟到工程化成熟再到产品的批量交付,这需要一个很长的周期。”

责任编辑:黄兴利 主编:寒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