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调查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要闻 地产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再现增持合资股比 北汽与戴姆勒被置于聚光灯下

翟亚男 2020-9-10 20:39:20

本报记者 翟亚男 北京报道

已经有着17年合作历史的北汽与戴姆勒,似乎一直在彼此掣肘中前行。日前,围绕北京奔驰的股比,在2013年“北戴合”之后再次上演。

8月26日,有消息称“戴姆勒集团欲重启与北汽关于增持北京奔驰股权的谈判,计划对北京奔驰的持股从49%提升至65%”,9月9日,随即有消息曝出“北汽正计划通过收购二级市场股票的方式增持戴姆勒集团4.99%的股份,并提出了进入监事会的可能”。不过,截止记者发稿时止,北汽和戴姆勒都没有对股比变化一事做出回应。

北汽增持戴姆勒,无疑是对戴姆勒增持北京奔驰一举的对等反应。但业内人士认为,如果此次双方交叉持股意愿皆达成,北汽受益是否如其所愿,即便替代吉利成为戴姆勒最大股东,能否进入监事会也悬而未决;而戴姆勒从北京奔驰分到更大的蛋糕后,却能第一时间解决全球业绩下滑的燃眉之急。

北京奔驰再成博弈焦点

其实北汽和戴姆勒双方聚焦的点,一直都是围绕北京奔驰展开的。尤其是受疫情和全球汽车业变革的影响,北京奔驰的地位在二者心中愈加重要。

从北汽方面看,北京奔驰的贡献率不断提升,营收占比从去年的88.8%上升至目前的96.2%。财报显示,2019年北京奔驰营业总收入为1551.54亿元,同比增长14.58%,占到北汽总营收的88.8%。今年上半年报,北汽实现收入778.54亿元,同比下滑11.6%,但北京奔驰的相关收入达到了749.2亿元,占整体收入的96.2%。“北汽集团是北京奔驰的大股东,北京奔驰的营收利润是直接合并于北汽股份财报中,若说北京汽车被奔驰拉着奔跑丝毫不夸张。”业内人士评价。

随着北京奔驰收入贡献度的提升,戴姆勒开始有了更多想法。

受新冠疫情的影响,戴姆勒汽车上半年也遭遇困局。据戴姆勒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第二季度共销售整车54万辆,较去年同期下降34%,营收为302亿欧元,同比下滑29%,息税前利润为负16.82亿欧元,净亏损19.06亿欧元(2019年同期净亏损12.42亿欧元)。基于二季度亏损扩大化的现状,戴姆勒不得不向内采取开源节流的方法来增加现金流储备。一方面是不断加大的亏损额度,另一方面是企业向电气化、智能化方面转型所必需增加的大投入,这迫使戴姆勒向内采取降本节流的同时,不得不向外寻求利益最大化。

今年二季度,中国市场是戴姆勒唯一一个实现了营收同比增长的市场。销量方面,北京奔驰上半年在中国市场的增速不仅跑赢了市场大盘,且以35万辆的累计销量位居豪华品牌之首,再度成为中国豪华车市场销量冠军。此时,增持北京奔驰就成了戴姆勒的最大抓手。

此前由于政策红线的束缚,戴姆勒汽车有所为有所不为。随着中国逐步放宽外资持股比例,2018年10月宝马成功增持25%的华晨宝马股份(由50%变为75%),成为中国放宽汽车行业外商来华投资股比限制后的第一个受益者。戴姆勒看到了大有可为的曙光。另一方面,北汽集团的换帅,也令戴姆勒汽车看到或许可以成为重启股份谈判的机会。

全球只有一个中国市场,中国市场只有一个北京奔驰,此刻北汽与戴姆勒都置于整个产业界的聚光灯下。

探讨双赢并非无可能

据悉,早在2004年北京奔驰成立之初在商务部备案时,双方约定,待条件成熟时戴姆勒持股比例可以适当提升。如今北京奔驰发展势头良好,也吸收和培养了大量的本土人才,政策方面条件也已放宽,对戴姆勒而言,似乎时机到了。至于北汽收购戴姆勒股份,有业内人士认为,如果北汽真的提升了在戴姆勒的持股比例,并不会对北汽自身在运营层面有更多的帮助,也就是说这一举动并不能够在短期内反哺北汽的自主业务,北汽自身发展遇到的问题还是要靠自己解决。

戴姆勒若是增持成功,首当其冲的是北汽的利润来源被限流。据北汽集团发布的2019年报显示:北汽集团两大核心业务板块当中,自主业务板块北京品牌的营业总收入为196.07亿元,净利润为-47.28亿元。而北京奔驰的销量并没有出现爆发性增长,那么归属北汽集团的利润无疑要大幅下降。

从华晨宝马到漩涡中的北京奔驰,外资增持合资公司股比的戏码开始密集上演?盖世汽车研究院指出,豪华品牌普遍利润较高,再加上伴随中国车市存量竞争时代的到来,消费者增换购需求强烈,豪华品牌进入市场红利期,这一广阔的市场前景对各大豪华品牌来说都是不可错失的机遇。无论从政策层面看,还是从全球汽车产业变革的大趋势看,戴姆勒增持是早晚的事。那么,北汽除了增持戴姆勒,还能做什么?

对此,有专业人士认为,首先,外资不能不会也不应该主动放弃最大的砝码——中国市场。在国际国内双循环下,外资应调动更多的国际资源导入国内,实现利用国际国内两个市场、两种资源,形成基于创新链共享、供应链协同、数据链联动、产业链协作的融通发展模式,这就要求双方在产业链上有更深度的协作,促进形成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其次,应审慎处理在华合资投资项目,从市场的角度,外资进一步的本地化,更高的国产化要求,有利于其产品更好占领国际国内市场,在华设立全球性的研发中心,并更多进行本土化产品研发设计变得十分必要。

宝马增持华晨宝马、吉利成为戴姆勒大股东,都是汽车产业变革中一个典型样本。无论北汽二级市场收购戴姆勒股票或者戴姆勒增持北京奔驰,在当下形势艰难情况下,彼此支持共度难关当是第一要务。

编辑:于建平  主编:赵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