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调查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要闻 地产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被“民间股神”看好后 “内伤”难平的葵花药业能“翻身”吗?

于娜 王瑜 2020-9-13 16:09:19

本报记者 于娜 见习记者 王瑜 北京报道

“小葵花妈妈课堂开课啦!”多年前一支洗脑广告让葵花药业(SZ:002737)名声大噪。凭借小儿肺热咳喘口服液、小儿柴桂退热颗粒和小葵花露等多款产品,葵花药业成为国内儿童药的代表。

但是葵花药业却因2018年因为公司创始人、实际控制人关彦斌犯下杀妻案让公司大为受挫,股价长时间低迷。直到近期“民间股神”林园入股,葵花药业在资本市场受到追捧:公司股价1周之内上涨近50%。

医疗行为指数研究与评价中心特约研究员刘小东告诉《华夏时报》记者,目前儿童用药市场规模仅占医药行业的7-8%,但是全国0-15岁人口占总人口的17.8% ,人口基数庞大,儿童用药市场远未饱和,未来市场空间非常巨大,吸引了更多的药企分食这块“蛋糕”。

面对如此庞大的市场,作为曾经的龙头企业,葵花药业能否摆脱“家事”的掣肘,进而在儿童药赛道上保持高速增长,还尚存疑问。

林园建仓 股价高涨

在资本市场上,知名投资人林园被股民们奉为“价值发现”的风向标。其“以8000元本金积累百亿市值”的传说,被看做“中国巴菲特”的现实演绎。近期在葵花药业披露的半年报中,林园的名字让股民们眼前一亮。

半年报显示,葵花药业2020年上半年营收16亿,净利润2.37亿,分别同比下滑32.97%和22.40%。和疲软的经营指标相比,林园的入股更为亮眼。

在葵花药业公布的二季度前10名普通股股东中,深圳市林园投资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旗下的林园投资21号私募基金以97.1万股成为葵花药业第十大流动股股东,持股比例0.17%。

这一信息迅速点燃了投资者们的热情。葵花药业的股价从8月26日公布半年报的14元/股,连续大涨5个交易日直至20.78元/股的最高价,一周涨幅达到48.4%。同期230万手的成交量是此前一周的5倍,再一次验证了林园的“号召力”。林园买入葵花药业,让众多投资人相信这家公司的价值被低估了。

自2015年股灾中大跌60%之后,葵花药业的股价却没有与公司业绩同步增长,一直在低位徘徊。但同期葵花药业业绩一直保持增长。从2014年至2018年,公司年营业收入都保持2位数的增长幅度。其代表产品有年销售额超过6亿元的小儿肺热咳喘口服液,市场份额超过80%。

在医药股普遍大涨的2019年,葵花药业股价最大涨幅也不过30%,且迅速回调至低位。公司2019年的动态市盈率长期在15-20倍徘徊,远低于同期中证医药指数30倍左右的动态市盈率。

风波不断 家事难平

实际上这并非林园首次入股葵花药业。早在2019年一季度,林园投资管理的名字就出现在葵花药业十大股东之中,且彼时持股达到288万股,占比0.49%。但2019年葵花药业的业绩和股价表现平平,林园的基金在第二季度便清仓离场。

葵花药业股价和业绩的不对等,很大程度是受关彦斌杀妻案的影响。

2018年12月,时任葵花药业董事长关彦斌在前妻林晓兰家中持刀将其砍成重伤,被公安机关抓获。6天之后,关彦斌辞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职务,分别由大女儿关玉秀和二女儿关一接任。

2019年4月,关彦斌涉嫌故意杀人被批捕的消息被媒体曝出,公司股价随之大跌。随后的8个月中,以林园为代表的的投资者远离了葵花药业,公司股价持续下跌。

这场案件对葵花药业的影响不止于此。进入2020年,关彦斌以及公司大股东葵花集团开始大比例减持和质押葵花药业股票,都让公司股价承压。

2020年4月7日,葵花药业发布公告称,实际控制人关彦斌计划于2020年4月30日至2020年9月30日减持公司股份不超过1464.5万股,占其直接持有公司股份的25%,占公司总股本的2.51%。

按照当时葵花药业当时股价计算,这笔套现金额与其待支付前妻的2.5亿元相当。此外,葵花药业的第一大股东葵花集团也在2020年先后2次质押共计4800万股葵花药业股票。而关彦斌正是葵花集团大股东,占股51.85%。

股东减持和质押给葵花药业股价带来不确定因素。

7月16日,法院一审判决关彦斌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11年。关彦斌的辩护人曾称关彦斌存在精神类疾病和有自首情节,不服判决将上诉。葵花药业的“家事”风波还将继续。

发力儿童药 营收5连降

除了公司内部的“家事”变数,葵花药业近年来业绩也面临重重压力。

在2020年半年报中,葵花药业重申公司的发展战略:以生产中成药为主导,持续贯彻“一小、一妇、一老”的战略,聚焦儿药战略,扩大儿童药核心领军优势。但其半年报业绩并不乐观:葵花药业上半年的营收和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6亿和2.37亿,较去年同期分别下滑32.97%和22.40%。

葵花药业在年报中表示:疫情期间零售终端销售受限、医院终端患者管控和呼吸疾病发病率降低导致经营业绩有所下滑。但《华夏时报》记者查阅近期财报发现,葵花药业自2019年二季度,营收已经连续5个季度下滑,同比下滑幅度分别为5.7%、4.33%、8.73%、24.96%和41.23%。下滑速度有加速趋势。

对此《华夏时报》记者电话联系葵花药业董秘办公室,对方回复已转给相关负责人,但截止发稿未收到回复。

尽管葵花药业目前在儿童药市场有竞争力较强的产品,但这并不意味着未来能赢得这块不断增长的蛋糕。专家表示,随着我国“二胎时代”的到来和儿童医保覆盖率提升,药企儿科用药的研发热情高涨。但儿童肝肾神经和内分泌功能未发育完全,药物代谢和吸收都存在较大风险,因此在药物品种、剂量、剂型、规格、用法等方面,都较成人药物研发更加严谨和苛刻。

而在研发方面,葵花药业的投入并不突出。根据葵花药业2018年和2019年年报数据,公司全年研发费用占应收比例分别为2.73 %和2.71%,费用规模分别为1.22亿和1.18亿。而2020年上年半,公司研发费用为4517.3万元,同比下降29.97%。

这一研发投入在A股上市药企中并不突出。据《华夏时报》记者对A股286家药企上半年研发费用的不完全统计,有114家投入高于葵花药业。而另一家儿童药生产企业济川药业,2018年、2019年和2020年上半年的研发投入也分别达到了1.96亿、2.1亿和1.23亿,今年上半年研发费用同比增长18.53%。

刘小东告诉《华夏时报》记者,目前儿童用药市场规模仅占医药行业的7-8%,但是全国0-15岁人口占总人口的17.8% ,人口基数庞大,儿童用药市场远未饱和,未来市场空间非常巨大,吸引了更多的药企分食这块“蛋糕”。

尽管占据好赛道,又有品牌和产品的市场认可,但葵花药业在研发投入上并未持续发力,也为公司在未来市场上的表现增添了变数。对于葵花药业的未来发展,《华夏时报》记者将持续关注。

责任编辑:方凤娇 主编:陈岩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