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调查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要闻 地产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民企500强占了19席 湖北如何打通“千亿俱乐部”最后一公里?

方凤娇 徐芸茜 2020-9-14 21:57:10

本报记者 方凤娇 徐芸茜 北京报道

9月10日,2020中国民营企业500强峰会上发布了2020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单和2020中国民营企业500强调研分析报告。

湖北省共19家民企入围,合计总营收7602.73亿元,平均400.14亿元,但上榜企业排名多数靠后:前50名无一上榜,前100名中两家,且入围企业营收无一达到1000亿元。其中,营收最高的九州通营收为995亿元,排名第58。因此,本次榜单湖北入围的民企均无缘“千亿俱乐部”。

“我一直认为湖北有几个短板,其中一个就是民营企业不够发达,”湖北省统计局副局长叶青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今年湖北民企入围数量较上年增加一家,居全国第七,中部第一,总的还是反映湖北民营经济在逐步发展,但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是,湖北民企较强的都是商贸业,民企制造业一直较弱。”

如何才能上榜或者排名实现突破,是湖北民企乃至全国民企普遍关注的问题。资深经济学家、中国自然辩证法研究会技术与经济工作委员会副主任、北京博雅产学研科技发展院副院长兼高级研究员邱仰林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随着科技发展和世界经济变化,民营企业必须结合新基建浪潮,积极推动数字化转型,推进生产过程和服务过程智能化,全面提升企业研发、生产、管理和服务水平,才能提升竞争力。”

湖北入围企业无缘“千亿俱乐部”

据全国工商联副主席黄荣介绍,今年,企业参与上规模民营企业调研的积极性不断提高,覆盖面进一步扩大。民营企业500强入围门槛达202.04亿元,比上年增加16.18亿元;制造业民营企业500强入围门槛达89.18亿元,比上年增加3.56亿元;服务业民营企业100强入围门槛达289.51亿元,比上年增加48.39亿元。

今年共有5761家年营业收入5亿元以上的企业参加上规模民营企业调研。民营企业500强入围门槛达202.04亿元,比上年增加16.18亿元。其中营业收入超过1000亿元的有57家,营收在500-1000亿元的有106家,200-500亿元区间的有337家。

湖北民企19家入围,数量居首,分别为:九州通、卓尔控股、恒信汽车、稻花香、天茂集团、山河控股、金澳科技(湖北)、福星集团、当代科技、新八建、金马凯旋家具投资、新七建、新十建、程力汽车、宝业湖北建工、骆驼集团、武汉联杰能源、奥山集团、合众人寿。其中,奥山集团首次进入500强榜单,合众人寿继时隔一年重新入选。

值得注意的是,湖北入围的企业营收无一达到1000亿元。距离“千亿俱乐部”仅一步之遥的九州通、卓尔控股,营收分别为995亿元、968亿元。

从地区分布来看,今年民营企业500强分布在27个省份,与上年持平。最大赢家依然是浙江、江苏、广东和山东四大经济强省,合计共有298家企业入围,占榜单总数近六成。

中国企业研究院首席研究员,著名国企政策研究专家李锦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从分布结构来看,民企500强主要还是在江苏、浙江和广东:长三角的江苏主要是乡镇企业,或都是乡镇企业改过来的;浙江是民营企业;珠三角的广东多是外贸型企业。这三个省份的民营企业份量非常重。

从榜单中的“千亿俱乐部”分布情况来看,李锦表示,广东、浙江、江苏三省服务业的比例大,制造业也很强,房地产势头保持强劲。相较而言,包括湖北在内的中西部和北部还是有差距。

而湖北入围的企业,“最近五年基本上都是‘老面孔’,没有新增加的黑马式企业。比如湖北的互联网企业也比较弱小,不像杭州、深圳的互联网企业这么大。从这几年来看,总体而言,我们的这种民营企业的创新还是不够。”叶青认为,民营企业发展是整个湖北经济发展中的短板。

“民营经济在湖北的地位和贡献可以概括为‘56789’:创造了全省50%以上的GDP,60%左右的税收,70%以上的技术创新成果,80%以上新增就业,90%以上的市场主体,撑起了湖北经济的半壁江山,但仍是湖北的短板,民营经济占GDP比重低于全国平均水平。”湖北省省长王晓东曾坦言,唯有补齐“短板”才能实现湖北高质量发展。

如何补齐发展短板?

通过对民营企业500强的分析,还存在一些值得关注的问题。全国工商联副主席黄荣指出,部分经营指标增长幅度继续放缓。随着民营企业500强规模的扩大,营业收入增幅、税后净利润增幅、资产总额增幅放缓,比上年分别下降10.59、5.81、15.99个百分点。制造业民营企业500强营业收入增幅、税后净利润增幅、净资产总额增幅,比上年分别下降5.46、12.98、14.13个百分点。

缴税负担、融资成本、原材料成本依然是民营企业500强最主要的成本负担,企业盈利面临更多的挑战。企业投融资活动更加谨慎。民营企业500强开展并购重组活动较上年减少30.73%。投资“一带”和“一路”的企业数量,分别较上年减少6.70%、24.55%。融资难融资贵问题尚未有效缓解;直接融资占比依然偏低。

经贸摩擦对企业的影响持续显现。30.40%的500强企业认为中美经贸摩擦对企业的影响有所加剧。主要影响为关税冲击导致对美出口成本增加、出口业务下滑、美国营商环境不确定因素增加等方面。通过协商、应诉和仲裁方式应对经贸摩擦的企业数量均有不同程度增加。

这些因素对包括湖北在内的我国民营企业都产生了影响。但是,与其他省份相比,无论从入围企业的数量、排行还是营收上,都不难看出湖北民营企业还有较大的发展空间。今年年初暴发的疫情,也暴露了湖北省民营经济的脆弱,同时充分说明了民营企业对湖北经济的重要性。因此,专家认为,如何发展壮大湖北的民营经济,如何提高湖北民营企业抗击风险的能力,是政府在中长期需要思考的关键问题。

东方证券总裁助理、首席经济学家邵宇则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目前来看,经济环境比较差,民营企业可能要寻找一些新的增长点,增长的第二曲线可能成为当务之急,企业要做更多的战略转型方面的一些配置或思考,才会取得一定的优势。

“比如传统企业碧桂园在深入到农业和机器人这样一些新兴领域,恒大在造车。目前来看,转型都需要时间的检验,企业也在寻找一些新的突破点,这就是一种转型。”邵宇举例说。

邱仰林同样认为科技创新很重要。他举例说:“华为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以2019年营业收入8588.33亿元蝉联‘2020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首,从华为对科技创新的几十年持续投入来看,这表明科技创新是一家企业乃至一个国家的核心竞争力所在。”

在体制方面,叶青提出以下几点建议:第一,湖北的民营企业要做大做强,在体制机制上要加快发展和推进,要创新。比如鼓励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的合作;第二是民营企业多进入制造业。比如,卓尔控股在今年大举进入大健康产业,并进行收购,如此能够很快做强做大;第三就是湖北的民营企业要多和湖北科教的优势结合起来。

“虽然沿海地区的民营企业发展得非常好,但是这种外向型民营企业发展道路在湖北不一定能走得通。”武汉大学新民营经济研究中心主任、经济系主任,教授罗知分析认为:湖北民营经济发展中遇到的困难,事实上是全国中西部地区的普遍困难。湖北省或许可以抓住这次机遇,向国家申请民营经济改革试验区,走出一条内向型的民营经济发展改革的新路。不是靠外贸出口推动,而是靠优良的市场环境和市场制度,打造强大的民营资金安全网络、建立先进的民营经济生产模式和构建高效的民营经济创新体系。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公培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