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调查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要闻 地产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留学市场开始“解冻” 老牌留学机构金吉列受理量下滑现扭转

于玉金 2020-9-28 13:26:54

(金吉列留学董事长朱燕民)

本报记者 于玉金 北京报道

“今年,留学市场需求仍在持续增长,但实际的办理、尤其是今年的入学情况是出现了下降,到年底,入学下降的幅度在20%左右,这是疫情导致的需求与实际情况的差异,这部分留学需求,会在明年或者后年释放出来。”金吉列留学董事长朱燕民9月26日在接受采访时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当天,老牌留学机构金吉列举办第60届海外院校线下招生面试会(北京站)。尽管海外疫情尚未平息,但参加展会的学生和家长仍川流不息。作为金吉列北京美国事业部总经理,王丹格外忙碌,她告诉记者,“在疫情之下,其实还是有很多学生和家长仍然选择美国去留学,现阶段,家长和学生更多是在观望当中,从今天展会现场来看,有很多家长还是对美国非常有兴趣,与美国的参赞、美国院校专家沟通咨询,美国留学热度是不减的。”

在对优质教育的追求下,近年来,中国留学生总数不断创新高,但新冠肺炎疫情的突如其来,令留学市场“急刹车”,留学机构在上半年一度门可罗雀,但随着疫情好转,留学市场开始逐步复苏。

市场将现“堰塞湖效应”

近几年,留学市场越发火热。根据教育部的数据统计,2013年-2018年,每年的出国留学人数不断创新高,2013年约为41.39万人、2014年约为45.98万人、2015年约为52.37万人,2016年约为54.45万人,2017年约为60.84万人,2018年约为66.21万人。中国作为最大的留学生生源国,一直持续影响全球留学的发展状态。

然而,新冠肺炎疫情令留学市场一度遇冷。金吉列留学副总裁黄帅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疫情期间,无论是大型留学机构还是小型留学机构都会出现规模缩减,乃至关闭的情况,数据上看,从2月开始,(金吉列业绩)缓慢下降的趋势,但是下降幅度要好于预期,从7月开始,逐步趋于平稳,加之中国疫情得到有效控制,经济反弹,从9月开始,数据出现抬头趋势。“作为老牌机构从业者真正体会到了品牌价值,疫情对金吉列的影响并不严重。”黄帅感慨地说。

然而,新冠疫情无疑引发了诸多留学家庭的焦虑,不少家庭倾向于延期入学,只是这一做法却成为留学市场堰塞湖效应的主要原因,今年选择延迟入学的家庭极有可能要在下一年面临更激烈的竞争压力,导致拿到offer的概率降低。

“行业在平稳增长期,服务能力是均衡的,当疫情打破这种均衡后,学生要注意到堰塞湖效应,最后的需求叠加到明年或后年;”朱燕民告诉记者,留学需求是刚性的而且是稳步增长,2019年,中国出国留学人数应该在70万左右,人们享受优质教育的需求、经济基础、对外开放程度及国际交往的力度等趋势没有变,只是疫情“踩刹车”,所以影响了今年入学的学生,已经入学的学生仍在上课。

黄帅认为,堰塞湖(效应)一定会出现,从时间上预估在2021年第二季度会开始显现,从疏导上是双向的,一是学生主观意愿的提升;另一方面,堰塞湖是泄洪和引流,从疏散渠道上给出另一条渠道,金吉列目前也将全球能够开通线上课程的院校、专业进行了梳理;使馆方面,从签证、机票到航班班次,每天都在做相关更新,可以将最新的信息给到学生。

留学市场复苏

“今天巡展,无论是学生和家长、参展学校还是其他各界朋友都很兴奋,另外角度看,需求还是很旺盛,从受理量来讲,今年影响在30%左右,比如100个计划在金吉列办理留学的学生可能实际上就是70个 ,但从7月底8月初,受理量下滑的情况出现扭转。”朱燕民告诉记者。

相比于上半年留学机构的门庭冷落,金吉列当天的巡展则是比肩接踵。据记者了解,金吉列每年在春季、夏季和秋季有三次巡展,疫情原因,今年第一次开始巡展。金吉列此次海外院校线下招生面试会,将历时3个月,覆盖全国38座城市,包括全球26个国家和地区的近300所海外名校出席。

“目前国外学校也在释放一些积极信号,比如航班开放、学校在疫情期间开放网课、学费的减免、录取率变化等政策对学生都是有吸引力的;”黄帅进一步表示,尤其是学校录取率变化,之前平均分80分的学生申请某个国家前十的学校有难度,但目前竞争率小的情况下,如果申请的早被录取的可能性增大,这也是今年一些学生拿到非常好的offer的原因。

黄帅表示,疫情并不会让留学国家的方向发生变化,据金吉列的不完全统计,95%-97%学生依然会选择留学,80%学生的留学国家不会发生变化。

老牌留学机构求变

尽管行业开始复苏,但是疫情的影响并未烟消云散,一些留学机构在疫情中也轰然倒下。

“确实有很多机构在疫情下歇业甚至关门,但这并不是主流,这也只是每个机构的选择。”朱燕民进一步表示,业绩至少半年时间是停滞,这样的停滞是能够理解的,不是需求停滞,疫情的原因,机构没法把需求转化为服务的订单,没订单的时候,可能对于一些企业的现金流、效益产生影响,这也是很正常的,这时作为企业投资者、管理层也面临选择,是放弃还是坚持,我认为坚持是主流。

变则通,通则达。疫情下,也让老牌机构金吉列早在2016年搭建的“金吉列大学长”平台浮出水面,加速了转型的步伐。

金吉列大学长作为金吉列转型升级推出的专业服务在线学习平台,将金吉列20多年的留学、移民、语培等行业经验、2600多家海外院校、海外机构等合作资源成功从线下布局至线上,正式入局在线教育。

值得关注后的是,金吉列大学长平台推出了在线教育电商模式。

对于为何采取电商模式?朱燕民向记者解释,“公司做教育,学生们的基本诉求是希望与更优秀的老师面对面交流,所以金吉列的展示方式是让老师直接面对面与学生交流;金吉列希望达到一种平衡,老师能够通过平台传授自己的知识,体现自己的价值,学生通过平台能够得到需要的知识, 对于平台来讲,能够通过两端的融合,达到财务的平衡,赚取合理的利润。”

此外,金吉列更是走向了热门的K12领域,在金吉列大学长平台新增语言培训及 K12 业务板块。

对此,朱燕民回应,K12的服务对象很多是有留学需求的,K12学生可以看成是留学业务的延伸,K12学生未来会面对两种选择,一种是在国内读书,一种是到国外读书,因此K12 群体中,有一部分与留学群体重叠的。“K12面向的客户群要比留学大很多,K12面临的学生对象从一年级到十二年级,如果以高考学生数来看,2020年高考报名人数超过1000万,粗略计算,12个年级则是1.2亿的市场,远高于留学学生群体。”朱燕民解释。

责任编辑:黄兴利 主编:寒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