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调查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要闻 地产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张松:创业板应尽早进行分级管理,绩差公司不享受20%涨跌幅

麻晓超 陈锋 2020-9-30 14:54:21

本报记者 麻晓超 陈锋 北京报道

2020年是中国资本市场成立30周年,创业板注册制改革如期而至,改革后股票日涨跌幅限制由10%放宽至20%。刚刚过去的一个月,创业板的涨跌幅调整令深沪主板及中小板的交易量受到巨大影响,外界关注的创业板“虹吸效应”给市场带来冲击和思考。

9月27日, 由《华夏时报》主办的“局部20%涨跌幅对全市场的影响、改革建议及投资策略应对”投资沙龙召开,券商、基金、投资者代表,以及专家学者,从多角度、全方位进行交流,剖析市场影响,展望发展趋势,提出应对策略,为制度改革建言献策。

中方信富董事长张松在发言时从散户投资者的差异化谈起:“我们咨询公司面向的大部分都是散户客户,实际上散户投资者现在的分化程度也是比较高的。有一部分成熟的散户,他们相当于机构的投资水平,他们会利用改革措施去赚取红利,这部分人是非常聪明的。但还有一部分散户没有学习能力,非常盲目地去做投资。也就是说,这个市场当中什么是热点,他们就追什么,什么炒得快他们追什么,实际上他们是制度改革的牺牲品。”

对于咨询公司来讲,现在如何帮助散户适应创业板的改革变化?张松称,“最近一段时间大家都知道高瓴资本的张磊写了一本书叫《价值》,我们很快把这本书翻译过来,告诉我们的散户客户”,不要再坚持原来的投机模式,市场已经开始向长期的价值投资转变。

“你如果不作为一个成熟的价值投资者,这个市场早晚要抛弃你的。所以我们整个第三季度的策略就是请散户客户抛弃掉一些估值较高的股票,还要抛弃没有价值的垃圾股,如果能抛弃这两类股票,投资者在市场震荡中也不会成为失败者。”张松说道。

在她看来,任何的改革都会引起市场震荡,中国股市交易制度改革是为了适应全球化的发展。创业板在中国资本市场永远是被实验的市场,所有民营高科技都在创业板当中有所体现。“当年去杠杆,让创业板的估值大幅回落,这个创伤非常大。创业板大部分都是民营高科技的企业,当初大家带着梦想在市场上做融资,但没想到3年去杠杆,很多创业板的公司退出了市场。国家的科创基金去创业板当中接盘,现在创业板民营的程度已经不是特别高了。”

张松认为,这次创业板试行注册制和涨跌幅放开,是想让这个市场快速国际化。“3年去杠杆之后不想让这个市场继续跌下去,想让它好起来。但是它跟上海的科创板完全不是一个基因。”

科创板是一个创新的市场,它有政策保护。“就像一个孩子,他刚生出来,如果你保护他,他摔倒的次数就少,如果不保护他,他可能无数次摔倒。科创板没有政策的呵护,不会这么快速成长起来。所以说它的注册制落地是在保护下慢慢成长起来的。”

因此,与科创板不同,“创业板推出注册制,在没有相应保护的情况下,它肯定要形成分化”。张松认为,那些有价值的股票在创业板会茁壮成长,但是没有价值也没有资金供给的股票,肯定要拖累创业板的估值。所以创业板要不要像呵护科创板那样去保护?现在看来不可能。

那么在没有政策保护的情况下,怎么能让创业板健康成长?张松表示,目前的涨跌幅交易制度应该做一个市场评级,而不是马上就一体化、一致化。

做一个什么样的评级?“就是说,没有业绩的公司不享受20%的涨跌幅,这样的话就可以控制这些垃圾概念股在市场上兴风作浪,也控制这些热钱、投机性的资金在市场上利用这些垃圾股炒作。没有资格参与新交易制度改革的话,这类股票原来怎么样,现在还怎么样,这样就不会引起散户的过度跟风。而对于有价值的股票给它价值评级,有了价值评级之后就可以享受改革红利,这样我认为会让好的企业越来越去接受市场直接融资,被社会资金、机构资金的共同推崇;对于不好的上市公司,限制涨跌幅。这个就像房地产一样,当房地产出现较大泡沫的时候,我们开始分层次管理。”张松说道。

张松表示,尽早对创业板做分级交易制度的管理,可能是控制创业板目前市场风险最佳途径。“等市场成熟之后,A股再形成一体化,现在考虑全市场都实行20%涨跌幅,我觉得为时尚早。”

编辑:严晖 主编:夏申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