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调查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要闻 地产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合肥人才新政加码:购房补助最高60万,长三角人才争夺战持续升级

李贝贝 2020-10-4 12:01:51

本报记者 李贝贝 上海报道

9月29日,合肥发布人才新政,针对重点产业及高层次人才的稳岗安居等问题,通过提供人才免费租房、补贴购房以及发放岗位补贴、柔性引才奖补等措施吸引人才扎根合肥。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强调,新政显示出合肥对人才愈发重视的态度,但吸引人才不是要直接去扶持房地产,目的还是在于希望导入更多优质人才、更好地促进城市发展。

合肥再发人才新政

9月29日早间,合肥市《关于进一步吸引优秀人才支持重点产业发展的若干政策(试行)》(以下简称“《政策》”》发布,在围绕稳岗安居等方面,合肥市将提供人才免费租房、补贴购房以及发放岗位补贴、柔性引才奖补等措施。

据悉,《政策》针对重点产业、重点人群,通过提供人才免费租房、补贴购房以及发放岗位补贴、柔性引才奖补等措施,让来合肥各类人才边安居、边就业,促进重点产业高质量发展。此次新政将于10月1日起施行,试行至2022年12月31日。

政策细则显示,所谓“重点产业”,包括集成电路、新型显示、人工智能、新能源汽车暨智能网联汽车、软件等;而重点产业企业名录库则由相关产业主管部门分别建立。根据《合肥市高层次人才分类认定办法》和《合肥市高层次人才分类目录》,对高层次人才进行划分。

《政策》宣布,对于重点产业企业引进的高层次人才,合肥市加大人才安居保障力度。规定如在合肥无自有住房,可根据人才的层次、按照不同的居住面积免费租住人才公寓3年;自行租住的,3年内可分别按每年3.6-6万元的标准发放住房租赁补贴,不受落户条件限制;新来合肥市重点产业企业工作的博士、硕士和全日制本科毕业生,在合肥无自有住房的,同样可按照不同标准免费租住国有租赁公司房源3年;自行租住的,3年内享受每年3.6-1.5万元的房租赁补贴,且不受落户条件限制。

最为引入瞩目的是,为适应人才刚性住房需求,《政策》提出允许合肥重点产业企业人才在市区范围内购买首套自住住房。且在合肥首次购买自住住房的重点产业企业的高层次人才,可根据人才的层次,对应享受60万元、40万元、20万元、10万元标准的购房补贴,住房公积金贷款申请额度可适当放宽。

此外,围绕企业稳岗引才,合肥市还出台专项支持政策,加大稳岗力度,引导人才稳定就业,支持柔性引才,促进企业技术合作等。例如,对重点产业企业通过项目合作从市外柔性引进的非本单位研发人员,符合条件的按实付工薪的30%给予企业引才补贴,单个项目(人才)补贴不超过50万元。

人才新政对楼市影响有限

“较以往的人才租住补贴政策,这次的若干政策对重点产业人才提高了补贴标准,取消了落户限制,降低了享受政策的门槛。”合肥市人社局副局长陶成表示。

在此次新政之前,合肥市针对博士、35岁以下的硕士、35岁以下毕业3年内的全日制本科和大专、高等职业院校毕业生进行租房补贴,且补贴标准分别为三年内每人每年2万、1.5万、0.6万。而此次新政主要针对重点企业的高层次人才,虽然覆盖人才的范围较小,但没有年龄限制,且住房租赁的补贴标准也提高至3.6万元-1.5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合肥发布人才新政前数日,上海、温州相继放宽人才落户限制,或是给予了更为优惠的就业条件。

例如,受超大城市人口容量上限限制,上海近年来严格限制了常住人口的增加,长期以来落户难度一直较高。但9月23日,上海宣布在沪“世界一流大学建设高校”包括上海交通大学、复旦大学、同济大学、华东师范大学的高校毕业生可直接落户。

9月24日,温州市政府在浙江大学召开高校毕业生招引“510计划”新闻发布会,并与省内市外42所高校建立人才工作联络站。今年9月至明年9月30日期间,温州将为来温州就业大学生提供实习、就业、住房、社保、路费等补贴实惠。其中,毕业5年以内的高校毕业生首次来温州企业就业并依法缴纳社会保险费的博士研究生、硕士研究生、本科生、专科生能分别领到总额7.2万元-1.08万元的就业补贴。

《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事实上,此次确立实施的《政策》于9月25日下午在合肥市委常委会议上通过,与上海、温州仅有1、2天的时间差。彼时,会议强调要大力实施人才强市战略,特别要千方百计为全市战新产业发展提供人才支撑,为相关人才租房、购房提供“真金白银”支持,并以此带动更多高校毕业生来肥就业创业。

基于此,对于此次合肥针对重点企业高层次人才的大力补贴,上海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卢文曦告诉《华夏时报》记者,长三角区域的重点城市中,苏州、杭州等的人才落户条件已经非常优厚,上海近期也对高端人才放宽了落户,“合肥肯定也是能够感到压力的”。卢文曦认为,城市的最终比拼的还是人口红利:“哪个地方人多、能够把这个人留住留下来,未来城市的发展就有希望……同为长三角重点城市,合肥必须加快抢人力度。” 卢文曦说。

“从合肥的历来的政策来看,主要是跟随核心一二线城市,极少主动率先出台新政策。”同策研究院分析师丁垚向《华夏时报》记者指出,此次人才新政也是在上海等华东核心城市发布新政之后,避免城市在人才吸引力方面太过被动。

尽管发布人才政策的目的并非为了卖房,但一般来说,相对宽松的人才落户政策,对楼市也会产生一定的刺激作用。易居企业集团CEO丁祖昱就认为:“从房地产方面来看,常住人口的增长以及持续的人口流入,将对楼市未来的成交产生一定的增益作用。”

卢文曦也表示,合肥对于人才的标准相对上海要低一些,本身会有一部分的虹吸效应在里边。作为近年发展较快的二线城市,合肥对人才还是具有一定吸引力的,此次发布的人才新政尽管针对重点企业的重点人才,但相应地也会对楼市产生一定的刺激作用,“不排除金九银十走一波” ,卢文曦说。

“新政显示出合肥对人才愈发重视的态度,但吸引人才不是要直接去扶持房地产。”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强调,客观上来说,对于引入的人才放松购房政策、租房方面给予更多的鼓励和补贴,都有助于降低人才进入的成本,具有非常好的意义,能够形成较好发展态势,对于市场也可能起到提振交易量的作用。严跃进直言,包括合肥在内多个城市所发布的抢人政策,客观的确会对楼市起到一定的支撑作用,但需要防范虚假的投资投机需求进入,比如限制部分人才购房以后抛售房产等。

丁垚也认为:“新政对楼市的影响有限。一方面,前期合肥限购政策本身影响就很小,另一方面,合肥目前相比杭州,苏州,南京等,吸引力尚不具优势。”

责任编辑:张蓓 主编:张豫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