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调查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要闻 地产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浙江亚太药业大股东“卖股还债”首次拉响警报:实控权可能发生变化

徐超 2020-10-9 22:54:31

本报记者 徐超 杭州报道

10月8日晚间,浙江亚太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亚太药业”,002370)又一次发布“关于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一致行动人所持公司部分股份将被司法拍卖的提示性公告”。亚太药业的大股东浙江亚太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亚太集团”)因无法归还银行借款,被银行起诉并经法院判决后,亚太集团、亚太集团的全资子公司亚太房地产、上市公司实控人夫妇等几方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将被拍卖后用于归还银行借款。

根据披露的公告,这已经不是亚太药业的大股东、实控方第一次“卖股还债”,但此次拍卖公告却首次披露出一个重大信息:“拍卖可能导致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发生变化”。之前多次的拍卖提示性公告,亚太药业都是披露“不会导致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发生变更”。

“大股东的资金危机,和上市公司对于收购的‘利润奶牛’子公司上海新高峰管理失控有关系。”医药行业观察人士、医药专业媒体药闻社主编张亮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其关注亚太药业多年,5年前亚太药业定增13亿收购上海新高峰,在去年子公司失控上市公司业绩出现亏损后,大股东就出现流动性危机,对实控人陈尧根家族来说,将失去上市公司控制权是一大难关。

对此,本报记者也向亚太药业发去采访邮件,至发稿时止未获得回应。

“卖股还债”涉及多家银行

10月8日晚间发布的拍卖公告,是今年8月份以来最新的股份拍卖提示性公告。拍卖的上市公司股份共10笔,总计6600万股,占上市公司总股本比例12.30%,股份持有方分别是亚太集团、亚太房地产、实控人陈尧根和钟婉珍夫妇。

图片1.jpg

此次拍卖,共涉及到两家银行。亚太集团、亚太房地产、陈尧根钟婉珍夫妇因与中国民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绍兴分行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一案,浙江省绍兴市越城区法院将于2020年10月29日10时至2020年10月30日10时止在浙江绍兴越城区法院淘宝网司法拍卖网络平台上进行公开拍卖活动。

另一场股份拍卖是和宁波银行绍兴分行的金融借款合同纠纷。绍兴越城区法院将于2020年10月31日10时至2020年11 月1日10时止淘宝法拍平台进行拍卖。

裁判文书网挂出了宁波银行起诉的判决书。其中一份编号(2019)浙0602民初11755号的判决书披露,2019年3月25日、26日,亚太集团向宁波银行分别申请流动资金贷款4000万和500万,贷款用途为短期流动资金贷款。亚太房地产、实控人陈尧根钟婉珍夫妇为亚太集团的借款提供连带责任担保,亚太集团也和宁波银行签订了(限售)流通股票质押补充协议。

亚太集团这两笔短期借款的总质押股份数是3900万股,但2019年12月17日亚太药业的股价跌到6.94元/股,宁波银行认为已到授信安全度以下,因此要亚太集团和连带担保的亚太房地产、实控人陈尧根钟婉珍夫妇立即还款。亚太方面坦承“有一定的困难,希望原告能适当给予缓冲还款时间。”于是法院判决四被告还款,实控人陈尧根质押的股份拍卖变现偿还银行。

其他几份宁波银行起诉的判决书,也是判决各担保方拍卖质押的股份还款。

除了公告披露的民生银行、宁波银行的案子外,裁判文书网的判决书还显示,亚太集团2018年下旬以来向浙商银行、北京银行、兴业银行等有综合借款和短期流动借款,亚太房地产、陈尧根钟婉珍夫妇均是担保方,最终亚太集团也都没有按时还款,亚太房地产的不动产也被判决拍卖还款。

公告披露,亚太集团、亚太房地产、陈尧根夫妇合计持有上市公司36.72%的股份,全部被质押、冻结。

失控子公司拖累大股东?

10月8日晚的另一则公告披露了另外一件事。亚太药业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2019年12月31日被证监会立案调查。最新公告称,公司尚未收到就上述立案调查事项的结论性意见或相关进展文件。但公告提到,如“违法行为属于《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重大违法强制退市实施办法》规定的重大违法强制退市情形的,公司股票交易将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上市公司高管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一般立案调查,多是涉及财务造假,年报、半年报虚假陈述,或者是未披露上市公司对外担保的情况。对方表示,因为证监会尚没有出结论,因此外界不适合妄自评论,但感觉问题“不会小”。

《华夏时报》记者注意到,亚太集团和银行间的金融借款,主要发生在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纠纷多出现在2019年底。这个和亚太药业披露子公司失控的“自爆”时间点吻合。

2015年10月,亚太药业定增13.25亿用于股权收购,实控人夫妇以及上市公司的副董事长及总经理、董事及副总经理认购超过8亿。同年12月,亚太药业以现金支付方式作价9.2亿元收购上海新高峰生物医药有限公司(下称“新高峰”)100%股权,并形成6.7亿元商誉。

新高峰进入亚太药业之后,成为业绩连年不佳的上市公司的“利润奶牛”。数据显示,2016-2018年,新高峰分别实现净利润1.08亿元、1.45亿元、1.46亿元,在亚太药业当年净利润中占比分别为91.61%、74.91%、73.38%。即便2018年亚太药业业绩增速下滑,新高峰业绩也出现后劲不足,但2018年报显示,新高峰是亚太药业唯一盈利的参股、控股子公司。

但新高峰业绩承诺一结束,亚太药业就是状况百出,2019年三季报披露,公司全年净利润预计亏损6.5亿元至7.5亿元,原因是上海新高峰业绩大幅下降,将进行减值测试,2019年度拟计提商誉减值损失不超过6.7亿元。12月24日更是公告称上市公司管控工作受阻,新高峰无法正常运营,已在事实上对新高峰及其子公司失去控制。

“收购新高峰的时候太自信了,陈尧根家族认购了不少,当时肯定也是加了杠杆的。”张亮说,新高峰的暴雷导致二级市场股价大跌,前边高位质押的股票由于跌破平仓线需要不断追加补仓资金,大股东必然要追加抵押物,流动性出现问题,且短期无法把债务降下来。

2020半年报披露,亚太药业的业绩继续低迷,营收2.58亿,同比降55.01%;扣非净利亏损5700余万,同比降281.79%。营收大降,是没有把新高峰再并入上市公司报表。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公培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