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调查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要闻 地产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大山里的卫生巾援助:公益让青春不再羞涩

文梅 杨德泽 2020-10-10 21:20:14

本报记者 文梅 见习记者 杨德泽 北京报道

一条卫生巾要多少钱?这个问题的答案本是一个脱口而出的常识,然而对于那些还在大山里每天为生存而奋斗的女孩来说,就不那么简单了。

近期关于“散装卫生巾”的话题受到了公众的极大关注,不少人质疑:这么便宜的三无产品也敢用?用在私处的东西也敢乱买?

随着该事件的不断发酵,一条卫生巾的价格从几毛到几块都开始浮出水面,甚至有人连几毛钱的“散装货”也用不起,随之而来的还有对于基金会、公益机构的质疑。然而,“在热度降下来之后,那些山区的女孩们依旧过着没有卫生巾的生活,要想解决这件事,还是要需要一些实实在在的事情来改变。”中国社会福福利基金会爱小丫基金秘书长张茹玮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当双脚踏在那片土地上,就会发现事情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山区孩子所要面对的问题也远比卫生巾援助更为复杂。

卫生巾对她们而言也是奢侈品

电话接通了。

小林(化名)的妹妹便是有着上述困难的一名女孩。

“妈妈……”“滴……滴……滴……”

小林刚张口叫了一声“妈妈”,对方就挂断了电话。放下电话的小林显得有些失落,讷讷地站在年迈的奶奶旁边,那是他唯一可以依靠的亲人了。这已经是小林不知道多少次给自己的亲生母亲打电话了,但大多数时候他只能得到这样急促的“滴滴”声回应。

小林的母亲不是本地人,在小林的父亲进监狱服刑之后就改嫁他人。走进层峦叠嶂的大凉山,你经常会看到这样的情景,一个较大的孩子背着自己的弟弟或者妹妹在山路上艰难地行走着,小林和妹妹就是在这大山中行走的其中一对兄妹。如今,小林只有和妹妹、奶奶三口人相依为命。

家里的房子是父亲留下来的,有些破旧,有些脏乱。祖孙三人就这样挤在这件破旧的小屋子里,穿过的衣服就像一堆破布片一样堆在床上。每天早上小林要带着妹妹走很远的山路去上学,回到家还要帮奶奶做饭。

妹妹今年已经到了初潮的年纪,可是对于一个从来没有走出过大山的小男孩和80岁的年迈老人来说,科学的生理卫生措施简直比登天还难。在他们居住的房子里,妹妹的衣服和大家的杂乱地放在一起,也没有单独清洗内衣的习惯。为了不弄脏衣服,奶奶就把穿过的旧衣服剪成布条代替卫生巾给妹妹用。等月经过后,妹妹悄悄把布条清洗一下然后放在房间里阴干下次接着用,对于这样的小女孩来说,不要说正规品牌的卫生巾,散装卫生巾已经是一种奢侈。

这是张茹玮告诉《华夏时报》记者的一个案例。她还提到,在四川的大凉山中,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这些山区的孩子得不到正规的性教育,也没有基本的生理卫生常识。每次来月经都以为自己生病了,“最重要的还是性观念的问题,他们的父母对于孩子生理卫生问题是不重视的,每个月还要花那么多钱。”并且他们父母认为,女孩比男孩要“麻烦”一些,而且长大之后也是要嫁到别人家去的。

公益助力山区儿童生理卫生健康

张茹玮关注到山区女孩性教育完全是一次偶然的原因,她告诉记者:“之前我也做公益,只不过是普通的贫困地区援助。”有一次,给山区小朋友送去书包铅笔等一些日常用具的时候,一个小女孩拉着她的衣角说:“姐姐,我不想要书包,可以给我一包卫生巾吗?”这件事成为她做爱小丫基金的原动力。

在见到张茹玮本人之前,网络上已经有很多关于关爱山区女童、月经贫困、基金会的质疑等问题的讨论帖,在她本人微博上贴满了山区援助的照片。

在做爱小丫之前张茹玮在互联网企业工作,有着非常可观的收入,但对于张茹玮来说,公益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是冥冥之中不得不去做的。她学社会工作的,对这些很熟悉,然后又是商业公司出身,对于管理、公益都有自己的心得。她说,做公益是需要持续地投入的,她希望像管理一家商业公司一样管理公益事业。“真正进入到一线做公益和想象中是非常不一样的,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困难,任何不是问题的问题到了那个状态下都有可能是问题。”

几乎每年张茹玮都会去山区看望小姑娘们,给她们带去志愿者设计的“小丫包”,也是他们援助山区小姑娘们的主要有形物资,里面包含了两套内衣、发圈、发箍、洗衣液以及放置这些物品的防潮包和一本关于生理卫生的漫画册。“小丫包”分为姐姐包和妹妹包,“姐姐包”里除了上述物品之外,还有两包卫生巾,是小姑娘们大约一个月的用量。在看望小姑娘期间,他们还会针对当地具体情况,开展一些生理卫生的课程。截止目前,爱小丫基金资助地区已经覆盖了重庆、四川、甘肃、临夏、云南、河南等六个省市,共计94所中小学。张茹玮告诉记者:“其实我们也知道这些物资援助是远远不够的,但是至少可以帮她们解决一段时间的问题。”

爱小丫的计划是每年向贫困女童发放一次“小丫包”,连续发放三年,同时坚持回访获取反馈,并在女童中开展生理健康的知识普及。基金会希望,通过三年时间来培养女孩们的卫生习惯。同时还会有一对一的助学计划,女孩们长大之后如果有能力考入大学,爱小丫基金将会持续资助她们读书。

在“散装卫生巾”的话题火了之后,基金工作组原本要年底才能完成的1000万募款目标,提前在八月份就已经完成了,这件事的“出圈”,给张茹玮这样的公益组织带来了机会。华夏时报记者问她:“那你高兴吗?”她的答案中包含着一丝隐忧:“对于山区儿童的关爱,这不是靠捐钱捐物就可以解决,而是观念的改变。这些问题也不是仅仅凭借捐助卫生巾就能够解决的,而是要有一个快乐成长的童年,给她们健康的生理卫生和性教育,等她们长大之后才能真正实现卫生巾自由。”

责任编辑:方凤娇 主编:文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