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调查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要闻 地产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北汽德奔外资方突然离席 北汽自主品牌独立前行

王瑞斌 2020-10-16 11:53:42

本报记者 王瑞斌 北京报道

合作五年,北汽德奔外资方的突然离席,引发外界对北汽集团和戴姆勒之间的关系以及北汽自主发展强烈关注。

近日,有消息爆出奔驰技术集团已经退出北汽德奔,这引起的直接的影响便是,北汽将无法继续获得奔驰技术“输出”。

根据天眼查的查询结果,目前北汽德奔的企业性质已经发生变化,不再是中外合资企业,奔驰技术集团方面的人员已退出了管理层。

北汽德奔是谁

北汽德奔成立于2015年,是北汽集团牵头戴姆勒所成立的一家以中方为主的技术公司。这家公司总投资2500万美元,其中北京汽车占股51%,MBTECH(奔驰技术集团)占股49%。值得一提的是,这家公司成立的时间正值北汽自主迅速崛起的阶段。

北汽德奔被北汽寄予厚望,北汽希望北汽德奔的成立,可以通过合作学习奔驰在造车技术上的先进经验,以弥补自己在造车上的技术不足。然而,很难评价北汽德奔给北汽自主带来实质性的帮助。

在2016-2018年三年间,北汽绅宝的销量分别为,22.5万辆,10.5万辆,2万辆。随后在2019年北汽绅宝与北汽新能源正式合并为BEIJING品牌,北汽威旺与北汽昌河也走上了重组的路。之后,北汽集团宣布,将逐渐放弃燃油车市场,并在2025年前停售燃油车。

外界认为,通过收购萨博以及背靠奔驰,北汽自主的研发底子并不薄弱。但具体到产品层面,北汽自主的产品在同级当中优势并不明显。甚至,最新款的北京BJ40采用的是长城汽车的变速箱。

公开资料显示,奔驰对北汽自主的技术支持案例不少,这些车型都体现在高端车型上。如BJ80,运用了奔驰G级的部分技术。而BJ90在三大件上更是直接引用了奔驰的3.0T、4.0T发动机。另外北汽旗下的另外一款汽车BEIJING X7,也是直接采用了奔驰上一代E级车V212平台以及前后车桥技术,至于其他方面也在少数。

实际上,纵观中外技术合作,合作方式、合作深度不同,产生的效果也不一样。吉利汽车与沃尔沃之间的合作,在共同成立领克品牌后,双方迅速开发出了CMA架构。这种效果是自主品牌中少有的成功典范。反观多数自主品牌,更多的似乎还停留在“拿来主义”,即对方只提供现成的发动机与变速箱等总成,完成中外杂糅的CKD组装,对自主品牌的品牌和技术提升似益处不大。

对北汽自主影响几何

需要说明的是,奔驰技术中心的退出并不是什么新闻。据天眼查上的记录显示,2020年5月13日,MBtech集团有限公司(戴姆勒子公司)和两个股份公司就已经从北京北汽德奔汽车技术中心有限公司的股东中退出,变更后,北汽德奔由北京汽车股份有限公司独资控股。

公开资料显示,MBtech这家成立于1995年的德国公司,还归属于戴姆勒集团。但仔细了解其背后的股权结构不难发现,MBtech集团早在几年前就已经“改为他姓”了。

2011年,戴姆勒将其在MBtech集团中65%的股份出售给了法国公司AKKA Technologies,仅保留了35%的股份。而到2018年8月,戴姆勒又将剩余的35%股份全部出售给了AKKA Technologies。也就是说,到2018年8月30日,戴姆勒就已经与MBtech集团没有关系了。

这意味着,多年前戴姆勒已经退出,如今AKKA也退出了北汽德奔。

此外,戴姆勒集团旗下的奔驰,其产品优势更多的体现在燃油车上。目前北汽集团旗下的自主品牌正逐步转向新能源产品。对于新能源,奔驰目前也处于发展阶段。如此,北汽德奔之于北汽自主的意义也没有那么重要了。

奔驰技术中心的离席导致北汽德奔与北汽研究院的职能部分重合,甚至“基本没什么差别“,”此前德奔中心更多的是北汽与德国联系的一个窗口,之前一起驻外工作的,也有研究院的工程师。”有知情人士透露,自去年起,北汽就已经将德奔技术中心的人员调回了研究院,目前德奔内部仅剩余十几个人。

绕不开的股比话题

2018年政策放开了汽车合资公司股比限制,宝马、大众先后宣布将自己在华晨宝马和江淮大众中的持股比例升至75%。

与华晨和江淮不同,北汽的表现似乎更强势些。北汽甚至通过控股子公司在2019年购买戴姆勒5%股份,并一直尝试继续增持,大有超过吉利成为戴姆勒第一大股东的势头。

事实上,关于戴姆勒力图提高股比的说法一直在流传。有不具名的人士透露,

戴姆勒准备重新启动关于增持北京奔驰股权的谈判,计划将在北京奔驰的股比从49%提高到65%,消息未得到官方的证实。

今年8月,北汽新董事长姜德义履职。“新领导正在熟悉业务”,对于戴姆勒短期内对北京奔驰的增持时间和股比等问题开始变得模糊起来。

10月6日,梅赛德斯-奔驰发布全新战略路线,其中重要的一点是“新战略旨在减少非核心活动的开展,以聚焦在关键领域的优势¬——基于专属平台打造的电动车型及自有的汽车软件;将削减结构性成本,实现可观且持续的盈利。”

根据戴姆勒发布的2020年二季度财报显示,最终损益为亏损20.01亿欧元(上年同期亏损13亿欧元)。

显然,提高北京奔驰股比,对戴姆勒集团财报有着积极影响。只是,奔驰目前所面临的挑战并非简单提升股比一条路。如加速电动化转型,提高本土化发展,持续推出更加符合中国市场的产品,都是戴姆勒在全球乃至中国市场全力推进的积极措施。

编辑:于建平  主编:赵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