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调查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要闻 地产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绝对控股高鑫零售 阿里“旧城改造”加剧线下话语权之争

卢晓 2020-10-20 21:17:28

本报记者 卢晓 北京报道

传统商超这片待改造的“旧城”吸引阿里巴巴再度投入重金。

在已经持有高鑫零售(6808.HK) 36.16%股份约三年后,10月19日晚间,阿里宣布通过再投入约280亿港元( 36亿美元),其连同关联方已经合计持有高鑫零售约72%的经济权益,阿里巴巴同时将高鑫零售并表。

持续加码对高鑫零售的话语权背后,传统商超是阿里巴巴新零售战略的重要战场。但“旧城改造”也是诸多互联网企业在B端市场的大生意。资本联合下,线上线下捆绑卖货的这片市场诸侯割据,日益分庭抗礼。

“拖累”报表也要增持

阿里是通过收购高鑫零售大股东的方式,来实现控股高鑫零售。

公告显示,阿里透过其子公司淘宝中国控股有限公司已向Auchan Retail International S.A.及其附属公司收购吉鑫控股有限公司合共70.94%股权。吉鑫控股有限公司此前持有高鑫零售51%的股权。这意味着阿里此次付出280亿港元获得了高鑫零售约36%的股权。

对比高鑫零售目前在二级市场的价格,这个价格可谓划算。

10月19日,高鑫零售股价收于9.45港元,以总股本95.4亿股计算,高鑫零售36%的股权的价值约为326亿港元。10月20日,截至《华夏时报》记者发稿,高鑫零售股价为9.11港元。以此粗略计算,高鑫零售36%股权的价值也约为314亿港元。需要提及的是,在阿里宣布欲增持高鑫零售后,高鑫零售股价在10月19日早间曾一度飙涨至10.18港元,涨28.37%。

不过纵向来看,高鑫零售的价格已经增长。

相对2017年11月,阿里巴巴以224亿港元获得了高鑫零售36.16%的股份。阿里巴巴现在获得同等规模的股份多花了56亿港元。

需要提及的是,从财务角度来看,将高鑫零售纳入自己的报表,会扩大阿里巴巴的体量,但也会让自己的增长速度放缓。

对比两家公司财报,高鑫零售今年上半年531.7亿元的收入,同比增长5.1%。当期经营利润则同比增长11%。同样这两项财务指标,阿里巴巴在今年二季度的同比增速分别为34%和42%。

“旧城改造”主战场

但72%并不是阿里巴巴持有高鑫零售的最终数字。

公告显示,按照相关规定,在完成对吉鑫控股的股份购买后,淘宝中国须按每股8.1港元的要约价,以现金全面收购其他股东持有的高鑫零售股份,并为之最多付出约170亿港元(约22亿美元)。

在阿里持续投入数百亿港元加码高鑫零售背后,高鑫零售是阿里“旧城改造”的主战场。

10月19日,阿里巴巴方面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与高鑫零售合作最初的设想,今天全都变成了现实”。阿里巴巴提供的数据显示,高鑫零售旗下大润发和欧尚超市484家门店已经全面实现在线化,并接入饿了么、淘鲜达和天猫超市共享库存业务。此外,所有门店都提供门店5公里范围内1小时达配送,其中180家门店支持20公里范围内半日达服务。

有业内人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目前阿里内部,大润发和猫超、饿了么、淘鲜达等业务都已经实现了供应链统一,但跟盒马还是两条线。他表示,盒马还是走精品化路线,有自己的供应链。商超则有地域性的差别,覆盖更广泛的终端用户。

在共享供应链外,对传统商超的“旧城改造”也成为阿里的重要收入来源之一。阿里今年8月发布的二季度财报显示,今年第二季度,阿里巴巴为高鑫零售赋能所贡献的收入占其总收入约15%。

易观分析流通行业资深分析师赵悦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目前网购零售额仅约占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25%,这意味着在线上增长相对乏力的同时,线下市场还有很大的空间去拓展。她认为控股高鑫零售后,阿里在高鑫零售内部的改造协同以及资源调配上会更具有话语权。

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在线零售部主任、高级分析师莫岱青也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阿里再加码高鑫零售,可见它的新零售业态进入“加速期”,双方在商超数字化方面将进一步加深和融合。

线下商超战

高鑫零售是阿里“旧城改造”的标杆,但不是唯一。用试验田来形容高鑫零售对阿里的定位,或许更为贴切。

阿里方面告诉《华夏时报》记者,阿里巴巴和高鑫零售在商超卖场新零售上的数字化经验,已经开放给三江购物、新华都、中百、卜蜂莲花、绿地优选等线下50余家商超。

事实上,阿里此前也已投资了三江购物、新华都等线下商超。但阿里想要将这份经验继续扩大,也并不容易。这并不是差不差钱的事情,而是头部的传统商超早已站队。赵悦表示,目前头部商超都已经陆续“站队”,只有区域性相对较小的商超可能还一些有机会,

事实上,不仅仅是阿里,资本已经成为线上线下联合“卖货”的最通行合作模式。

与阿里交叉持股的苏宁易购此前以48亿元收购了家乐福中国80%的股权。沃尔玛则在2017年就增持京东A类股至12.1%,成为京东第三大股东。而截至今年6月末,京东还合计持有永辉超市约11.8%的股份,位列其第三大股东。与上述合作模式不一样的还有,今年4月物美在完成收购麦德龙中国80%的股份后,与物美相关的多点成为麦德龙中国的技术合作伙伴。

上述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深度持股之所以成为主流合作模式,主要在于单纯的数字化改造在传统商超内部很难推进,不仅仅是一些旧有的系统要进行对接改造,还需打破传统的利益格局,“如果不是控股那么多,要不要抛弃曾经有的东西,是一个博弈。”

而伴随不同阵营日渐成型,电商与超市捆绑的数字化竞争在日益加剧。

莫岱青对《华夏时报》记者分析称,各方目前的主要竞争战场在与消费者生活密切相关并且复购率高的生鲜领域,“2020年的疫情给了生鲜电商机会,但生鲜电商在及时配送、质量保证、后端供给等方面的压力加大,同时也暴露出前后端协同的不足,将促使电商在商品、供货渠道、配送、服务等环节更加完善,以提高效率”。她同时表示,“目前的格局我认为是各自为阵,相互较量”。

责任编辑:黄兴利 主编:寒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