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调查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要闻 地产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线下教育优胜“暴雷”:母公司去年净利约五千万,1亿资金能否救场

于玉金 2020-10-21 14:10:32

(优胜北京公益西桥校区 于玉金摄影)

本报记者 于玉金 北京报道

过去数天,关于优胜教育“跑路”的消息满天飞,尽管优胜教育官微早在10月17日发布官方声明表示,“优胜教育没有破产”,创始人陈昊也对外发声“绝不跑路”,但面对优胜教育全国1亿元的资金缺口,家长们的焦虑并不能缓解。

10月20日下午2点,经过已辞职班主任老师提醒,后知后觉的李女士从广渠门赶来优胜教育总部了解退费相关情况,只是她并未找到老师通知的可以登记信息的地方。而在前一天,优胜教育总部聚集了要求退费的数百位家长。目前,优胜教育总部所在地光华路SOHO一期7层已经人去楼空,仅剩5名保安负责蹲点,在楼下,一波波家长围在警察旁边询问情况。

优胜总部.jpg

优胜总部2.jpg

(优胜光华路总部已人去楼空)

疫情后,诸多线下教育机构被迫停课后,因资金链断裂就此倒下,全国布局的老牌教育机构优胜教育是否能走出泥潭尚未可知。

扩张后遭遇疫情冲击

“去年8月充值了6.8万元的一对一课程,每周上三次课,一节课500元,一周就要消费4500元,上课没多久,由于疫情就中断了课程,在去年8月充值前还有部分课时没有消化,目前大概还有5万多的课程,听到‘疑似跑路’的信息整个人都懵了。”李女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李女士还表示,“目前优胜的查询平台已经关闭,连班主任老师也看不了消课情况,从广渠门校区赶来总部以为会有个说法,究竟是开始运行上课,还是退费,但除了警察安抚并没有任何解决方案。”

与李女士一样,从北京各个校区赶来的家长都无功而返。《华夏时报》记者从家长们创建的微信群中看到,家长们被拖欠1万-10万的课程不一而足。

优胜 丰台1.jpg

优胜 丰台2.jpg

(优胜丰台某校区大门紧闭)

优胜教育的问题已经开始在全国出现,除北京外,上海、天津、成都、哈尔滨多地均出现家长投诉优胜教育关店后退费无门的问题。

今年疫情以来,兄弟连、明兮大语文等诸多线下机构因资金链问题而倒下,但优胜教育走到如今地步则是早已埋下祸根。

优胜教育一位前校长王玉(化名)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疫情不是根本问题,优胜教育之前确实出现了问题,疫情只是一个催化器,在疫情后线下课程恢复就暴露了出来。“优胜教育有一些教育理念是很好的,但是公司扩张太快,通过加盟模式大干快上,步子迈得不稳,总体都是更侧重营销,这可能也是导致此次问题出现的根源。”王玉表示。

天眼查显示,优胜教育(北京优胜辉煌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04年,是一家综合性教育培训企业,旗下涵盖针对6-18岁人群的个性化教育培训项目“优胜1对1”、素质教育培训项目“优胜派”以及家庭教育培训项目“优胜家”等。公开数据显示,目前,在全国400多个城市开设1200余家直营校区,计划在未来1-2年内开设2000家学习中心,成为一对一个性化教育全国连锁机构品牌。

“一家公司应该重视教学,虽然优胜教育也重视教学,但更重视新签,通过营销拉新来获取现金流。”王玉还告诉记者。

从2019年底开始,优胜教育就已经传出拖欠员工薪水的问题。优胜CEO陈昊在燃财经3月3日举办的一场教育沙龙中还表示,为了让员工有积极性,采取了日薪和周薪制,并采取“全员营销”等手段应对困难。

陈昊彼时表示,“我们二月份线上的收入已经完全能够支付线上所有成本和支出,在很多城市,像西安、大连等城市收入跟线下持平。我们有足够的资金储备,不管疫情持续多久,我们都会本着让学生安全上课的原则一直服务下去。”

今年4月13日,陈昊发布公开信表示,“我不得不坦诚向大家承认,在疫情改革的过程中,有些决策为了追求效率,从而欠缺细致和周到,尤其是近日个别加盟校区出现了一些拖欠员工工资的情况。”“痛定思痛,究其原因还是我们对个别加盟商管控出现疏忽所致。时局突变,我们没有对存在经营隐患的加盟商进行重新评估,导致其预留资金不充分,从而产生出现问题后,处理不及时的现象,导致消费者和员工缺乏安全感,酿成负面情绪。”陈昊表示。

事实上,如今加盟商也正在试图与陷入舆论风波的优胜教育划清界限。

《华夏时报》记者10月20日下午来到公益西桥校区,该校区仍在正常运转。有老师告诉记者,“校区为加盟校,一直正常运营、正常上课,因为他们(优胜教育)的负面新闻,加盟校也会受影响,因此设法脱离优胜,用自己营业执照上的名字继续经营。”

钱去哪了如何解决残局

优胜教育官微早在17日发布官方声明表示,“优胜教育没有破产,大家可以去官方渠道查证。请那些不怀好意,别有用心之人停止你不雅的行为和语言,否则,我方将运用法律武器来维护我们的合法权益!”

但家长们的焦虑并未得到任何缓解,在20日晚间的一场律师交流会上,超千名家长试图通过律师的建议解决该问题。

北京弘昭律师事务所律师张云祥在线上会议表示,“诉讼可以但不是最快最有效的办法。由政府组织有关部门,尽快成立专案组,对账目进行审计,了解学校是真的已经亏损还是资金被挪用侵占,给大家一个明白的答案,如果确实赔钱,那请大家理智克制,如果有人挪用,侵占,依法追责,给家长一个满意的解释。”

陈昊19日对外表示,有5000万左右就能解决北京地区的拖欠问题,1亿元能解决全国问题。而这笔资金将如何获得呢?

值得关注的是,今年5月,濒临退市的*ST 金洲(000587.SZ)曾对外对外发布公告称,拟以不超过5 亿元的自有现金(含自筹)收购陈昊、展飞、刘欣伟、周杨、朱广凤持有的北京优胜腾飞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下称“优胜腾飞”)100%股权。陈昊持有优胜腾飞85%的股权,北京优胜辉煌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为优胜腾飞全资子公司。

该公告也亮出了优胜腾飞未经审计的家底,优胜腾飞2019年营收为3.57亿元,税后净利润为5339.52 万元。不过这一重组目前并没有任何新进展。

记者通过国家企业信用公示系统查询到,今年6月30日,优胜腾飞向丰汇租赁有限公司出质股权仍有效。

而家长们也一直在怀疑,优胜教育账面上的钱都去哪里了?记者通过天眼查了解到,陈昊在今年1月-10月接连成立4家公司,其中,2020年1月16日成立的名为泰州优胜牛师来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注册资本高达3000万元。

此外,《华夏时报》记者从家长处获悉,目前仅劲松校区要求退费的金额就已经超过2000万元。

20日晚间,优胜教育发布致歉信指出,“由于经营公司经营不善,造成部分教师离职,产生家长退费,再次困顿之际,我们会采取主动接待,有效沟通,妥善安置的方案。对于目前在读学员,我们将积极接洽北京市内K12培训行业内的佼佼者,且经营状况良好,教学品质优良的同行业机构作为优胜教育学员接收方,用积极的态度安置现有学员,同时将保留优胜直营校,优胜线上一对一,线上班课进行学员的稳定消课工作。”

作为仍在教育培训机构工作的王玉直言,“我也不希望优胜教育跑路,这件事家长、老师是最委屈的。希望事件能得到妥善解决,家长可以尽量减少损失。”

责任编辑:黄兴利 主编:寒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