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调查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要闻 地产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百信银行推出“好花会” 利率下行 客群下沉将引来新市场

徐晓梅 冉学东 2020-10-21 23:43:06

本报记者 徐晓梅 冉学东 北京报道

在金融领域,今年比较热门的产品是消费贷,金融机构以及互联网平台纷纷上线了消费贷产品,如腾讯、美团、微博分别上线微信分付、月付、微博花花金,平安消费金融上线平安小橙花等。

近日,百信银行业推出了新产品“好会花”,主打纯线上小额消费信贷服务,最高额度10万元,可循环使用,其入口是“好会花”微信服务号。同时,通过百信银行APP可以获得更高额度,最高可达20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好会花和其他公司推出的消费金融产品相似,但又不完全相同,更像是信用贷款与信用支付的结合体,如借呗和花呗。

随着消费金融牌照扎堆获批,小额贷款公司等普遍面临贷款利率下行的趋势,客群上移、竞争加剧等是金融公司共同面对的。

集信用支付和信用贷款于一体

根据相关介绍,通过好会花获取额度后,用户可以全部提现,还可以将已拥有额度的“百信银行卡”绑定支付宝和微信进行信用额度消费,额度消费自动按照预先自选的3期、6期或12期进行分期还款,每期利率最低1.2%。

百信银行消费金融事业部负责人陈羲表示:“好会花的价值主张是‘好生活、好会花’,完全基于线上申请,可以取现也可以直接绑定微信和支付宝进行信用支付,很符合当下年轻用户的需求。”

从市场上已经推出的产品来看,要么是信用支付,要么是消费贷款。好会花则是将两者结合在一起,百信银行为什么能这么做?

百信银行由中信银行与百度公司联合发起,于2017年11月18日正式开业,是中国银保监会获批筹建的直销银行。其主要业务包括支付、融资、理财等小额高频业务,借助中信银行的金融风控能力、产品研发能力和线下渠道资源以及百度公司的人工智能、大数据和云计算等技术,力求打造"O+O"(线上+线下)模式的智能普惠银行。

一直以来,消费金融业务都是百信银行的发力点。官网显示,该行提供最高20万元额度、一次授信、循环使用、随借随还、按日计息的消费分期服务,用户可在百信银行APP或者微信公众号上申请。

另外,2020年8月15日,经央行营业部批准,中国银联,百信银行和百度共同推出了国内首张数字银行卡——百度闪付卡,由百信银行通过虚拟发卡系统发行,为用户提供普惠信贷、零钱理财、移动支付、生活缴费等各类服务,实现了二类和三类卡的功能,还可以直接取现。

和其他二类和三类账户的电子支付产品不同,百度闪付卡是百信银行下发的虚拟银行卡账号,且由该行直接提供相关的服务。百信银行也是首家加入中国银联的电子银行。

实际这些创新产品都聚集于普惠金融领域,为传统金融不能覆盖的群体如农村地区、城乡贫困地区、小微企业等提供金融服务。

财报显示,2019年全年,百信银行的信贷客户全部从线上获取信贷服务,三线(含)以下城市客户占比50%左右,月收入1万元以下客户占比75%,30%的客户此前从没有在正规金融机构获得过信贷服务。

客群下沉市场广阔

普惠金融这一战略早已经上升到国家的高度,2015年国务院印发的《推进普惠金融发展规划(2016-2020年)》就是最好的证明。普惠金融的最大特点就是要服务传统金融机构不能覆盖的那部分群体,即客户下沉。

过去,在金融体系不健全的情况下,这些群体享受金融服务的渠道大多数是民间借贷、小贷公司等。但随着最高法将民间借贷的贷款利率定为LPR的四倍,彼时即为15.4%,小贷公司也被认为是民间借贷的范畴,同时持牌消费金融公司的借款利率也受到一定程度的影响。

“市场贷款利率下行是大趋势,民间借贷、小贷公司、持牌消费金融公司等不得不把客户上移,以免造成大规模的逾期或者坏账。”某业内人士对本报记者指出。

一位小贷公司的高管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小贷公司有被P2P污名化的嫌疑,其初衷本就是为三农用户以及小微企业提供金融服务,虽然贷款利率下降,但是 银保监会于9月16日发布的《关于加强小额贷款公司监督管理的通知》(银保监办发[2020]86号)表示可以将杠杆率放宽至五倍,这意味着可以扩大公司的规模,形成“薄利多销”的格局。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以来,唯品富邦消费金融、苏银凯基消费金融、蚂蚁消费金融、小米消费金融、阳光消费金融等扎推获批筹建或者开业。

一位分析师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持牌消费金融公司扎推成立让行业竞争进一步加剧,利率下调最可能影响的是客户上移。事实证明,很多持牌消费金融公司将主力都放在科技方面,为中小微企业等提供金融服务。

此外,他还分析称,未来消费金融公司可能与银行信用卡形成竞争,将客户对准于曾在传统金融机构享受过金融服务的用户,消费金融公司凭借资金和场景将赢得一大空间。

百信银行此次发行的消费贷产品“好会花”,不仅有银行信用卡的特点,而且有消费金融的特点,能够为更多的长尾客群提供金融服务。

今年是决胜脱贫攻坚战的收官之年,不少小贷公司、金融机构等开始上山下乡,为三农用户以及小微企业提供金融服务。本报记者日前在走访时注意到,很多金融服务并不能覆盖到农村偏远地区,但这些人又有或多或少的金融需求。

上述分析师对本报记者称,“目前来看,金融机构的获客多数是线上,但实际上很多偏远地区的农户对极速贷等借款APP并不了解,不少还是通过熟人借款,而有时候就是抹不开面子,所以还是需要对偏远农村地区、贫困地区等进行金融知识的教育,让这些长尾人群也能够享受普惠金融带来的利好”。

这样一来,获客成本势必会有所增加。在各种成本压力下,包括小贷公司、消费金融公司等在内开始以更低的成本获得资金,马上消费金融欲求在A股上市就是一种途径,力求覆盖利率下行、获客等所带来的高成本。

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冉学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