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调查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要闻 地产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朱晓武:推进数据权益资产和监管 公共事业数据应取之于民用之于民

方凤娇 徐芸茜 2020-10-22 16:14:13

本报记者 方凤娇 徐芸茜 北京报道

当前,人类社会已经从工业时代进入信息时代,开启以大数据、人工智能、物联网、量子计算等技术为代表的第四次工业革命。算力、算法、网络和数据将是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四个核心要素,数据是重要的生产要素。

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综合改革试点实施方案(2020-2025年)》(以下简称方案),并发出通知,要求各地区各部门结合实际认真贯彻落实。

在此背景下,10月21日,由深圳市信息服务业区块链协会、粤港澳数据要素产业化联盟、深圳市数据要素产业化专委会、传媒区块链产业智库等联合举办的“数据新要素系列活动第二期”——“落实中央精神,深圳加快培育数据要素市场专题研讨会”在深圳前海举行。中国政法大学资本金融系教授、全球价值链与票据金融研究中心主任朱晓武表示,方案指出要加快加快培育数据要素市场,是契合社会发展的重要举措。

公共事业数据需求应取之于民用之于民

随着信息技术和互联网的发展,个人隐私空间逐步被压缩,互联网中形成的“数字孪生”的人越来越具体化。从个体来说,人们不但关心现实中的本我形象,而且也越来越关心自己在互联网中的数字形象:一方面对数字形象的控制权需求越来越强烈(如社交媒体);另一方面个人信息的价值逐步被发现(如各类电商直播平台)。从社会群体来说,当前正在审议的《个人信息保护法》草案成为全社会关注的热点。

那么,如何平衡个人隐私保护和数据利用之间的矛盾?如何对数据进行确权并定价?如何打破数据流通壁垒,构建数据要素市场的商业模式?如何监管数据要素市场?

个人信息保护和利用的数据治理问题已经成为世界各国的难题。我国是互联网大国,网民数量众多,数据治理的难度远超任何一个国家。从当前形式看我国是在个人信息数据治理方面做得最好的国家之一。本次新冠疫情中“健康码”的成功应用,充分显示出我国社会主义制度在数据治理中的巨大优势。

因此,朱晓武认为,我国的数据治理应该坚持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制度,公共事业的数据需求应该取之于民并用之于民,应该推进政府数据开放共享。另一方面,个人信息作为一种特殊数据,不应只关注获取,还应该考虑到数据获取后安全存储、二次利用、知情权、被遗忘权等问题。

建议推进数据权益资产和监管

对于支持建设粤港澳大湾区数据要素市场,朱晓武提出如下建议:第一,推进数据权益资产和监管,从法商两个维度提供兼顾保护与利用数据生产要素的全新解决方案。第二,建立数据分类与分级的标准,推动数据确权,针对不同类型的数据制定相应的生产要素定价策略。第三,建设粤港澳大湾区数据平台和数据交易市场,探索数据生产要素与产业结构升级的内在关系,推动全球价值链的数据贸易。

朱晓武认为,数据权益资产化可以把政府和企业为主体的数据利用模式转化为“谁产生、谁维护、谁受益”的分布式、社会化全民参与方式,解决了个人信息保护和利用之间的矛盾,将成为未来数据流通利用的主要形式,并诞生新的技术和商业模式。

同时,由于个人信息的特殊性,再加上数据权益资产化本身是新生事物,因此,朱晓武认为,在实施过程中政府必须监管。随着数据权益资产化逐步施行,数据权益资产化的监管必将随之改进,会诞生新的监管形式和监管技术,最终达到公众、政府、商业、监管多方均衡,实现数据治理的帕累托最优。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公培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