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调查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要闻 地产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早已完成D轮融资的优胜教育爆雷 又有几家投资机构被埋?

冉学东 鲁哲之 2020-10-22 20:21:19

本报记者 冉学东 实习记者 鲁哲之 北京报道

近日,位于北京光华路22号3单元7层的优胜教育总部,挤满了前来“申请退费”维权的家长,但这里早已人去楼空,大门紧锁,屋内桌椅凌乱。人群中,学生家长退费的金额从几万到几十万不等。有家长向本报记者表示,从年初开始申请的退费直到现在跑路也尚未解决。

优胜教育创始人陈昊则在直播平台露面,直播中陈昊表示,“优胜不会宣布破产,不会跑路。”他透露,疫情期间,公司创伤严重,北京地区,营收仅占过去的四分之一,“高管砸锅卖铁,才勉强维持,将尽全力不会放弃。”与现场进行短暂的直播连线后,陈昊随即挂断。

优胜教育问题频出 疫情或只是催化剂

据相关资料显示,优胜教育成立于1999年,旗下涵盖针对6-18岁人群的个性化教育培训项目“优胜1对1”、素质教育培训项目“优胜派”以及家庭教育培训项目“优胜家”等。2006年建立教育研究院,由近千名一线教师和教育专家组成教学教研团队,以个性化教育在行业内立足,在全国主要城市,分布有上千家校区。

截止目前优胜教育一共获得了5轮融资,在2011年8月获得天使轮融资、2012年1月获A轮融资,2013年1月获B轮融资、2014年4月获C轮融资,2016年4月完成D轮融资,这也是目前优胜教育的最后一笔融资,其中融资方已经金额都尚未公开。

从2019年下半年以来,优胜教育在全国各地状况频出,主要涉及培训退费难、办学不规范、拖欠员工工资等。而进入2020年,因上半年疫情,国内教育培训行业遭受普遍冲击,如优胜教育这样以线下教育为主的机构更是重灾区。

不仅仅是本次北京总部此次突然停课,优胜教育在疫情之前就已经出现全国范围内多地校区停课的情况天津、哈尔滨、沈阳、上海等多地家长也反映优胜教育频频停课、退费困难重重。2019年优胜教育在上海的多家校区就已经出现停课的状况。有家长表示直到原本约定的两个月退费期限到期,账户还未收到退款。

前北京优胜教育工作人员向本报记者表示,对于此次突然停课也很震惊。随后便被公司执行了强制离职,社保缴纳也已经断了数个月,目前也正在进行劳动仲裁,对于后续也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自2012年起,优胜教育创新推出直盟体系,由总部对所有校区进行垂直统一化管理,保持统一的产品体系、品牌体系和资源体系,结合自身人员和技术优势设置先进的短期和长期托管形式,利用优胜教育优势资源全面覆盖教育加盟的传统方式,有效控制加盟商运营风险。

然而优胜教育的老师则透露,其实随时可能面临分校校长跑路的情况,老师工资拖欠几个月不发,学生家长退不了费。优胜教育所宣传的是,分校区有盈利,会把盈利的一部分给总部,作为加盟的条件;同理,分校区有亏损,总部也会给一部分资金,作为补偿。但实际是亏损后总部不给资金,导致分校区不能正常进行,最后便出现了分校区停课甚至跑路的情况。

10月13日,北京市海淀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就已经发布了消费警示,7家教育培训机构“榜上有名”,投诉排名居首的是北京优胜辉煌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其正是优胜教育的母公司,投诉多达193件,解决率仅为3.63%。

家长陈女士向本报记者展示了优胜教育针对北京17个校区的退费时间安排,退费地点则是北京光华路的总部。然而现在办公地点已经人去楼空,陈女士表示,既然安排了退费,家长也抽出时间来这边退费,目前却面临一个这样的状况,确实让人不能接受。同时家长们已经于10月22日前往派出所以及经侦填表立案。

创始人陈昊:每天直播汇报进展 全力解决绝不跑路

10月21日7点,陷入“携款潜逃”漩涡的优胜教育创始人陈昊在直播平台露面,并称“我没‘跑路’,今天跟家长、员工和加盟商们把情况说下”。并称将每天在直播平台进行直播,尽全力解决。本报记者却发现每次直播时间不过短短几分钟,陈昊就匆匆挂断。

公开资料显示,陈昊是优胜教育创始人,1978年出生,从事个性化教育研究20年。陈昊曾上过求职节目《非你莫属》;2014年其还参与过《老板变形计》节目录制。出圈后,陈昊也依然保持活跃曾先后参加山西卫视真人秀节目《异想天开》创业导师;担任北京卫视《创意中国》创业导师;担任天津卫视《卧虎藏龙》创业导师;担任天津卫视《爱情保卫战》教育专家。

陈昊在节目中个性张扬、语言犀利,言语之间流露出对优胜教育满满的信心。在2017年的一期节目中,当优胜教育被指是线下教育企业时,陈昊快速且强硬地反驳道,“我们也有线上的,你去了解一下”!然而本次疫情的带来的困境,却比陈昊当初的语言更有说服力。

“钱究竟去哪了?”“学费还能不能退”是整场直播关注的焦点。对于现金流断裂的问题,陈昊将其归因于优胜教育在前两年“发展过快”,前期管理不规范使得全国有接近50%的校区重新选址装修,造成资金量的大量消耗。此外,由于规模大,为维护品牌口碑开启绿色退费通道,叠加自己部分决策失误以及企业没有上市,没有足够的资金储备之下,突遭疫情巨大冲击,最终走到目前境地。“这是我创业到现在遇到的第三次危机,也是最严重的危机”。

在直播中,陈昊希望家长们能够给予优胜教育15天的时间。陈昊解释说,将用2-3天改良优胜教育的公众号,开通家长、加盟商等沟通专区,以解决家长退费、员工欠薪以及加盟商遭遇的问题。同时,他还恳请投资人低价收购校区,让校区恢复正常秩序。

随后在10月22日12点直播中,陈昊表示已经有投资机构愿意加大投入以及有教育界同行愿意接手学生,并会尽快让学生复课。但是具体哪些机构会来给优胜教育雪中送炭则没有透露。

期望抱团取暖 然而曲线上市未成功

相关资料显示,2017-2019年,优胜教育营业收入分别为3.08亿元、3.53亿元、3.57亿元;净利润为3864万元、5919万元、5339万元。虽然一直保持着盈利,然而营业收入增速由2018年的14%下降至2019年的1%;净利润也下滑10%以上。同期净资产分别为-1.06 亿元、-4,703 万元、637 万元。

2020年5月26日,上市公司金洲慈航(*ST金洲,000587.SZ)发布公告,称已签署意向协议,拟收购陈昊等持有的优胜教育母公司北京优胜腾飞信息技术有限公司100%股权,对价不超过5亿元。然而此时的优胜教育已经负面缠身,可持续经营能力存疑。但金洲慈航还是表示要收购,被指为“保壳”并购。

数据显示,金洲慈航2019年末货币资金仅5.93亿元,其中3.28亿元受限,部分银行账户被冻结,公司逾期短期借款近30亿元。截至今年6月末,公司资产负债率已达106.21%,融资能力丧失。金洲慈航表示,为解决当前债务问题,股东有能力提供借款。此时的金洲慈航已因连续两年亏损披星戴帽,公司股价暴跌,已连续低于1元面值。

对此,深交所下发了关注函,要求金洲慈航就业绩承诺实现、交易的商业合理性、支付方式合理性等方面进行解释。

直到6月9日,金洲慈航在对深交所关注函的回复当中表示,公司收购优胜腾飞仅处于“意向阶段”。一拖再拖后直到优胜教育自己陷入泥潭。此后,金洲慈航再无有关优胜教育的公告内容。

资本青睐在线K12教育机构 疫情洗牌行业格局

据本报记者不完全统计,2020年上半年教育行业共发生了112起投融资事件,交易数量环比下降32%,同比下滑45%;涉及金额共196亿元,环比增加10%,同比增加15%。在总体投资事件下降的情况下,反而投资总金额上升,说明投资人在选择投资企业的时候更为谨慎,而头部企业则获得了更多的投资金额。

1月大米网校完成A轮8000万美元融资;2月凯叔讲故事完成C+轮6600万美元融资;3月猿辅导完成G轮10亿美金融资;6月作业帮完成E轮7.5亿美元融资;9月掌门教育完成新一轮超4亿美元融资;10月火花思维完成了1亿美元E+轮融资等等。

纵观金额较大的几笔融资,我们不难看出,以上六家公司都早已开始向线上业务发展,或者在疫情期间都完成了对于自己线上的课程基本设立,可以说疫情改变了K12教育机构的思路,疫情对于整个行业带来的不仅仅是洗牌,更是逼迫企业从内部进行“改造”。

线上K12教育培训结合互联网科技,这是资本更加青睐的一种形式并且也在开发各种创新模式,商业模式在得到验证的企业正在快速汇聚流量,传统的线下K12课外培训市场因受限于地方有限的师资、差异化的教学内容,大多数中小机构呈现区域化、本地化长尾供应特征,小部分有实力的区域龙头机构会跨区域经营。

今年K12教育是遭遇了一次寒冬,豆神教育旗下明兮大语文在疫情中停运、百弗英语倒闭、有趣动旅程、Winkey英启宣布破产。如百弗英语,早在今年2月份就宣布倒闭信息,可以说其实早在疫情之前,线下教育机构就已经开始出现了动荡,只是疫情加速这一过程。

K12教育业内人士向本报记者表示,传统观念之下,能和老师面对面交流无疑是家长之前更倾向的一种方式。但是对于现在不少80后家长来说,对于现在科技带来的便利,能够在家完成课程更是一种节约时间成本的事情,他们也更乐意去接受新兴的事物。并且对于企业来说,线下授课维护成本高、人员流动性大的问题也一直都是痛点。传统教育工作者被惯性思维绑定,投资人则往往思维更为开阔,所以也更青睐于有科技加持的教育企业。

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冉学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