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调查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要闻 地产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小商品城上线官方电商平台引“左右手互搏”:子公司义乌购称涉不正当竞争索赔1000万

徐超 2020-10-26 18:53:18

本报记者 徐超 杭州报道

义乌小商品市场官方电商平台出现了“瑜亮共在”的局面。

浙江中国小商品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小商品城”,600415)2020年10月22日发布关于对外投资的进展公告披露,公司于2020年3月投资设立的全资子公司义乌中国小商品城大数据有限公司(下称“大数据公司”)打造的义乌市场官方网站“义乌小商品城”平台(官方网址www.chinagoods.com,简称“chinagoods”),于2020年10月21日正式上线。

图片 1.jpg

就在同一天,小商品城控股51%、并入上市公司财报的电商平台义乌购(www.yiwugo.com),正在庆祝自己上线8周年的生日。在义乌购的官网上,对自己的介绍是“义乌小商品市场官方平台”。

图片 2.jpg

同一个义乌商城集团、同一个义乌市场,却出现了两个官方电商平台,且实控人均是小商品城。谁算李逵,谁算李鬼?小商品城为何要打造两个电商平台?《华夏时报》记者向小商品城发去采访邮件,截至发稿未获得回应。

义乌购总经理王建军则向《华夏时报》记者透露了因电商平台引发的“儿子告老子”案件。王建军表示,因为chinagoods和义乌购业务雷同,因此义乌购于今年8月起诉控股方小商品城,索赔1000万元。

“既生瑜,又生亮”?

根据小商品城披露的对外投资公告,大数据公司自今年3月份成立以来,致力于推进义乌中国小商品城市场信息化建设,打造全场景数字化的义乌中国小商品城综合交易服务门户平台。大数据公司于2020年4月15日上线测试义乌市场官方网站“义乌小商品城(chinagoods)”平台。

公告称,chinagoods平台依托义乌市场7.5万家实体商铺资源,服务产业链上游200万家中小微企业,以贸易数据整合为核心驱动,对接供需双方在生产制造、展示交易、仓储物流、金融信贷、市场管理等环节的需求,实现市场资源有效、精准配置,构建真实、开放、融合的数字化贸易综合服务平台。

公告称,chinagoods平台作为公司数字化转型的重要举措,是公司在贸易数字化、信息技术变革的大潮中转型升级、开拓发展的重要抓手,是公司线上—线下市场融合并进的标志。chinagoods平台将义乌市场线上-线下无缝对接、协同发展落到实处,产生实效,让贸易更简单,让贸易成本更低,让商户获取更多的订单,让义乌市场更具竞争力和发展活力。

根据小商品城今年3月14日的公告,对大数据公司的投资金额是1亿元。

反观义乌购,根据小商品城2014年9月30日的公告,小商品城全资子公司义乌中国小商品城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现金和实物出资5600万,与王建军、伊厦成都国际商贸城股份有限公司共同发起设立浙江义乌购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小商品城占股51%。

当时的公告称,小商品城决定投资设立义乌购电商公司,是“为了做强做大‘义乌购’平台,加大对‘义乌购’团队激励,加快推进义乌市场转型升级,保持义乌市场的持续繁荣。”

义乌购的官网介绍称,义乌购的定位是把义乌小商品市场搬上网,线上线下对应;覆盖全国小商品产业带优质供应商;服务产业链上游200万家中小微企业。已入驻商家5.3万,日均访客数80万,注册采购商达到600 万,其中10%为海外用户。已成为全球最大的线上小商品批发平台。

“义乌购是商城集团参股民企自主运营的电商平台,chinagoods是商城集团自己全资打造的。”一位知情人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目前得到的消息是接下来小商品城将主推chinagoods。

义乌购称起诉小商品城不正当竞争

在王建军这边,向《华夏时报》记者连叹无奈,“让我很头疼这件事,”王建军说,“商城集团根本意识不到,做一个电商平台是非常之难的。”王建军说,遍观全国,有多少资本要做电商,都没有做起来。义乌这么多做电商的平台,只有义乌购做起来了,而且今年疫情的情况下,上半年义乌市场有一个多月关门,义乌购没有一分钱收入,小商品城半年报出来还是盈利的。

王建军对义乌购相当自信,他表示,如果让商户二选一的话,商户们肯定选义乌购。“义乌购还是收费的,chinagoods还是免费的。谷歌里面不管是中文还是英文搜索义乌,跳出来第一第二位的总是义乌购。”

王建军表示,早在小商品城一开始投资大数据公司的时候,他就和小商品城集团的领导层沟通,不要同业竞争,而且这也是在义乌购的公司章程里面明确约定的。但最后还是出来一个和义乌购存在太多相似处的chinagoods,因此于8月初起诉小商品城集团不正当竞争。

“控股子公司起诉控股股东,义乌购的董事也是商城集团的主要领导,这事挺头疼的。”王建军说,法院已经立案,原被告双方都通知了。

不过记者翻阅小商品城8月以来的公告,并没有对这起不正当竞争案件有披露。

上海严义明律师事务所创始人严义明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上市公司对于案件的信披,只要收到诉状,就应该公告,而不是在确定开庭日期、收到传票后才决定公告。严义明认为,因为索赔金额是1000万元,是否达到应该信披的金额,就要看这个金额占上市公司整体业绩的比例是多少,起诉的子公司的业绩占到上市公司整体业绩的比例是多少。“这样才能判断,是否应该公告。”

小商品城2020年半年报披露,义乌购2020年上半年营收约2329万,净利润约735万;6月末总资产近1.12亿,净资产约8553万。小商品城营收逾21.21亿,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逾6亿;报告期末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资产逾137.17亿,总资产320近亿。

是否算重复投资?

小商品城在关于chinagoods平台上线的对外投资公告中称,公司计划通过三年的努力,chinagoods平台全链路、全场景、数字化的市场贸易生态圈基本成型,平台用户体验良好、内外贸渠道畅通、运营推广机制健全,拥有一批忠实的客户群体。

一个义乌购,是否已经可以承受整个义乌市场的体量,还是需要增加一个chinagoods才撑得起这个庞大的国际化市场?

天常股份董秘兼财务总监仇志平认为,从年报来看义乌购盈利增长,体现出效益,也可以理解为小商品城上线chinagoods的行为是“扩能”。

人民大学经济学博士胡麒牧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义乌购因为不是小商品城全资,股东之间利益不好协调,当市场定位和运营模式需要发生较大变化时,小商品城可能就会考虑另起炉灶。“毕竟义乌的定位已经不是简单的小商品出口了,义乌同时在打造小商品进口集散地。”

胡麒牧也认为,义乌小商品是一个特定的标签,自带流量,起步早,已经形成了相对完整的海外渠道,在做跨境电商时是有独到优势的。而国内头部电商是内贸起家,更多资源会放在“内循环”上,在国内消费上有更大的流量和渠道优势。义乌小商品和国内其他电商平台在向对方领域延伸时肯定会有竞争,“但我觉得他们的冲突不大,因为渠道、商业模式和侧重领域不同,双方并不是拿核心资源在同赛道竞争。”

由于小商品城始终没有回复《华夏时报》记者的采访,关于义乌购和chinagoods之间的问题,暂时无法获得官方说法。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公培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