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调查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要闻 地产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供需失衡价格跳涨,一片光伏玻璃难倒产业链!六巨头联合发声

于玉金 2020-11-4 17:49:46

本报记者 于玉金 北京报道

一片玻璃难倒了光伏组件商。

11月3日,阿特斯、东方日升、晶澳、晶科、隆基、天合光能6家光伏企业联合发布《关于促进光伏组件市场健康发展的联合呼吁》(下称“《联合呼吁》”)指出,在行业发展积极向好的背景下,当前产业链上游的玻璃产能却面临严重短缺,已严重影响到光伏组件的生产和交付能力。

“目前核心问题还是玻璃供应短缺及价格暴涨带来的产业上下游困境,行业企业共同呼吁解决,产业需要建立新生态,以响应绿色发展战略。”11月4日,隆基股份品牌总经理王英歌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产能告急玻璃价格跳涨

光伏玻璃价格飙涨成为导火索。根据PV InfoLink 10月28日给出的最新报价,3.2mm及2.0mm镀膜光伏玻璃的周涨幅双双超过10%,其中,前者涨幅为10.8%、后者高达17.9%,均价则分别达到了41元/平方米和33元/平方米。

“在中国式年底抢装潮中,供需失衡直接带来的问题便是玻璃价格的快速跳涨,3.2mm的玻璃每平米均价从今年7月至今涨幅已超过100%,玻璃供应和价格‘失控’直接影响到组件制造企业的正常生产。”《联合呼吁》中也同样指出。

事实上,早在2019年,光伏玻璃价格就进入上升通道。据中银证券研报显示,2018年受531政策影响,国内光伏需求下滑明显,光伏玻璃价格一路走低,3.2mm镀膜、3.2mm 原片玻璃年内分别最低报至20.60元每平方米、12.63元每平方米,2019年受益于海外装机需求增长与双玻组件渗透率的持续提升,光伏玻璃供需反转,3月、9月、11月光伏玻璃价格出现三次集中上涨,全年累计涨幅22.36%。

万变不离其宗,此次光伏玻璃涨价的原因仍是供需失衡。有不愿具名券商分析师告诉《华夏时报》记者,综合考虑光伏装机需求、单晶渗透率、双面双玻组件渗透率、透明背板渗透率等因素,测算 2020-2022 年全球光伏玻璃需求分别约658万吨、870万吨、1016万吨,2021-2022年分别同比增长32.18%、16.79%。

玻璃需求逐步增长,但是玻璃供应却出现缺口。《联合呼吁》指出,“当前的光伏产业却恰恰因为玻璃产能短缺造成整个产业链的减产,甚至停产。光伏产业发展已然陷入‘困局’。”

尽管头部玻璃企业也在进行产能扩张,但并不能解决目前的困局。福莱特在近期路演中表示,“2021年预计光伏玻璃还会有15%左右的缺口。尽管福莱特已经扩增5600吨的产能,信义扩增4000吨,但是这些产线是分布在不同季度建造投产,光伏玻璃窑炉本身更是有爬坡期,建造完毕后大概需要3个月左右才能达到预计产能,所以实际供给市场的量没有那么多,而光伏玻璃市场需求仍在增加,所以需求量还是超过装机量的。预测完全放开的前提下,至少2022年才能缓解、达到供需平衡。”

《华夏时报》记者了解,作为产能过剩行业,光伏玻璃只能减量或等量置换。10月27日,工信部对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第6572号建议的答复中表示,平板玻璃是产能过剩的重点行业,《国务院关于化解产能严重过剩矛盾的指导意见》(国办发〔2013〕41号)和《国务院办公厅关于促进建材工业稳增长调结构增效益的指导意见》(国办发〔2016〕34号)文件均明确,平板玻璃行业严禁新上扩大产能项目,确有必要新上的必须实施产能置换,根据不同项目情况开展减量或等量置换。

光伏玻璃是平板玻璃的一种,平板玻璃原片制造按照工艺方法分为浮法和压延法,其中压延法玻璃原片主要用于光伏玻璃。按照现行的产能置换政策,新上光伏玻璃项目也必须开展产能置换,这一政策对于促进近年来光伏玻璃健康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

根据行业机构数据统计,截至2019年底,我国光伏玻璃熔窑52座,日熔量2.75万吨/日,产能利用率84%,国内产能约占全球产能的90%。

工信部认为,现有光伏玻璃产能可以满足全球光伏产业市场需求,行业运行整体良好。

组件厂商吃不消

尽管官方给出明确的说法,但光伏组件商的一线感受并非如此,并开始联合发声。

《联合呼吁》指出,第一,玻璃产能的严重短缺使组件企业的排产、出货面临严重危机,目前组件企业正在积极协调资源,竭尽全力“保供应”,在此特殊时期,恳请国家相关部门能考虑给光伏市场年终“抢装潮”降温,引导项目有序推进;第二对于当前组件供应的严峻局势,光伏组件企业目前身陷困境,实属“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由于玻璃产能严重“掉队”,组件总供应量严重不足,光伏组件企业已普遍出现大规模的交付延期现象,希望电站投资企业能充分理解当前局面,并积极做好应对,避免或降低因错过并网截止日带来的损失。

“第三,作为光伏产业发展的‘参与者’和‘建设者’,产业链上下游此时应携手并进、共克时艰,上游的玻璃厂商更应主动作为、积极作为,与下游组件企业一起全力保供。”《联合呼吁》还指出,第四,“对于当前的困境,玻璃行业的产能瓶颈是组件供应‘告急’的直接诱因。希望国家充分考虑目前行业面临的紧迫局势,放开对光伏玻璃产能扩张的限制。”

在上述四条呼吁中,两条涉及相关部门,一条涉及下游电站投资企业,还有一条涉及光伏玻璃企业。

对此,保利协鑫原副总裁吕锦标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无论是竞价还是平价上网项目都有年度指标的,很难因为组件材料涨价而推迟并网;年底并网的项目也已经完成组件招标,电站投资企业不存在推迟项目问题,唯一影响的是组件量不大的分布式项目。

“玻璃行业产能过剩控制政策并没有一刀切,可以上新线但要替代旧产能,所以四点呼吁只有第三点,产业配套企业同舟共济应对市场供求暂时的失衡。”吕锦标还分析。

11月4日,作为此次呼吁企业中的隆基股份、晶科、东方日升的供应商福莱特董秘办相关人士告诉记者,目前给各家组件公司的供货处于正常状态。关于光伏玻璃价格上涨等其他问题记者发邮件至指定邮箱,截至发稿时并未回复。

事实上,为保证玻璃供应,今年8月3日,隆基股份全资子公司隆基乐叶光伏科技有限公司等12家公司与南玻A(000012.SZ)子公司吴江南玻、东莞南玻签订了57亿元(不含税)相关光伏玻璃的采购协议。

对于光伏玻璃目前的缺口,玻璃企业供货情况如何?隆基股份方面表示,“具体情况属于合作细节,不便对外。”

而双玻组件的渗透率提升也加剧了光伏玻璃的紧俏。根据中国光伏行业协会的相关数据统计,2019年双玻组件市场渗透率仅为 14%。据《华夏时报》记者了解,未来随着双玻组件高发电效率、低衰减率等优势逐渐被市场接受和应用,以及安装方式的逐步优化,双玻组件的应用规模将不断扩大,据中国光伏行业协会预计,至 2025 年双玻组件市场渗透率有望达到60%。

“双玻组件批量推向市场有个过程,玻璃涨价就得重新算账,以后玻璃产能上来又促进双玻组件发展,投资都是基于市场走势。”吕锦标进一步表示,组件基本上还是一个集成装配环节,调整灵活,不像硅料、硅片、电池那么高的技术与投资门槛。

责任编辑:黄兴利 主编:寒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