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调查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要闻 地产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网售处方药要来了!政策有条件“开闸”动了谁的蛋糕

孙源 于玉金 2020-11-20 21:37:20

本报记者 孙源 于玉金 北京报道

“互联网+医疗”相关政策持续推进,网售处方药或将有条件放开。国家药监局近日发布的《药品网络销售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下称《意见稿》)引起业内热议,尤其是关于处方药网售的内容。

从2018年版《意见稿》表明的“网络禁售处方药”到2019年《药品管理法》中提出部分处方药可以在网络上销售,如今这一《意见稿》终于真正明确了网售处方药的可行性,对处方药网售主体的资质要求、销售过程要求、留存记录材料以及可展示信息等都给了清晰的指引,明确“应当确保电子处方来源真实、可靠,并按照有关要求进行处方调剂审核,对已使用的处方进行电子标记。”这一规定被业内认为网售处方药将获“有条件开闸”。

此外,意见稿还设置专门章节对第三方平台管理提出了具体要求。零售药店与第三方医药电商平台既竞争又合作的关系正在发生着令人玩味的变化。“零售药店反对的声音是最大的。”对于此次《意见稿》,一位业内资深专家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网售处方药的放开动了线下零售药店的蛋糕。

筹备粮草、各自为战

在网售处方药相关政策未全面落地,且医药电商的体系化布局尚处早期的当下,线下零售药店和第三方医药电商平台还不到真正抢夺市场的时候。

“处方药零售是线下药店开始做的,已经有了自己的渠道,而互联网平台是后进者,且刚刚开始合规。”医疗健康行业分析师陈乔姗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预判2-3年后,才有可能是真正‘打’起来的时候,现在都还在筹备粮草、兵马。”

但当前,第三方医药电商平台还撼动不了连锁药房的江湖地位,根据记者拿到的一份益丰药房11月18日的会议纪要显示,益丰药房介绍:“网售处方药对销售高毛利产品和客单价的确会有影响。网购能解决三个痛点:快捷、便宜,还有‘线下买不到’,但是在药店,这三个痛点不够明显,快捷方面,附件药店也很方便,价格方面,线上线下差别不大,SKU方面,从4000多的小店到6000多的大店,也能满足需求。且年轻人用药需求不多,网售处方可能更多满足的是夜间等不方便出门时的用药需求。O2O业务目前仅占公司总销售额的2%。”

“对于原有的这部分市场,可以说是‘各自为战’,对于网售处方药来说,虽然增速很快,但是增量规模还太小,份额没有市场想象的那么乐观。撼动医生和患者的用药习惯,是需要时间的。”陈乔姗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当前,疫情的外部环境和医疗政策对于线下药房产生了积极影响。对于处方外流的趋势给药房带来的变化,益丰药房表示,预计前三季度公司老店累计增长13%左右,其中12%就来自客流的增长,大部分是慢性病人的重复购买,这其中又有很多是由于集采和处方外流从医院流出的增量,同时这部分病人也有购买保健品的需求,在销售额和费用上都对公司有利。

如此看来,处方药外流已经为有先发优势的线下药房带来可观增量,益丰药房表示,今年处方药的毛利率有所提升,因为集采降低了采购价,中期的毛利率肯定是下降的,但是边际费用也会下降,不需要太多的促销资源和高比例的人工成本,所以净利率会上升。

北京鼎臣医药管理咨询中心创史立臣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认为,连锁药店最大的优势是会员体系,在O2O的建设中也应充分利用这一优势。在会员体系的建设方面,益丰药房近日对外表示,其90%以上的销售来自于会员,公司有专门的团队维护会员体系。

“线上对线下还没有‘抢’到一定程度。”陈乔姗表示:“天猫医药馆的处方药收入最多不到10%,京东的处方药收入估计在15-20%。同时根据国家商务部的统计,医药电商只有约50%是纯药品,剩下的主要是医疗器械、美妆个护、计生用品、保健品等。”史立臣表示:“这(非药产品)是头部医药电商平台的一大利润增长点,但这不是他们最想做的。”

11月17日晚,一心堂对外公告,拟投资5000万元设立全资子公司一心堂药业(四川)有限公司,以进一步实施拓展公司业务。“线下并购还是会加速。”陈乔姗对《华夏时报》记者称,当前线下药店集中率达到了56%,同时出现了很多中小型连锁药店,各自仍在大举开店,虽然有被大型连锁药店收购的心理准备,但门店数量越多,其谈判筹码也就越多。

史立臣则表示,目前线下药房持续并购的思路是对的,但他认为应该改变以往按“面”收购的路线,变为按“点”收购,不追求密度,而追求广度。因为在网上卖药的发展趋势下,药店的服务半径逐渐扩大。

不求多,求“占”,这同样是益丰药房当前的布局思路,其在18日会议中透露,现在公司希望进一个省就能做到3成以上的市场份额,做到第一,不期望做到5成,占好位置。

接过第三方平台橄榄枝

按照业内的观点,线下零售药店和第三方医药电商平台的合作空间还在。1月16日,京东健康与一心堂在北京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双方将在药房门店数字化升级、京东健康&一心堂联盟大药房、互联网医院及医生资源、专科互联网医疗、O2O、中药产业链等方面进行深入合作,共同打造“互联网+医药零售”新样板。

据《华夏时报》记者通过知情人士了解,京东健康此前和四大上市药房中的老百姓、益丰药房都进行过合作商谈。实际上,在四大上市连锁药店中,一心堂虽门店数量最多,但营收是最少的,净利水平也远低于大参林。史立臣表示,一心堂的处境相对尴尬,在四大上市药房中上市最早但是有一大部分子公司陷入亏损,目前经营压力相对较大,资金链较紧张。和京东健康建立合作对一心堂来说是好事。

“一心堂和京东健康的合作相当于打了一个样板,双方是有合作空间的。”陈乔姗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只有京东健康才会较为主动地去和四大药房寻求合作,阿里健康就相对不太可能,原因是阿里健康没有供应链,而京东有GSP资质,可以给网售处方药做物流支持。”她认为,目前,京东健康正在帮线下药房做数字化建设,搭建供应链、B2B等,阿里健康也在帮药品零售门店做O2O,但它没有供应链,这一点很吃亏。

对于一心堂与互联网企业开展合作的目的,陈乔姗认为,一是流量精准导流,扩大药店营收,并以门店作为前置仓,扩展O2O服务;二是帮助实体店进行数字化改造,优化供应链,提效降本;三是利用京东的线上医疗能力,丰富线下专业服务,降低人工支出,扩大坪效。

陈乔姗称,京东健康的产业布局是医和药并重的。优势在于自身的供应链,对于药品的流通,特别是下沉市场的药品流通触达力度较高。史立臣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京东健康最出彩的地方是有完整的外部支持体系,以及产品载体。例如,阿里健康有线上平台天猫医药馆,但没有医疗外围支持,平安好医生有医疗保险和远程医疗等外部支持,但没有产品载体。而外围支持能够让产品载体扩大,给患者专业的用药指导。

“会考虑和互联网企业合作吗?”11月18日,面对机构问询的这一问题,益丰药房的回答是:“和互联网的深度合作很谨慎,希望是开放的,全渠道引流。”而关于O2O业务的合作及竞争情况,一心堂在10月29日接待机构调研时表示:“目前在与第三方互联网平台合作,O2O和B2C业务都有合作,且尝试配送业务,公司在覆盖面、支付方式、消费者认知、药品时效性皆具有优势。竞争在最初在器械、保健品开始进入互联网市场时已经产生了,目前合作大于竞争。”

责任编辑:黄兴利 主编:寒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