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要闻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能源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华为、宁德时代声明“我们不造车!”

翟亚男 2020-12-3 12:35:03

本报记者 翟亚男 北京报道
        不久前的一则消息,让外界对宁德和华为造车有了各种新的想象和解读。11月14日,长安汽车董事长朱华荣在央视《第一发布》上宣布,长安汽车将携手华为、宁德时代联合打造一个全新高端智能汽车品牌,并且宣布未来五年将推出105款车型,其中包括23款新能源车。这一消息被外界第一时间解读为华为和宁德即将参与造车。
        然而事情并非如此,很快上述两家分别表态“绝不造车”,由此引发的各种想象瞬间化为泡影。作为汽车智能系统提供商和汽车电池供应商领域的龙头企业,华为和宁德似乎更明白术业有专攻的道理。两家企业在汽车领域有很多合作伙伴,与长安的合作也是一次谋求共赢的助攻。
“造车”非我本行也非本意
        11月25日,华为内部网站心声社区刊出了一份名为《关于智能汽车部件业务管理的决议》的内部文件,文件重申:华为不造整车,而是聚焦ICT技术,帮助车企造好车,成为智能网联汽车的增量部件提供商。该文件获得了任正非的签发,同时在文末强调“以后谁再建言造车,干扰公司,可调离岗位,另外寻找岗位”。在官宣不造车的同时,华为也对组织架构进行了调整,对智能汽车业务全面调整。华为目前拥有四大BG:运营商BG、企业BG、消费者BG和Cloud&AI产品与服务BG以及一个BU,即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
        “华为现在的策略是要通过自己的核心技术积累,对外进行赋能,才能把整个产业链做起来。这时候他特别需要合作伙伴的支持,而不是所谓的“吃独食”。如果有人一直在讲自己造车,将对华为和其他很多车企的合作会构成很大的负面冲击,如果这些车企有所担心,华为整个策略的推进都会受到影响。”达睿咨询创始人、首席分析师马继华认为,“华为的汽车业务进行整合以后,对于未来跟车企深入合作有很大好处。以前华为只集中于车辆集成方面,主要给汽车厂商提供技术,一旦跟消费者业务相结合,就是把汽车当成一个大手机来做,可以发挥它在终端应用开发方面的经验,通过汽车作为终端,跟终端最终的用户构成连接,产业价值比以前要大得多。”
        其实,华为的意思已很明确,就是要告诉合作伙伴,华为只做增量部件提供商,而不是亲自出手,车还是车企的,虽然跟消费者做了连接,但是不会和车企抢客户。
        也就在25日同一天,有关宁德时代造车的消息纷纷见诸报端,记者联系到宁德相关负责人,该人士明确表示“宁德时代没有造车的计划”。作为全球新能源动力电池的老大,宁德早早地打开了与一流汽车企业、上下游重要零部件供应商、技术公司、国际知名汽车企业的合作大门,以圈住自己的市场份额。显然,宁德时代不是一个被动选手,在自己擅长的领域还是更愿意主动出击,寻求共同合作。
        由此看,宁德这一次更看重的也许是和华为的联手。宁德时代在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系统、储能系统的研发、生产和销售有一定的话语权,可以为全球新能源应用提供一流解决方案,是全球领先的动力电池系统提供商;华为则在ICT(信息与通信)基础设施和智能终端方面是全球领先的提供商。显而易见,宁德时代能够帮助华为推进汽车电动化,而华为则可以帮助宁德时代进一步牢固自己的行业地位,同时二者又能够将汽车行业推向电动化与智能化转型升级。“但造车并非两家的本行,踏入一个自己的非专业领域,不是尝试那么简单,可能会摔不少跟头。从造车新势力的表现看,其耗费的资金,更是像填一个无底洞。这显然并不符合华为和宁德目前的战略目标,所以这是一个很靠后的选项。”有业内人士表示。
跨界造车的浑水不好趟
        近日,发改委下发了《关于开展新能源汽车整车生产及项目情况调查的通知》。《通知》指出,为响应国务院《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2021-2035年)》关于“加强事中事后监管,夯实地方主体责任,遏制盲目上马新能源汽车整车制造项目等乱象”的要求,国家发改委产业发展司拟于近期开展新能源汽车投资项目调查工作。《通知》特别指出,要求各地详细报告部分跨界造车企业自2017年以来在当地的汽车投资项目情况,包括土地占用、建设内容、项目进展、完成投资等。
        华为和宁德作为行业龙头企业,对政策的敏感性不言而喻。虽然《通知》与两家并无关系,但从长远看,跨界造车已开始收口。在行业内,华为和宁德有着不可撼动的地位,无论从政策层面看,还是市场环境看,二者都不会去趟跨界造车的浑水。
        “华为一直强调其在汽车方面的定位是智能网联汽车的增量部件提供商,未来互联网+出行将发展成一个超级大市场,作为科技型公司,华为2020年研发投入达到了200亿美元规模,其入局智能网联汽车领域有着天然市场敏锐性与技术优势。”中关村新型电池技术创新联盟秘书长、电池百人会理事长于清教表示,“我一直坚信,以华为为代表的,能坚持只做实业、并且舍得真正在研发上进行持续投入的中国企业,在创新尖端的产品及系统解决方案领域,必将占据重要的地位。”于清教说。在业内看来,华为正在成为下一个博世,作为全球第一大汽车技术供应商,博世以其创新尖端的产品及系统解决方案闻名于世,在汽车零部件各个方面的研发及生产水平均都居于世界领先地位,汽车技术是博世最大的业务部门。
        宁德的想法也是如此。从今年宁德的一系列动作看,其一直在深耕自己的本行。2020年2月,宁德时代计划募资200亿元,其中30亿元用于“电化学储能前沿技术储备研发项目”。4月,宁德时代又与易事特合资成立新公司,发力储能业务。此外,还先后与国家电网旗下国网综能合资成立了新疆国网时代和福建国网时代两家公司,主营储能业务。 纵观宁德时代的储能朋友圈,友商队伍已经越来越大,包括美国Powin Energy、日本Next Energy and Resources、国网综合能源、星云电子、科士达、易事特等。
        10月28日宁德时代披露的《2020年第三季度报告》显示,公司Q3实现营业收入127亿元,同比增长0.8%,实现净利润14.2亿元,同比增长4.24%。隐藏在该份报告中的亮点是,宁德时代不止继第二季度净利正增长后单一季度净利继续正增长,更是在计提资产和信用减值准备总额达10.14亿元后,所取得的成绩。也就是说,如果宁德时代三季度没有进行10.14亿元的计提损失,其前三季度净利润将同比增长25.78%,第三季度将同比增长77.69%,环比增长102.5%。从目前已知数据看,9月宁德时代的全球电池装机量全球第一已是大概率的事,并且1至9月的全球电池装机量,宁德时代也有机会重回第一。也就是说,而2020年宁德时代将实现全球电池装机量四连冠。
        三年入行、五年懂行、十年成王,华为和宁德深谙其道。(责任编辑:于建平 主编:赵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