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要闻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能源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贵州茅台股价再冲新高,“8亿捐款门”风波未定,230名小股东欲联合诉讼

金晓岩 2020-12-8 14:15:56

本报记者 金晓岩 北京报道

近日,贵州茅台股价连涨几日,给足了茅台股民们和资本市场充分信心,但同时也让一些茅台股东们有些“伤心”——部分小股东拟联合对茅台大额捐赠事件提起诉讼。

此次“捐赠门”的触发点源自贵州茅台10月25日董事会决议合计8.06亿两项大额捐赠,其一为向仁怀市捐资2.6亿建设茅台镇骑龙1万吨生活污水处理厂,其二为向习水县人民政府捐资5.46亿建设习水县习新大道。

据新浪微博名为“茅台900元真不算高”的微博内容透露,目前已经有230名股东报名,表达了参与诉讼的意愿。而此次双方争议的核心焦点也将问题指向茅台董事会“绕开”股东大会批准大额捐赠做法是否合法合规,在法律上如何界定?茅台官方的公司章程又是如何规定?

8亿捐赠风波

一场关于茅台8亿捐赠行为是否合规的股东保卫战正浩浩荡荡展开。总结看,此次争议的焦点主要围绕茅台10月26日发布公告所提及的累计约8亿捐款金额,信息披露是否合规,和是否符合茅台公司章程规定,以及在法律层面是否涉嫌利益诉讼等。

为了一探究竟,《华夏时报》记者和上述“茅台900元真不算高”的博主取得了联系,对方向本报记者简单陈述了目前事情的进展情况,具体详细信息已经在微博中全部呈现。

从其微博中可以看到,目前联合诉讼已经有230名股东报名,报名者中也有通过沪股通购买贵州茅台股票的香港居民,超过100位茅台股东表达了捐赠诉讼费意向。而且,自10月26日至今,有小股东先后向上交所、证监会、国家信访局等多部门进行了实名举报。

只是,截至12月8日发稿前,茅台官方尚未发布公告回应此事。对于本报记者的采访,茅台相关人士表示可以引用上海证券报的相关报道中对此次捐赠的两个项目的解释作为参考。其中提到,作为捐赠权益,未来10年内,茅台将不需要支付相关的污水处理费。另外,根据捐赠协议,茅台还享道路两侧规定范围内广告资源无偿使用权。

2019年修订的《上海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显示,应当披露的交易包括“赠与或者受赠资产”等11项。但在涉及的金额上,并非全部交易事项都要披露,应包括“交易涉及的资产总额占上市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总资产的10%以上”等内容。

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钟兰安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首先表达了对茅台公司捐赠善款的行为的肯定,他认为,是履行企业社会责任体现,符合我国《慈善法》、《公益事业捐赠法》等法律的立法精神,是符合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行为。

“但是,如此巨额的捐赠,也要考虑到茅台公司内部作出该行为是否具有相关的授权?是否符合公司章程的规定?若茅台公司内部的捐赠决策程序失当,虽对捐赠法律效力不产生影响,相关决策人可能需要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钟兰安说。

钟兰安对记者列举称,我国《公益事业捐赠法》第九条规定:“捐赠的财产应当是其有权处分的合法财产。”同时,我国《公司法》第一百四十七条规定:“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应当遵守法律、行政法规和公司章程,对公司负有忠实义务和勤勉义务。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不得利用职权收受贿赂或者其他非法收入,不得侵占公司的财产。”在《公司法》第一百四十八条中还罗列了八项董事、高级管理人员禁止性行为。

钟兰安表示,在茅台公司捐赠善款中,若公司章程中没有授权董事和高级管理人员进行如此巨额的捐赠,捐赠行为也没有获得股东大会的追认,那么作出捐赠决定的高级管理人员违反对公司的忠实义务的,损害了公司的利益,符合条件的股东可以对其以损害股东利益或者公司利益为由提起诉讼。

股东利益是否被侵害引争议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几日来因为股东们将对上述捐款事件的不满引发外界的热议,但茅台的股价却出现了一片红火之势,这也让持有茅台股票的股民们内心欢喜不已。

12月8日一开盘,茅台跳空高开后股价继续拉升至1840.39元,创下了历史新高。距离上次1828元的高点已经过去了3月有余。而在这3个月的时间中,其他白酒股不甘示弱,接二连三轮番上涨。作为龙头老大的茅台股价却一直处于平稳状态,近日再次站上1800以上的高位,可谓姗姗来迟。

无疑,茅台股价上涨趋势,让外界更加坚定了持有茅台股票的信心,各大券商也纷纷上调了评级。华创证券在食品饮料周报中,给予茅台“强推”这一评级,而中信证券的食品饮料行业中报中,也给予了其“买入”评级。 不仅仅是券商,公募基金对于茅台也情有独钟。

这在业内看来,捐款本身是一件公益事件,但如何将好事办好还是一项技术活。中国消费品营销专家肖竹青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茅台积极履行社会责任向茅台酒厂所在地政府和社会机构进行捐赠体现企业为获得可持续发展良好的外部环境而在力所能及范围内积极捐赠,从目的和社会影响方面值得点赞,但是从程序方面应该按照公司章程和公司法履行审批程序,把好事办好,目的正确,也需要程序正确。

另外,钟兰安也认为, 若茅台公司的捐赠在内部符合法律和章程的规定,也不存在其他违法行为,该捐赠可能被解读为利益输送,也可以被解读了致力于公益事业,履行社会责任,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行为。捐赠本身具有积极社会意义,这无可争议。问题的关键还是在于捐献的内部决策是否符合茅台公司章程规定,是否侵害了众多股东的合法权益。

本报记者也将持续关注此事进展。

责任编辑:黄兴利 主编:寒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