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调查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要闻 地产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实地探访国内第一家互联网线下诊所败因:春雨诊所“渔翁”构想或是病根?

于娜 郭怡琳 2020-12-19 19:54:17

本报记者 于娜 见习记者 郭怡琳 北京报道

北京市朝阳区华威南路西里55号,伫立着一座灰色的直角型小楼,便是北京市博大医院所在地。五年前,国内第一家互联网线下诊所春雨诊所曾落户该院。

一个“曾”字,背后是春雨诊所线下布局之路曾全线叫停。12月17日,《华夏时报》记者实地探访国内第一家互联网线下诊所——春雨诊所北京旧址,试图挖掘其合作项目叫停真相。

官方资料显示:春雨平台在成立一年内低调叫停线下全部的25家诊所项目。对此,记者尝试采访亲历者—春雨平台的第一家线下项目合作商北京市东方博大医院(以下简称“博大医院”)院长刘艳玲,希望了解其剥离春雨的原因,及合作期运营情况,但对方婉拒。

一位不具名的春雨医生内部人士说:“春雨诊所最初的构想是,春雨平台提供患者和调配医生资源,合作医疗机构只负责医疗资质、场所、检查设备和报销,双方共同搭建从线上到线下的全病程服务体系。但运营中存在人均消费过高难题。”

“作为春雨医生早期试水线下的项目,希望帮助春雨体系实现内部服务闭环。但在2016年因业务调整不再继续,全部线下门店关停。”上述春雨医生内部人士告诉记者,目前春雨医生正在发展线下替代产品“春雨健康小站”。

早期线下布局受阻

17日,在春雨诊所旧址,记者推开院门,一股药草香扑面。保安大爷端坐桌旁,不时给来客测温登记。导诊台迎门而立,两位导诊员辅助患者医保登记、自助挂号。其中一位导诊员,发给记者一本《医保政策问答》,同时宣传着最新的医保政策、医院外聘专家,以及医院的优势和特色。

她介绍道:“2018年我们加入了国家心血管病中心高血压专病医联体,而且我们还是垂杨柳医院医联体成员单位,你在这边看病可以享受双向转诊,我们的医生都在上级医院培训过,特别有保障。一级医院报销比例又高,我帮你把医保卡登记下就可以挂号了。”

谈话间,有零星附近居民挂号取药,或是咨询协和的专家哪天来出诊,导诊员便指着墙侧医生宣传详细告知。记者顺势注意到,北京东方博大医院诊疗团队较为平淡。其中,自聘低年资医生约占80%,配合退休返聘医生及三甲医院专家定期坐诊。根据大厅宣传资料展示,医院业务方面,主要靠社区取药、妇科、男科手术和中医专家坐堂运营。

随后,记者说明采访来意,希望了解博大医院剥离春雨的原因,及合作期运营情况。上述导诊表示:“2018年我入职的时候医院就是‘国家队’医联体成员了,没听说过春雨诊所。”而后帮忙电话联络办公室,但对方婉拒了记者的采访。

记者向旁边小卖店进一步问询,店主称:“我印象中博大医院的患者一直稀稀拉拉的,主要是没什么好大夫,门口居民拿药图近。2015年时这边搞过小仪式,当天来了很多人,可能就是你说的啥揭牌吧。那个牌子是银色的,有蓝花。之后有一段人好像多点,是不是来看病的那就不知道了。”

“渔翁”构想或成失利主因?

曾经与25家医院合作布局线下,而今原址却不见当年项目痕迹。这背后究竟是什么原因?

2015年,原国家卫计委接连发布两条政策,放宽社会办医门槛。而后,我国迎来了社会办医潮。同年,春雨医生在北京、上海、广州、武汉、汉州等地,低调揭牌25家线下诊所。

上述春雨医生内部人士指出平台线下诊所“模式较为特殊”,即春雨诊所以合作运营为主要模式。在中国开办诊所属于”重资产”投资,成本高、审批时间长、快速复制性差。作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春雨诊所选择了运营成本最小的“保险”模式。

该模式下,春雨诊所自己不养医生,线下诊所医生也不是全职,每个团队人员只有10人左右。春雨诊所的经营模式,类似医生多点执业平台。春雨平台邀请来自三甲医院甚至海外的知名主任坐诊诊所。线下诊所成本投入较少,支出主要补贴医生。

获客方面,合作医院拥有固定患者群体,同时依靠春雨平台把线上客户的需求引导到线下。春雨采取“线上+线下”私人医生服务年费制度,服务卡有效期一年,现价为980元/张,诊断不额外收取费用,并支持部分药品医保报销。

上述春雨医生内部人士说:“春雨诊所最初的构想是,春雨平台提供患者和调配医生资源,合作医疗机构只负责医疗资质、场所、检查设备和报销,双方共同搭建从线上到线下的全病程服务体系,解决线上服务‘看病不治病’的弊端。”

方案看似完美,结果却差强人意。项目设计之初,春雨平台的构想就过于丰满了。仅一年时间,全部诊所平静终止合作。

上述春雨医生内部人士坦言:“春雨诊所主要基于平台线上业务的延伸和拓展。线上的优势是覆盖面广,平台持续为更多有需要的人提供医疗服务;而线下业务则更精准、更有层次的分配医疗资源,避免医疗资源的挤兑和浪费。春雨实际运营中存在人均消费过高难题。”

一位不具姓名的业内分析师告诉本报记者:“春雨诊所应该是未达成预期目标。这里面可能有三方面原因:首先,春雨诊所只为平台线上用户服务,而且‘私人医生’较贵,用户数量总和不能支撑常规运营;其次,线上免费问诊用户,实现转化时出现问题;此外,合作医院多数是民营医院,口碑有限,市场品牌度太低。”

以北京东方博大医院为例,记者通过天眼查检索发现:法人代表吴德坤,莆田秀屿人,北京莆田企业商会常务副会长,北京中德博大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

线下二次进军相对“内敛”

首次布局线下受阻之后,近两年来,春雨医生重整旗鼓,瞄准“小而美”模式,开辟微成本市场,企图分割市场死角。相比之下,春雨平台的二次线下进军更为“内敛”。

上述春雨医生内部人士向《华夏时报》记者透露:“春雨平台线下替代产品‘春雨健康小站’运行情况良好。在疫情期间,春雨线上端通过在线义诊服务患者,线下端主要利用100多家建在社区里的春雨健康小站提供服务。”

据了解,春雨健康小站是一个落在居民社区、学校、企业等场景中的小型智能化健康管理中心,春雨医生会派驻家庭健康顾问入驻小站,为相应社区居民提供基础的健康监测、家庭医生、健康管理、智慧医疗、健康商城等功能。覆盖范围在方圆一公里之内,在相应场景下落地面积50-200平米,从建立到运营只需15天左右。

实际上,春雨医生受阻的首次线下布局,以及如今二次进军布局的“春雨健康小站”,都是互联网线下布局模式的探索。目前,互联网线下布局大多以多点执业、加盟合作、自建诊所三种模式为主。

值得注意的是,国内的医疗市场庞大又进展缓慢,足够时间容下各种模式。互联网的线下之路,或许无需担心像电商行业那样迅速短兵相接。而一系列的新模式中,谁将成互联网带给医疗行业的最好未来?我们拭目以待。

责任编辑:方凤娇 主编:陈岩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