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要闻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能源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工行行长谷澍拟接任农行党委书记、董事长,六大行高管密集变动

徐晓梅 冉学东 2020-12-28 22:58:21

本报记者 徐晓梅 冉学东 北京报道

临近年关,国有大行高管发生变动。

近日,《华夏时报》从多方了解到,工行行长谷澍已经从该行离职,正式接替周慕冰出任农行党委书记,并将担任董事长一职。农行原党委书记、董事长周慕冰已到退休年龄。

53岁的谷澍也将成为五大国有银行中最年轻的董事长。目前,农行的高管架构是副董事长、执行董事、行长张青松;执行董事、副行长张旭光;副行长湛东升、崔勇、徐瀚。谷澍正式上任后,农行将在“一行四副”的基础上迎来了新任的党委书记。

值得一提的是,工行人事变动落地后,该行行长一职将面临空缺,只剩下四个副行长:廖林、徐守本、张文武、王景武。

履历显示,谷澍出生于1967年8月,1998年从上海财经大学拿到经济学博士学位后,就开始加入工行,至今在工行已工作22年。在工行就职期间,谷澍先后担任会计结算部副处长、处长;会计结算部副总经理;计划财务部副总经理;财务会计部总经理;董事会秘书兼战略管理与投资者关系部总经理;山东省分行行长、党委书记;总行副行长等。

2016年,谷澍成为工行的行长。

数据显示,2019年全年,工行的营收和净利润分别是8551.64亿元、3122.24亿元,相比2016年的6758.91亿元和2782.49亿元大幅增长。

近年来,随着金融科技的不断发展,商业银行开始大力发展零售银行业务。作为“宇宙行”,工行利用金融科技手段专注于个人金融服务,管理的个人客户金融资产规模已超过15万亿元。针对金融科技,谷澍也在公开场合多次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商业银行加速转型。工行不仅成立了金融科技子公司,还成立了金融科技研究院。谷澍认为,金融科技时代背景下,银行科技创新呈现三大变革趋势,包括“开放化+易扩展”的银行IT架构变革,“智慧化+生态化”的银行经营模式变革,“线上化+非接触”的银行服务方式变革。

针对金融科技监管沙盒,谷澍从商业银行的角度提出了自己的思考和建议。他认为,商业银行自身要进一步强化“监管沙盒”项目的风险主体责任。“未来的商业银行更像一家金融科技公司,在借助金融科技驱动银行服务模式、运营模式深刻变革的同时,更应关注新的应用风险。”

在工行担任会计要职期间,谷澍还于2001年组织编制了我国商业银行第一套合并会计报表。

事实上,2020年,除了工行和农行,其他四大国有银行的高管也频繁发生了变动。就在12月23日,中国银行发布公告称,副行长孙煜已经辞职;原交行副行长吕家进担任建行副行长,刘桂平辞去建行副董事长、执行董事、行长以及董事会战略发展委员会委员、风险管理委员会委员的职务;交行副行长侯维栋、吕家进纷纷离职等。

目前,六大国有银行各有各的高管架构,有“一行三副”、“一行四副”、“一行六副”之分。

交行和中行都是“一行三副”格局。交行行长为刘珺,副行长为殷久勇、郭莽、周万阜;中行行长为王江,副行长为王纬、林景臻、郑国雨,出现两位副行长职位空缺。

建行在过去都是“一正四副”的格局,目前还暂缺一位行长和副行长,现任副行长是吕家进、纪志宏、王浩。

邮储银行则是“一正六副”格局,行长为郭新双,六位副行长分别是曲家文、徐学明、张学文、姚红、邵智宝、杜春野,是当前领导团队最多的国有大行。

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冉学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