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调查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要闻 地产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实地探访微医全科北京西单中心:疫情之下客流单薄,医疗界“星巴克”之路尚远?

于娜 郭怡琳 2020-12-29 16:21:53

本报记者 于娜 见习记者 郭怡琳 北京报道

北京微医全科诊所(又称微医全科北京西单中心,以下简称诊所),坐落于北京市西城区西单商业街的一栋写字楼内。虽从西单或灵境胡同地铁站步行到达均需不过10分钟,但诊所附近没有任何标识,找起来并不算容易。

微医全科中心北京实体店于2018年4月2日在西单国际大厦8层开业。微医全科中心负责人、微医高级副总裁、原浙江邵逸夫医院院长何超曾表示:“微医门店要打造中国医疗界‘星巴克’。”

截至目前,微医距星巴克之梦还有多远?12月24日下午,《华夏时报》记者实地探访微医集团国内第二座线下门店——微医全科北京西单中心,试图揭秘其运营现状。

当天,诊所没有外聘专家出诊,人流量略显单薄。大厦一楼的一名鲁能保安人员对记者说:“诊所平时人不多,周末上8层的人会多点,大概十来个。”

走进诊所,记者说明采访来意时,一名护士表示:“诊所的同事和院长都是执行人员,采访应该通过官网联系管理层。”而一位不具名的微医内部人士则对本报记者称:“集团发展正处于关键期,不便接受采访。”

医略营销创始人仲崇海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微医全科北京西单中心属于雄资系民营医院,背后有着强大的资金实力,所以能够注重医疗品质。这类医院大多处于两极分化状态:遵循医疗行业长期品牌化发展理念、管理架构设置得当的医院发展良好;而持快速盈利理念或管理架构不当者,往往处于长期亏损状态。”

诊所门可罗雀

在西单国际大厦8层,大厅中央的访客区正对直梯。其间藤椅摆放鳞次栉比,若没有健康教育易拉宝伫立,很难将其与诊所关联。该层布局以大厅为界,右侧正是微医全科北京西单中心所在。

诊所大门旁,有导诊测量体温,登记访客。他先是询问记者是否有预约,随后说道:“疫情期间,我们不接待非预约客户,服务内容侧重疫苗注射。”

彼时,诊所的客流可谓门可罗雀。针对这种现状,医略营销创始人仲崇海认为:“疫情防控时期,很多小型民营医疗机构,如诊所、门诊部以及一些专科医院,都被要求暂停开诊。虽然目前很多地方已经恢复开诊,但疫情震荡期,患者量持续急剧下滑。这主要是因为疫情加重了信任危机。舆论中开始不断出现民营医院只注重商业利益的声音。”

与此同时,记者在护士引导下进入诊所。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商品展示柜。诺辉健康的早癌筛查试纸,及各种疫苗样品陈列其中。展示柜右侧摆放着自主研发的智能医疗“网红产品”——智能医务室。

据悉,该产品由智能移动医疗一体机、智能药柜及微医线上线下结合的健康服务体系组成。提供常见病诊疗、12项体征检查、线上专科问诊或会诊、线下医疗、就医帮助、健康讲座、急救培训等日常健康服务。此前,“微医HMO会员服务基地发布会”被高调展示。微医方面曾对媒体公开表示:“智能医务室不仅承担着线上+线下的医疗需求,其亮点在于定制医疗服务。这款产品上市以来,受到众多在粤大型企业追捧。”记者眼前的该款产品,处于关机状态,并落有灰尘。

之后在健康管理区,记者看到3位女士等候接种疫苗。“这部分由体检和接种两个独立区域组成。接种室正对等候区,这里采用仿星巴克设计,一来缓解客户紧张情绪,二来方便患者商务办公需求。”上述护士说。

资料显示,今年3月开始,包括和睦家、丁香诊所等,很多高端诊所和互联网线下门店都利用资源涉足疫苗业务。对此,仲崇海分析认为:“医院经营者很清晰地感知到今年疫苗产品市场需求暴涨。一方面,疫情之下大众健康意识提高,疫苗突然爆单,传统接种机构货源紧缺,因此给予了民营医院市场空间。另一方面,疫苗接种意愿跟用户受教育程度密切相关,民营医院服务意识更强,工作人员更有患教耐心。”

记者注意到,该护士详细讲解了宫颈癌疫苗和适于老年人群的带状疱疹疫苗,对流感和肺炎疫苗的介绍稍显简练。说到乙肝疫苗时,该护士表示:“每个人出生时都接种过,您可以通过体检查一下是否有抗体再考虑注射”。

聊到体检套餐,“诊所体检套餐有A、B、C三款,价格分别在1千多、2千多和3千多。1千多的项目只是一个初筛,比较适合入职,建议您考虑2千多的B套餐。”

记者反问是否可以挂号就诊检查乙肝抗体时,该护士称:“现场可以挂号,费用是280元。”而该情况与导诊所说的“疫情期间不接待非预约客户”略有出入。

存医保欠缺等短板

据了解,微医集团从挂号网切入互联网医疗,而后打造在线诊疗、远程会诊、线下医疗闭环运营模式。集团核心业务为云、医、药、险四大版块业务,并通过与外部保险公司合作形成自己的保险体系。其保险业务与健康管理服务相结合,即构建中国HMO体系。

HMO(健康维护组织),在收取固定预付费用后,为特定地区主动参保人群提供全面医疗服务的体系。微医董事长兼CEO廖杰远曾公开披露,保险是微医盈利来源之一。且保险营收占到总数的35%。旗下的HMO服务每人月均只需500人民币,但利润率却在30%-35%。

早在2017年3月,微医集团与众安保险达成战略合作,推出首个在线门诊保险产品,被保险人在微医互联网医院消费可享受“商保直付”服务。即用户自付40%,剩余60%由商业保险账户直接支付。

另一方面,微医集团曾称持有ACO服务,即责任制医疗组织。该项服务是美国奥巴马医改的核心之一。具体说来,不同医疗机构(包括家庭医生、专科医生、医院等)自愿成为合作的整体,他们与管理机构(不限于医疗保险机构)签订合作协议,为指定人群提供医疗服务。在保证医疗服务达标前提下,医疗支出低于预先设定的费用标准。节约的医疗费用越多,ACO可以拿到的经济奖励越多。

廖杰远接受采访时曾说:“让微医集团保持盈利的保险业务正是微医推出的HMO以及ACO服务。”

对此,记者特意询问诊所保险情况,上述护士则说:“民营医院都是没有医保。民营医院模式和传统医疗不太一样,我们主打的是客户服务。”记者再度追问上述保险业务模式时,该护士表示不知情。

记者了解到,截至目前,在微医全科签订健康服务的会员,可以享受个人健康档案建立、定制化健康体检、体检后干预方案、疾病诊疗、专属健康热线、慢病管理、省内转诊预约挂号、院前院后综合指导、宣教视频定向推送等十余项服务。而线下门店的医保服务仅杭州萧山店支持。

对此,仲崇海坦言:“微医的问题不仅仅出在保险方面,其门店在品牌化运营上也有欠缺。具体包括加强学科建设以稳固品牌根本、加强院后管理以让品牌枝繁叶茂、加强宣传推广让品牌沐浴阳光、加强文化建设让品牌有吸收营养的土壤、改善患者体验以铸就品牌主干、投入智能医疗以让品牌得到雨露滋润、开展公益活动争取品牌能借助东风。”

责任编辑:方凤娇 主编:陈岩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