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调查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要闻 地产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又一教育机构停课跑路? “1对1”在线教育路在何方

冉学东 鲁哲之 2020-12-31 01:22:36

本报记者 冉学东 实习记者 鲁哲之 北京报道

继优胜教育爆雷停课之后,知名在线教育机构学霸君也被传停课倒闭。

12月29日,本报记者前往学霸君位于北京瀚海国际大厦的办公地点时发现,其工位大量空置,现场挤满了要求退款的家长,但并未见到相关管理人员出现。本报记者拨打的学霸君总部电话,也一直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

学霸君成立于2013年,在成立之初,学霸君是与猿辅导、作业帮等一众现今在线教育龙头并驾齐驱。旗下业务主要包括拍照搜题、K12阶段的一对一辅导等。其中,学霸君APP是一款学生学习辅助软件,针对初高中生,提供在线免费解答作业题、疑难点等服务。截至目前,其已完成6次融资。

4.png

零融资难以为继“烧钱”业务

学霸君在2017年年初完成高达一亿美元的C轮融资之后,就再也没有获得任何一轮融资。目前在线教育高成本难盈利已经不是一个新鲜话题。曾经有K12在线教育业内人士向本报记者表示:“获客成本加上教师成本一直以来都高于单客所交学费,还有在各类互联网平台以及线下投放的广告,即便是目前在线教育的龙头企业也难以解决这个问题,融资成了唯一的办法。”

仅在今年,头部企业同样融资频繁,金额一次次刷新纪录。截至2020年12月30日,在线教育龙头企业作业帮完成两轮共计超过23亿美元的融资,猿辅导更是在今年完成3轮融资,总额超过35亿美元。

学霸君作为第一批进入此赛道的企业,也曾经占领一席之地:以题库类学习工具打开市场,在题库领域曾是头部玩家,随后转向“1对1”在线教育,并且在此领域也有单月营收破亿的佳绩。截至目前学霸君已有超过500万学员,分布在全国超300个城市。

那么学霸君是如何在开局良好的情况下,一步步深陷泥潭,直至今日传出破产风波呢?

在线教育进入快车道之后,各家企业对教学模式一直进行开发和探索。其中,资本似乎并不看好“1对1”模式。早期“1对1”模式,对师资要求比较低,产品标准化程度比较高,是直播课中发展最早的业态,但是由于用户生命周期相对较短,在一段时间后获客成本会持续加大。有投资人表示,1对1作为一种解决家长需求的方案是相当优秀的,但是作为一种盈利模式则未必。

猿辅导同样是早期进入在线教育赛道的企业,但是显然对市场的嗅觉更加敏锐。早在2019年初就已经下线了在线“1对1”课程。由于2018年11月教育部在《关于健全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整改若干工作机制的通知》中称,线上教育将与线下培训机构同步管理,不允许聘用公立学校教师,猿辅导称很难彻底杜绝公立学校老师兼职,所以先主动关闭。也有业内人士告诉本报记者,响应国家政策必然是重中之重,但是想要全职教师来维系“1对1”业务,对于猿辅导来说得不偿失。

2020年教育机构爆雷频发

本报记者从家长维权群中了解到,目前全国已经有上千家长加入了维权大军中。从家长自发整理的信息中记者发现,交费金额上万的占了多数,其中不少还有交费金额超过4万,剩余课时超300学时的学生。有家长向本报记者反映,学生的学费还是通过银行分期、花呗等途径进行的付款,甚至还有影响征信的可能性。

近年来在线教育发展的速度越来越快,引入直播、AR/VR、AI等高新技术更是吸引了越来越的流量与资本,但是一系列新技术的开发也加大了在线教育运营以及技术研发成本,在本就盈利的困难的情况下,让一部分经营存在问题的企业加速暴露。赛道的潮流推着玩家加速奔跑,稍有不慎便会被浪潮吞没,而头部玩家却也吸引了更多的资本青睐,在K12在线教育这个赛道中,马太效应愈发显著。

然而家长却会被铺天盖地的广告以及营销手段所淹没,无法第一时间做出是否为“雷”的判断。家长王女士告诉本报记者,作为学生家长并没有身处这个行业之中,很难对教育机构的优劣做出准确判断,多数只有靠网上的广告或者家长的口口相传。并且在做出选择了后,只要有效果也不想更换老师过于频繁,毕竟授课老师和学生都需要互相适应。这也是变相地将学生与教育机构进行“绑定”。一旦出现这种情况,家长则很难自发维权。

特别在今年突发疫情之后,在线教育大热。然而强者愈强的马太效应也越来越明显。头部玩家通过资本支持,以及不计成本的“获客”,也将不少企业彻底挤出了赛道,这也持续削弱了消费者对于非头部企业的信任。

但是,优胜教育跑路并且还需退还1.3亿学费给家长敲响了警钟。本次学霸君爆雷,仅本报记者所在群的退费金额已超过百万。资本推动行业高速发展,却也留下了一地鸡毛。

新东方董事长俞敏洪在第十届全国培训教育发展大会上曾表示,培训教育已经被过度开发,“这个市场其实有很多泡沫。资本退潮后,一定会出现一地鸡毛。”

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冉学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