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要闻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能源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2021继续烧钱!猿辅导作业帮跟谁学融资“补血”,亏损营销圈地没有企业敢提前下车

于玉金 2020-12-31 21:32:59

(高额融资让教育企业广告遍布综艺与地铁公交 于玉金摄影)

本报记者 于玉金 北京报道

“价值899元的猿辅导寒假语数特训班,现在双旦活动调整,只需要30块钱,语文+数学24课时,而且加赠的套盒中包含小猿时间管家和22件套教辅资料。”微博上,关于猿辅导的寒假广告早已开始。

暑假“获客”大战的余温未消,寒假“引流”之战的硝烟又起,“每收一分钱,就要先花掉两块钱”并不能让在线教育企业们止戈,反而战火越发激烈,烧钱能否带来流量都是次要问题,不能比别人家投放少成为了重要的指标。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在寒假大战前,头部教育公司们又都获得大额融资。其中一个关键信号是,作为双师直播大班课的“趟路人”,跟谁学(GSX)于12月28日宣布不久前的8.7亿美元定增融资已全部到位,而在过去一年内,跟谁学遭遇超10次做空的同时,加入营销广告战后业绩由盈转亏。广告营销似乎就是无底洞,跟谁学旗下高途课堂的广告也见诸公交广告牌,直播大班课的群雄逐鹿时代还远未结束。

融资添“羽翼”

没有最多,只有更多。

12月28日,作业帮宣布完成E+轮超16亿美元融资;此轮融资的投资者,包括阿里巴巴、Tiger Global、软银愿景基金一期、红杉资本中国基金、方源资本等;泰合资本继续担任独家财务顾问。

作业帮创始人、CEO侯建彬表示,本次融资后,作业帮将继续对课程服务、产品研发进行持续投入,为用户不断创造学习价值,同时将加大对新模式、新业务的探索。

在今年6月29日,作业帮刚刚完成E轮7.5亿美金融资。从2015年以来,作业帮合计共获得34.35亿美元融资。

成立于2014年1月的作业帮最初依靠“拍照搜题”在百度内部孵化,2015年6月,作业帮完成独立分拆;在获得C轮融资时,作业帮就拆分出作业帮一课,采用班课形式,开启了商业化运作,而在2019年12月,为抓住在线教育高速发展期,将资源更多地聚焦于在线K12班课业务,支撑企业快速发展,在窗口期谋求最大化的增长,作业帮一课直接更名为作业帮直播课。

作业帮的竞争对手猿辅导的融资更为疯狂,2020年3月,猿辅导获得10亿美元融资;2020年10月,猿辅导再次完成G1和G2轮共计22亿美元融资;2020年12月,猿辅导完成交割云锋基金3亿美元的战略投资;自2012年以来,猿辅导共获得40.52亿美元融资。

《华夏时报》记者统计,2020年,作业帮与猿辅导合计完成58.5亿美元融资(约人民币382.59亿元)。

备受关注的是,另一家曾与猿辅导、作业帮处于早期题库赛道后进入1对1赛道的学霸君近期暴雷。尽管,学霸君创始人张凯磊对外表示,目前资金缺口几千万,也在朋友圈声明,“我只解决问题,帮员工找工作,拿工资,帮家长复课”,但落下阵来的学霸君从侧面也证明了直播大班课更具生命力与更被资本所青睐。

有教育行业分析师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2020年资本寒冬加剧,互联网中小学教育行业马太效应显著,2020新流入资金更趋集中于商业模式成熟、教育产品矩阵丰富的头部平台。

“今年是变化非常大的一年,疫情以来,整个互联网教育渗透率大幅增加,线下教育也都开始尝试线上教育,进行线上线下结合,今年疫情对互联网教育是大加成;资本方对教育赛道的关注度极高,特别是头部教育公司,今年大额融资都是过亿元的,K12领域的猿辅导、作业帮都拿到大笔融资金额,可以看出资本非常看好这个赛道,另外一方面资本在往头部的教育公司聚集。”伴鱼CMO翟磊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亏损也要“烧钱”

2020年魔幻的一年已经结束,在疫情下,在线教育公司表面风光无限,高额融资让企业们的广告遍布综艺、地铁公交、电梯,更是聘请明星代言。但是华丽的袍子里面却爬满了虱子,营销导致的亏损成为教育行业的“通病”,而在明知病因的情况下,却只能继续加大营销“饮鸩止渴”,没有企业敢在这趟快速行驶的列车中提前下车。

在寒假来临之际,12月31日,作业帮宣布新年钜惠直播,豪礼3000万;而跟谁学也在2020年年末宣布对旗下的高途课堂进行品牌升级,近来,高途课堂的广告也已登上京城各大公交站广告牌。

但跟谁学的亏损对于直播大班课而言则是不利信号。2020年Q3财季,跟谁学营收19.65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252.9%,但净亏高达9.325亿元,首次出现季度亏损,其中,公司销售费用猛增至20.56亿元。

今年以来,屡遭做空的跟谁学加大了曝光量,在线上进行了投放,对热门综艺和热门影视剧进行了品牌冠名和投放大量的贴片广告。

事实上,随着巨头们纷纷加大投放,获客成本也在直线攀升。《华夏时报》记者从相关人士处了解,2019年暑期,行业在外部平台(抖音、微信)投放的获客成本普遍在2000元,2020年暑期,获客成本则上升至普遍3000元。

11月19日,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董事长俞敏洪的一次演讲戳破了在线教育行业的“面子”。他在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上谈到在线教育时表示,在2020年全年,资本向在线教育领域输入了近150亿美元,但在线教育的收入只有几百亿元人民币。他还直言,“每收一分钱,就要先花掉两块钱。”

想慢下来的跟谁学创始人陈向东似乎也很无奈,“我到今天也不觉得烧钱做生意是正常的。但在市场被重构,资本大量进入,我的想法发生了变化。我们之前是首单就要盈利,现在更多考虑的是用户生命周期,以及在战略投入期的时候我们可以忍受亏损。”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以营销获客的模式何时能改变?作业帮相关人士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招生大战还会持续一段时期。

“因为K12大班课赛道足够长、宽、深,市场空间非常大,中国中小学生2亿,目前参培率50%,未来会达到韩国的70%,也就是1.4亿,假设其中一半参加在线教育,那就是7000万,但目前市场规模才1000万;这么大的市场、这么好的机会、已经跑通的模式,所以吸引大量企业、资本涌入;面对战略性机会,暂时的亏损是没问题的,甚至是必须的;任何经济活动都有一个前期大规模投入(亏损),然后再收获回报的过程。”上述作业帮人士还表示,所以亏损不是问题,亏损多少才是问题,如果一家企业为了达到200万的规模,导致10亿亏损,另一家企业为了200万规模,只导致5亿亏损,那么后者很可能会成为最终的胜者。



作业帮融资大事记:

2015年9月,获得了红杉资本中国、君联纪源资本的A轮2500万美元融资;

2016年7月,完成由纪源资本和襄禾资本领投的6000万美元的融资,红杉资本中国与君联资本也全部跟投;

2017年8月,完成了1.5亿美金C轮融资,由H Capital领投,老虎基金,红杉资本中国、君联资本、纪源资本、襄禾资本等全部跟投;

2018年7月,完成D轮3.5亿美元融资,此次融资由Coatue领投,高盛、春华资本、红杉中国、GGV纪源资本、襄禾资本、天图投资、NEA、泰合资本等新老股东跟投;

2018年11月,获得5亿美元D+轮融资,由软银愿景基金投资;

2020年6月,完成E轮7.5亿美金(约合人民币53.1亿元)融资,此次融资由方源资本、Tiger Global领投,Qatar Investment Authority、红杉资本、软银愿景基金、天图投资、襄禾资本等新老股东跟投;

2020年12月,完成E+轮超16亿美元融资;此轮融资的投资者,包括阿里巴巴、Tiger Global、软银愿景基金一期、红杉资本中国基金、方源资本等;

合计共获得:34.35亿美元融资。



猿辅导融资大事记:

2012年8月,获得IDG A轮融资1000万人民币;

2013年8月,获得经纬中国、IDG B轮融资700万美元;

2014年7月,获得经纬中国、IDG C轮融资1500万美元;

2015年3月,获得华人文化产业基金、新天域资本、IDG资本、经纬中国 D轮融资6000万美元;

2016年5月,猿辅导获得腾讯公司D+轮融资4000万美元;

2017年5月,猿辅导获得E轮融资,融资金额为 1.2 亿美元,投资方为 PE 华平投资集团,腾讯公司跟投;

2018年12月,猿辅导获得F轮融资,融资金额为3亿美元,由腾讯公司领投,华平投资集团、经纬中国和IDG原有股东跟投;

2020年3月,猿辅导获得10亿美元融资。本轮融资由高瓴资本领投,腾讯、博裕资本和IDG资本等跟投。融资完成后,猿辅导公司估值达到78亿美元;

2020年10月,猿辅导已完成G1和G2轮共计22亿美元融资;其中G1轮由腾讯公司领投,高瓴资本、博裕资本和IDG资本等跟投;G2轮由DST Global领投,中信产业基金、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IC)、淡马锡、挚信资本、德弘资本(DCP)、Ocean Link、景林投资、丹合资本等基金参与了本轮融资;

2020年12月,猿辅导完成交割云锋基金3亿美元的战略投资。

合计共获得:40.52亿美元融资。

(资料来源:作业帮、猿辅导官网,天眼查)

责任编辑:黄兴利 主编:寒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