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调查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要闻 地产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重绘中国经济区域版图:后疫情时代,长三角、粤港澳等南方城市群为何强势崛起?|2021新年特刊

刘诗萌 2021-1-1 08:47:37

文/ 刘诗萌

2020年8月初一个普通的夏夜,挨过了整日38度高温和暴晒的杭州人,趁着习习晚风开始了一天的出行。西湖畔的武林夜市里灯火通明,一个个摆满了珠链首饰、软陶糖人、非遗丝绸等文创小物的摊位鳞次栉比,当地小吃葱包烩、西安小吃肉夹馍、老北京梨汤、台湾烤肠等夜市“必备”小吃也不会缺席,外围的糖水铺、奶茶店、火锅店门口更是排起了或长或短的队伍。

一场残酷的疫情过后,红尘世俗的人间烟火更能抚慰普通人的心灵。据杭州媒体报道,2020年武林夜市的摊位数增加了15%,是有统计以来最多的一年。熙熙攘攘的游客穿梭在夜市里,且行且住,仿佛大半年来疫情带给人们的阴霾已经一扫而空。

城市的活力,往往就从面酒肉茶和灯火霓虹这些小处体现出来。2020年,以长三角、粤港澳城市群为代表的南方城市在疫情后迅速恢复,为中国经济的整体复苏注入了支撑力量。上半年,广东GDP总量4.92万亿,虽有下降但仍领跑全国;江浙沪皖四省GDP总量分别为4.67万亿、2.90万亿、1.74万亿和1.76万亿,列全国第2、4、11、9位。

此外,注重消费的“后疫情时代”里,一些从前并不被广泛看好的南方城市成了新的网红:中南大省湖南的省会城市长沙不再只有湖南卫视,茶颜悦色与超级文和友成为了它的新logo;获得“中国最大自贸港”利好的海南,天南海北的游客纷纷涌入,免税店单日销售额破亿,到目前总额已突破300亿。

也是因此,在2020年三季度GDP数据公布后,中国经济十强城市的名单被认为出现了一次历史性的“洗牌”:天津掉出了前十,南方城市独霸9席。

默默进击的南方城市

2020年1月中旬,在全国人民被突如其来的疫情牵动心弦的时刻,第四次经济普查数据的出炉并未在当时掀起太大的“水花”。但是实际上,这次调查的结果对各个城市2018年GDP数据的调整,已经为经济总量尺度上南方经济的崛起做了足够多的铺垫。

根据“四经普”的结果,全国31个省市中14个省市的GDP总量调减,17个调增。其中,GDP总量缩水最多的是山东省,减掉了9820.67亿元,变动幅度为-12.84%。其次是天津,减掉了5446.72亿元,变动幅度为-28.96%,是全国比例最大的。此外,吉林、河北、黑龙江等地也是“水分”被挤掉较多的省份。而GDP被调增的省份中,数值最大的是安徽省,增长4004.08亿元,增幅为13.34%。其次是上海、云南、福建、北京,分别被调增了3331.95亿、2999.88亿、2883.73亿和2786.02亿元。

简单看这些排名也能很容易发现,被调低的地区主要集中在北方。“从‘四经普’的结果来看,往往是重工业为主的地区被调低了,以高科技企业为主和发展酒类产业的地区被调高了。”一位区域发展方面的学者如是说。

当然,GDP仅仅是单一指标,也是一个正在逐渐淡出城市评价体系的指标口径。更多“用脚投票”出的数据,同样反映了正在扩大的南北差距:

从人口来看,广东、浙江两个传统人口大省在2019年常住人口增长仍然最多,分别增长了175万和113万人,排在3-6名的安徽、新疆、河北、河南增量在43万-35万人之间。

从就业来看,麦可思研究院发布的《2020年中国大学生就业报告》显示,2019届大学毕业生在长三角地区就业的占比最高,本科毕业生为25.8%,高职毕业生为22.9%;其次是珠三角地区,本科毕业生为21.0%,高职毕业生为20.4%。恒大研究院的《2020中国城市人才吸引力报告》也显示,长三角、珠三角人才集聚,京津冀人才流出。

从房价来看,根据中国社科院发布的《中国住房发展报告2020》,截至2020年11月,北方地区除了北京、天津两座城市以外,其余城市房价普遍低于20000元/平米;南方地区中,深圳、上海、厦门、三亚、广州、杭州、南京、苏州等多个城市房价水平高于20000元/平米,其中深圳、上海和厦门超过了40000元/平米,住房价格“南高北低”差距显著。

从土拍来看,中原地产研究中心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前11个月在50个热点城市当中,土地出让金突破2000亿的有上海、杭州、广州三地,其中上海以2700亿名列全国第一。前11名城市土地出让金均突破了1000亿,而这当中北方城市仅有北京一个。此外,在50个城市里,土地溢价率低于4%的是青岛、乌鲁木齐、济南、威海、贵阳、天津、中山7座城市,大多位于北方。

是规律,还是人心?

这些数字的背后是信心——从2018年初亚布力事件后“投资不过山海关”到2019年青海省投出现债务危机、被标普一年两次下调信用评级后引发的“投资不过胡焕庸线”,再到2020年华晨、永煤债券违约导致信用债市场“大地震”后的“投资不过南宋版图”,过去三年间经济地理的“繁荣市场”在民间口碑中不断向东南收缩。

在一次公开演讲中,清华大学中国经济思想与实践研究院院长李稻葵在发言中将“南强北弱”视作一种客观规律。他认为,随着时代的变迁和医疗技术飞速的发展,人类有了抗生素,有了各种各样应对大规模传染病的医疗卫生技术,会转向习惯于在热带生活,而非寒带和温带。总体来讲,是从天气冷的地方往天气暖和的地方走,经济发展应该顺应这一趋势。

除了人类追逐阳光和温暖的自然规律之外,是否也有更复杂的人为因素?这一点,从疫情后复工复产的过程似乎可见一斑。即使面对严酷的疫情,长三角和粤港澳地区也是整个中国最早开始显示复苏活力的地区。在一些地区和城市还严格要求14天隔离的时候,这两个民营经济最活跃的地区已经打响了复工抢人的头一枪。

2月中旬,杭州市政府自掏腰包包下了高铁专列,给来自疫情相对平稳的贵州、四川等地区返岗员工免费乘坐;嘉善县政府为了帮助企业复工,包下了从四川广元机场往萧山机场的一架专机,政府企业共同承担费用,员工免费乘坐;宁波市鼓励企业扩大招工,较上年同期每多招一人补助500元,每家企业补助总额最高30万;南京对包车组织返岗的企业补贴50%包车费用,还给予返宁落户积分加分奖励;深圳允许企业“先复工,再审查”,部分工厂为了抢人连夜提高时薪,引荐新人入职一度可获得7000多元奖励。

“这些地区把经济发展经济增长作为一个根本的引擎,同时了采取比较灵活的管理措施。”在倪鹏飞看来,长三角和粤港澳地区在疫情期间较快恢复的重要原因就是企业基础好,地方政府管理能力强,融资较为方便。此外,当前外贸增长强劲,医疗用品的出口量增长巨大,也是这些传统的外贸大省恢复活力的“东风”。

分化或将继续加剧

并且,仅从目前的条件看,未来这种“南强北弱”的趋势并没有明显缓解的可能。

从经济指标上看,已经入围“万亿俱乐部”的头部城市中仅有北京、天津、青岛、郑州4座北方城市,将在未来几年内成为新会员的几座城市有:泉州、东莞、济南、合肥、福州、南通和西安,它们在2019年的GDP都超过了9300亿元。其中,属于北方的只有济南和西安两座省会城市,而泉州、东莞、南通等“后起之秀”都只是地级市。

从房价上看,2020年11月房价同比上涨最多的城市前十名为东莞、淮安、深圳、宁波、盐城、宿迁、南通、银川、唐山和马鞍山,其中2个位于粤港澳,6个位于长三角。这意味着,2020年疫情以来,这些南方城市的房子,最受人们的追捧。

倪鹏飞更为担心的是北方放缓的趋势会向南推进。根据他的团队对全国280多个城市的竞争力比较的研究,北纬31度以北地区的城市竞争力总体都在下降,并且在东北、华北地区下降的幅度还很大。北方城市的竞争力平均下降了6.2位,南方城市的竞争力上升了6.6位,中部城市的竞争力平均上升2.5名。

就此他提出,要守住北纬31度这条长江“防线”,向南放缓不能跨过长江,否则就会很有压力。然而,由于2020年疫情在武汉首先暴发,整个湖北省都受到了非常大的影响。直到2020年第三季度,湖北省的经济规模仍然同比下降超过10%,出现了“中部塌陷”的现象。

但是北方仍然有巨大的潜力可以挖掘。尤其是事实上的北方经济中心北京,拥有惊人的高端生产要素。人口方面,尽管常住人口连续三年出现下降,但人才质量仍然是全国最高的——2019年,北京共有国家杰出青年102人,占全国总数的34%;金融方面,西二环阜成门和复兴门之间的一条金融街,几乎整个中国金融领域所有的重大决策都是在这里酝酿、讨论和发布的;科技方面,2018年北京技术合同成交额占全国三分之一,吸纳创业投资金额占全国35.4%。而如果从投入-产出的角度来看,当前北京仍然有巨大的潜在增长率可以释放,更有机会带动京津冀城市群,乃至北方经济。

恒大研究院任泽平、熊柴等提出,南北差距拉大是市场经济对计划经济的胜利,证明北方加大市场化改革的必要性和紧迫性。一方面,北方要大力向南方学习,加快深化产权、要素等市场化改革,加快打造亲清新型政商关系以优化营商环境。另一方面,要充分尊重人口和产业向优势区域集聚的客观规律,立足各地区比较优势顺势而为,加快都市圈城市群建设,在集聚中促进平衡。

责任编辑:方凤娇 主编:陈岩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