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调查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要闻 地产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收钱吧冲击创业板,A股或将迎来聚合支付第一股

傅碧霄 2021-1-9 18:39:34

本报记者 傅碧霄 北京报道

近日,上海证监局发布了《中金公司关于上海收钱吧互联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辅导备案情况报告公示》,报告显示,聚合支付公司收钱吧拟在A股创业板上市,中金公司已于2020年12月开始对收钱吧进行上市辅导。这意味着A股有望迎来聚合支付第一股。

3.png

一个二维码聚合微信支付宝

上海收钱吧互联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13年6月,目前注册资本为3.675亿元。《上市辅导备案情况报告》显示,收钱吧作为数字化门店综合服务商,以移动聚合支付服务为基础,为商家提供智慧门店系统、营销推广服务、共享充电宝等多样化增值服务。

官网显示,收钱吧产品包括收钱吧APP,以及收钱吧收钱音箱、扫码王、收款码牌、智能POS等收款工具。

2014年12月,收钱吧移动支付服务正式上线。2015年,微信支付和支付宝两大巨头交战正酣之时,收钱吧推出行业内首个聚合收款码,将微信支付与支付宝统一在一个收款码内,消费者在付钱时无论是选择微信还是支付宝,都可以扫同一个二维码。

目前收钱吧的聚合收款码支持多种主流移动支付方式,并有语音播报到账金额,也就是很多人在付款后听到过的那一声“收钱吧到账xx元”。

收钱吧提供的这种聚合支付服务是收单外包服务中一项很重要的业务。由于聚合支付能够将多家第三方支付聚合在一起,处于第三方支付渠道和商户之间,因此也被称为“第四方支付”。聚合支付既便利了消费者,也优化了商家的收单流程。

据官网披露,截至目前,收钱吧服务遍及中国境内660座城市,日交易笔数近3200万笔,累计服务人次200亿,服务商户数超过400万,商户类型包括小到夫妻店,大到品牌连锁店的各类线下商家。

除聚合支付外,收钱吧还为商户提供收款理财、账户安全险等金融服务。

关于收钱吧未来的发展规划和合规性建设,《华夏时报》记者致函收钱吧进行采访,对方表示,目前公司处于IPO静默期,关于公司的更多信息可待招股说明书披露后进行查询。

历经5轮融资

聚合支付生意虽小,但亦能积少成多。

艾瑞咨询《2019年中国聚合支付行业研究报告》显示,2019年聚合支付覆盖商户数量为2307万家,商户渗透率达到46.1%,这意味着中国近一半的线下商家都在使用聚合支付。易观发布的《中国聚合支付市场专题分析2019》显示,聚合支付行业规模从2014年1000亿元发展到2019年40万亿元。

聚合支付的快速发展引起了资本和巨头的注意,如腾讯投资深圳盛灿科技,京东收购哆啦宝。据易观统计,2018年以来,与聚合支付相关的投资超过10笔,金额超过15亿元。

天眼查显示,收钱吧在启动上市前,经历了5轮融资。投资方包括“阿里系”恒生电子、以及上市辅导机构中金公司旗下基金中金资本等机构。

4.png

收钱吧最近一轮融资发生在不到半年前的2020年8月。投资方有灏源资本、曦域资本和A股首家支付公司拉卡拉。

收钱吧与拉卡拉颇有渊源。《上市辅导备案情况报告》显示,收钱吧董事长陈灏为公司实际控制人。陈灏曾任职于拉卡拉支付有限公司、上海卡驿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上海卡友信息技术有限公司、银联商务股份有限公司海南分公司。天眼查显示,目前陈灏还持有拉卡拉0.83%的股份。

除陈灏外,收钱吧持股5%以上的股东还有上海喔噻投资中心(有限合伙)、SVVIHK I Limited、杭州中金锋泰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北京考拉昆略互联网产业投资基金(有限合伙)、上海德天股权投资基金中心(有限合伙)。

行业优胜劣汰加剧

收钱吧从事的这类聚合支付业务并不需要支付牌照,行业在发展中也经历了一段“野蛮生长”,不少问题暴露出来。聚合支付面临盈利模式不明朗、泄露用户数据、涉嫌二清的问题,甚至部分机构涉及洗钱、诈骗、黄赌毒等黑色产业链。

中国支付清算协会发布的《2019年度收单外包服务机构评级等级》显示,考察范围内的6561家收单外包服务机构中,评级在C+以下的机构占比高达46.58%。

针对行业乱象,2020年8月,中国支付清算协会发布《收单外包服务机构备案管理办法(试行)》对聚合支付行业做出了规范。9月16日,60家企业成为首批备案企业,其中就包括收钱吧在内。

备案制出台后,业内有不少关于聚合支付牌照的讨论。有业内人士认为,聚合支付不碰资金,发布牌照不太可能。但无论如何,成功备案对于收钱吧这类公司都有利好。

但另一方面,进入此次备案名单的也有银联商务、通联支付、拉卡拉等持牌第三方支付机构,这些机构其实以往也在开展收单外包业务,但由于监管对此没有明确规定,所以此前处于灰色地带。而正式备案意味着持牌机构可以名正言顺地参进入这一领域。收钱吧等聚合支付公司面临更严峻竞争。支付行业资深分析师王蓬博认为,聚合支付行业未来会有更明显的向头部集中趋势。

而中央财经大学中国互联网经济研究院副院长欧阳日辉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聚合支付机构面临洗牌,没有备案能力的机构只能主动退出,优胜劣汰之后,一些聚合支付公司将会回归技术,帮助商户实现数字化转型,提升商户的数智化综合能力。

聚合支付的线下商户拓展是典型的劳动密集型业务,收钱吧就有一支强大的地推队伍,全国服务团队超过1万人,这是其优势所在。但若聚合支付公司仅仅依靠线下军团,这一模式其实也并没有太深的护城河。

艾瑞咨询报告指出,聚合支付行业存在门槛低、起步快、后期维护成本高、盈利性差等特点。从事聚合支付的机构数量虽多,但真正具有自主产品技术研发能力的不超过100家。

而据记者了解,聚合支付的支付费率的权重比例逐渐削弱,为商户提供精准的、个性化全流程服务将成为聚合支付公司未来的重要方向。

上市能否帮助行业内公司突破发展瓶颈呢?

据记者了解,从2018年开始,一些支付公司就开始在资本市场上有所行动。近期又频频传来支付公司启动上市的消息,如银联商务、连连支付等。与收钱吧不同,这两家持牌第三方支付公司选择在科创板上市。

有行业人士指出,头部支付机构对资金的需求量很大,上市是无疑是个上策,因此,未来会有更多的支付公司谋求上市。而随着行业的优胜劣汰以及合规性的加强,头部公司通往资本市场之路也更加顺畅。

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冉学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