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调查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要闻 地产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偿付能力严重不足被监管叫停全部车险新业务 安心财险何去何从?

吴敏 2021-1-19 14:50:06

本报记者 吴敏 北京报道

2020年末,刚因“首月0元”被银保监会消保局点名通报的安心财险,又在2021年初,因偿付能力严重不足收到银保监会的开年一号罚单。

1月14日,银保监会发布的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显示,因安心财险2020年10月核心及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为-125.7%,偿付能力严重不足,被监管责令增资、停止接受车险新业务、董监高管理人员降薪20%。

以往,虽不乏被监管叫停新车业务的险企,但大多数被叫停的都是省级分公司和地市级分公司的业务。此次安心财险则是被监管部门叫停全部的车险新业务。

本报记者注意到,在安心财险披露的2020年三季度的偿付能力报告中,该公司各项数据都处于“正常”状态,其核心及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均为125.09%,风险综合评级为B级。净现金流虽然在二季度安心财险净现金流一度下滑至0.03亿元,但在三季度末又增至1.74亿元。

而导致安心财险的偿付能力在短时间内迅速恶化的原因,则与其保证保险业务有着直接的关系。

或因保证保险业务计提大量准备金

在2020年三季度偿付能力报告中,安心财险表示,公司因2018年末公司再保后未到期责任准备金和再保后未决赔款准备金为不利偏差,收到银保监会监管函,要求公司管理层认真分析准备金评估出现不利发展的原因,对信用保证保险业务准备金的评估方法和精算假设的合理性进行分析,并制定详细的整改方案,于2020年8月31日前报送至银保监会财产险监管部。

安心财险表示:“公司收到监管函后,组织理赔部、产品精算部、信保事业部等相关部门进行深入的研究与分析,并制定整改方案,逐步采取相应措施来改善准备金不足的局面。”在业内人士看来,安心财险偿付能力短时间内急剧恶化的原因,或是为了整改到位,为保证保险业务计提了大量准备金所致。

作为国内四家持牌互联网保险公司之一,安心财险与泰康在线、众安保险、易安保险同时于2015年6月获批筹建,并于2015年底获批开业。但不同的是,众安保险有着保险巨头、互联网巨头“三马”的加持,从诞生开始就是众星捧月。泰康在线背靠泰康保险集团,一开始就拥有清晰的发展战略和完善的管理体系。而安心财险,既没有名企主导,也不属于某一资本派系,股权又较为分散。

只能独自探索业务发展的安心财险,经历却异常坎坷,2018年踩雷P2P平台米缸金融,因为消极理赔,一度引发外界热议。而这次踩雷也直接导致安心财险亏损高达4.95亿元。

有过这次经历之后,安心财险近两年逐步缩减信保业务,2018年,其保证险业务从第二大险种退至第五大险种,直至2019年,该险种完全退出该公司前五大险种之列。

此后,安心财险开始大力发展健康险,2018年该险种一举跃升至该公司第一大险种,保费收入5.96亿元,涨幅554.95%;2019年,其健康险业务保费达到22.63亿元,承保亏损也高达1.12亿元。

更不幸的是,安心财险大力发展的健康险业务同样被监管点名。2020年12月18日,银保监会消保局发布《关于安心财险、轻松保经纪、津投经纪、保多多经纪侵害消费者权益案例的通报》,直指安心财险轻松保销售“安享一生尊享版”产品时“首月0元”“限时特惠 首月立减**元”等内容侵犯消费者知情权。首月0元实则是将全年应交保费均摊至后11个月,消费者并未得到保费优惠,涉及保单16879笔,保费396.34万元。

银保监会消保局表示,安心财险的上述行为严重侵害了消费者的知情权、公平交易权等基本权利,损害了消费者的合法权益,银保监会将对上述行为严格依法依规进行处理。

此次被监管部门全面叫停的车险业务则是安心财险唯一盈利的险种。2016年,安心财险意图将车险作为主力险种,并宣布将以科技重塑互联网车险体验。随着商业车险深入改革,该公司车险业务收入也在下滑,从2018年5.01亿元降至2019年3.61亿元。但2019年该公司车险业务却首次实现243万元的承保盈利,不幸的是,车险业务刚有起色就遭监管停止开展新业务,对时下的安心财险而言无疑是雪上加霜。

公司治理存缺陷 不重视消费者权益

需要指出的是,对于安心财险而言,除了业务发展策略存在偏差,其在公司治理方面同样存在缺陷。

开业仅两年多时间,安心财险原董事7人,就有4人发生变化;监事3人,就有2人发生变化;同时还有多位核心创始高管相继出走,包括人力资源部负责人、精算部负责人、财务负责人等。2017年10月,在完成公司治理现场评估后,原保监会对安心财险下发43号监管函,指其在“三会一层”运作、内部管控、关联交易等方面都存在诸多问题。其中,仅“董事会运作不规范”一项,监管就列出了九项问题,暴露出其在公司治理方面存在严重疏漏。

2017年12月,其又收到另外一张监管函,再度指其在公司治理方面存在违反公司章程规定聘任和解聘公司高管的问题。

当然,安心财险的问题并不仅仅体现在内部管理上,消费者权益同样被其置于脑后。

据银保监会消费者权益保护局2020年12月1日发布《关于2020年第三季度保险消费投诉情况的通报》显示,安心财险的亿元保费投诉量位居财险公司前列,销售纠纷投诉量也大幅飙升。该公司三季度的亿元保费投诉量与业务量对比为73.52件/亿元。安心财险的亿元保费投诉量与业务量对比为103.51件/亿元,位居财险公司第三名。在2020年第二季度、2019年度及更早的通报中,安心财险一直榜上有名。

中国社科院保险与经济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向楠曾向本报记者表示,一家公司相对于业务规模的投诉量长期偏高,既可能缘于公司高层不重视保护消费者权益,相关制度设计欠佳,进而导致产品设计不足、有效服务缺乏,也可能缘于公司内部控制较薄弱,对相关员工的激励约束倒错。

管理方面长期跟不上,也导致股东萌生退出之意,2017年,持股比例14%的中诚信投资集团曾两次欲转让其股权,但最终因未获批而作罢。

2018年底,中诚信突然一反常态,不仅不再寻求退出,反而向安心财险增资2.85亿元,并于2019年1月获得监管批准后,成为持股33.074%的第一大股东。

不过,安心财险在2019年年报中表示:“受往期业务赔付影响,公司仍存在亏损,导致净资产减少,实际资本下降。为保证偿付能力充足率满足监管要求,公司正全力推进融资工作,以促进增资尽快到位。”

2020年9月安心财险曾发布增资方案,正大制药拟以货币方式出资2.15亿成为新增股东。若增资顺利,安心财险注册资本将由增资前的12.85亿元增至15亿元。但截至目前,该增资仍未获得银保监会批准。

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冉学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