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调查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要闻 地产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离开6年,王江重回老东家,建设银行未来基本面持续向好可期

王仲琦 冯樱子 2021-1-21 09:57:14

本报记者 王仲琦 冯樱子 北京报道

空缺了两个多月的建设银行行长终于有了确定人选。1月19日,建设银行召开全体大会,中央组织部相关干部宣布,中国银行党委副书记、副董事长、行长王江出任建设银行党委副书记,拟任副董事长、行长。

对于新任行长王江,建行上下并不陌生,因为他曾在建行工作16年,从地市级分行直到省级分行负责人,可以说是建行的一员“老将”。

此前,建设银行经历一系列人员变动。先是原行长刘桂平调任,副行长黄毅退休,首席财务官许一鸣、以及监事方秋月因年龄原因辞任,然后迎来吕家进、纪志宏、王浩、张敏等四位副行长。如今,随着王江将出任建设银行行长一职,该行新一届领导班子基本搭建完成。

一位不具姓名的银行业分析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由于王江在建行的资历深厚,到任后不但可以很快上手开展工作,而且给新的经营管理层的稳定带来帮助。”

“老将”重返建行任行长

今年57岁的王江被业内称为“老将”,说的并不是年龄,而是指他进入金融领域的第一站便是建行,并且一干就是16年。

公开信息显示,祖籍山东乳山,经济学博士学位,研究员。在进入金融系统工作之前,王江曾在高校从事教育工作多年。1984年7月,王江从山东经济学院财金系金融专业毕业后便留校担任助教。1988年9月至1999年6月,王江在山东经济学院历任金融教研室副主任、主任、讲师、副教授。

1999年,王江进入金融领域,首站便是建设银行,在该行山东省分行担任信贷风险管理处副处长。之后历任山东省德州市分行行长、党委书记;山东省分行副行长、党委委员;山东省分行副行长、党委副书记;湖北省分行主要负责人;湖北省分行行长、党委书记;上海市分行主要负责人;上海市分行行长、党委书记。直到2015年离开,王江在建行工作了16年。

2015年3月,王江从建设银行上海分行进入交通银行总行,任交通银行副行长、党委委员,分管对公板块和国际业务,王江由此步入国有大行总行的高管行列。

两年后,王江于2017年7月告别交行出任江苏省副省长、省政府党组成员,主要负责教育、文化、旅游、文物、国有资产管理、金融、广播电视方面工作;分管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等部门,成为一名金融副省长。

2019年12月,王江的工作发生变动,他再次回到金融领域,出任中国银行行长。

从履历可以看出,王江离开高校后在银行系统工作了20年,其中16年是在建设银行度过的。

值得一提的是,王江在回归建设银行前,该行曾发生多名高管变动。副行长黄毅退休, 副行长章更生、首席财务官许一鸣、以及监事方秋月先后因年龄原因辞任。2020年11月27日,该行发布公告,因工作调动,刘桂平已向建设银行董事会提出辞呈,辞去副董事长、执行董事、行长以及董事会战略发展委员会委员、风险管理委员会委员的职务。

1月19日,建设银行行长的位置在空缺两个多月后终于有了结果,离开建行6年的王江将出任该行党委副书记,拟任副董事长、行长。

未来基本面向好可期

根据以往惯例,王江需要通过银保监会批复后,才能正式成为这家资产规模排名第二的国有大行行长。从王江的从业经历和建行自身的经营特点看,业内普遍对该行未来的发展充满期待。

2020年,在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下,建设银行除了自身经营受到影响外,还承担起为实体减费让利的重任,导致盈利出现负增长。截至2020年6月末,该行实现营业收入3891.09亿元,同比增长7.65%,在国有6家大型银行中增幅排在第一位;净利润1376.26亿元,同比下滑10.74%,降幅排在第4位。对此,建设银行表示,净利润负增长并不是自身经营能力出现了问题,而是充分考虑到外部环境变化和经济下行压力,加大计提拨备的结果。截至2020年三季末,该行实现净利润2058.32亿元,同比下滑8.66%,降幅较二季末收窄。

记者注意到,近期招商银行和兴业银行等上市公司先后公布了2020年业绩快报,这些银行都或多或少的通过降低计提拨备实现全年净利润正增长,因此,考虑到建设银行营收保持增长并且拨备覆盖率较高的情况,2020年盈利由负转正并非难事。

其实,未来随着疫情影响降低,国内经济复苏,建设银行基本面将持续改善。

从负债的角度看,建设银行存款中活期占比较高。截至2019年,该行存款总额178608.09亿元,公司类存款平均余额为89401.87亿元,其中活期存款58657.17亿元,平均成本率为0.78%;个人存款84240.52亿元,其中活期存款35521.53亿元,平均成本率为0.3%。从数据看,该行公司类存款和个人存款中的活期存款合计94178.7亿元,占存款总额的52.73%。众所周知,建设银行这种负债结构最大的特点是负债成本稳定,利率基本不随流动性变化。

而在前期流动性宽松的环境下,银行间市场利率下行推动该行资产端收益率下行,在负债端成本基本不变的情况下,导致该行净息差走弱。

显然,建设银行的经营业绩主要受到市场的流动性变化的影响。从监管部门近期表态看,宏观经济正在加速复苏,2021年货币政策将逐步恢复正常化,释放的流动性与2020年不可同日而语。因此,建设银行负债结构的优势会给该行带来超越行业的竞争优势。

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冉学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