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调查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要闻 地产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烧钱投放好未来新财季又亏损!单季销售和营销费花掉4.21亿美元,融资48亿美元“备战”

于玉金 2021-1-22 09:18:51

好未来2020年推出的拍照搜题APP题拍拍 图/于玉金

本报记者 于玉金 北京报道

由于营销费用加大,在上个财季由亏转盈后的好未来(TAL)2021财年Q3又亏损了。

1月21日美股盘前,好未来发布了2021财年Q3(2020年9月1日-11月30日)未经审计财务报告,报告期内,好未来的营收由上年同期的8.29亿美元同比增长35%至11.19亿美元,归属于好未来的净亏损为4360万美元,上年同期实现净利润1960万美元。

自从参与到了大班直播课赛道的竞争后,好未来就开启了“战略性亏损”,而在投放上均不认输的大班直播课企业们一步步拉高了投放费用,好未来的“战略性亏损”还看不到尽头。

销售和营销费用同比增120.3%

2021财年Q3,好未来经营亏损为1.274亿美元,上年同期经营利润为6940万美元。

而亏损的重要原因在于销售与营销费用的增加,2021财年Q3好未来销售和营销费用为4.21亿美元,同比增长120.3%,上年同期该数据为1.900亿美元。

好未来在财报中称,销售和营销费用的增加主要是由于开展了更多的营销推广活动以扩大客户群和品牌提升,以及与上一年同期相比,用于支持更多计划和服务产品的销售和市场营销人员的报酬有所增加。

好未来首席财务官罗戎表示 : “在第三财季,政府采取了各项严密有效的疫情防控措施,国内的经济形势逐步恢复,我们也很高兴地看到公司本季度各项业务发展符合之前预期。

在过去的2020年,花钱获客成为所有大班直播课赛道企业的标配,好未来旗下的学而思网校暑假期间也采用了9元的低价课策略,与此同时学而思网校的广告也从未淡出过消费者的视野。

加大营销后,好未来2021财年Q3的学生总人次(长期正价课)从上年同期的约231.80万人次增长到本财季的约339.70万人,同比增长46.5%。

只是学生人次的增加带来的收益并没有对冲掉销售和营销费用的支出增加,好未来就又亏损了。

当然亏损的并不仅是好未来一家。2020年Q3财季,跟谁学营收19.65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252.9%,但净亏高达9.325亿元,首次出现季度亏损,而跟谁学的销售费用猛增至20.56亿元。

作为大班直播课赛道的代表公司,跟谁学的亏损对于直播大班课而言并不是好消息。跟谁学创始人陈向东对于烧钱营销似乎也很无奈。“我到今天也不觉得烧钱做生意是正常的。但在市场被重构,资本大量进入,我的想法发生了变化。我们之前是首单就要盈利,现在更多考虑的是用户生命周期,以及在战略投入期的时候我们可以忍受亏损。”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此外,本财季好未来无形资产及商誉减值损失为3570万美元,相比之下,2020财年第三季度该数据为零。减值损失商誉主要是由于报告单位的公允价值下降所致。

从2021财年前三季度看,好未来净收入从上年同期的24.156亿美元增长到本季的31.331亿美元,同比增幅为29.7%;经营亏损为1.410亿美元,上年同期经营利润为1.787亿美元;归属于好未来的净利润为5300万美元,上年同期归属于好未来的净亏损为2010万美元。

融资48亿美元“备战”

尽管“每收一分钱,就要先花掉两块钱”,但是没有企业敢停止营销获客。在加大营销的同时,好未来也在募集粮草。在2020年最后两个月,好未来连续两次募资超过48亿美元。

2020年12月29日,好未来宣布与银湖资本等投资者达成33亿美元私人配售协议,其中23亿美元为可转换债券,10亿美元为新发行的A类普通股;而在更早的11月,好未来官宣的15亿美元新发A类普通股。

与之相应的是,2020年12月28日,作业帮宣布完成E+轮超16亿美元融资,在当年6月29日,作业帮还完成E轮7.5亿美金融资;另一家在线大班直播课公司猿辅导的融资更为疯狂,2020年3月,猿辅导获得10亿美元融资;2020年10月,猿辅导再次完成G1和G2轮共计22亿美元融资;2020年12月,猿辅导完成交割云锋基金3亿美元的战略投资;跟谁学也于当年12月28日宣布不久前的8.7亿美元定增融资已全部到位。

早在寒假来临之际,12月31日,作业帮宣布新年钜惠直播,豪礼3000万;而跟谁学也在2020年年末宣布对旗下的高途课堂进行品牌升级,近来,高途课堂的广告也已登上京城各大公交站广告牌。

而这场营销大战仍将持续。一家在线大班直播课公司人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因为K12大班课赛道足够长、宽、深,市场空间非常大,中国中小学生2亿,目前参培率50%,未来会达到韩国的70%,也就是1.4亿,假设其中一半参加在线教育,那就是7000万,但目前市场规模才1000万;这么大的市场、这么好的机会、已经跑通的模式,所以吸引大量企业、资本涌入;面对战略性机会,暂时的亏损是没问题的,甚至是必须的;任何经济活动都有一个前期大规模投入(亏损),然后再收获回报的过程。”

该人士还表示,所以亏损不是问题,亏损多少才是问题,如果一家企业为了达到200万的规模,导致10亿亏损,另一家企业为了200万规模,只导致5亿亏损,那么后者很可能会成为最终的胜者。

回港上市无音讯

好未来2020年8月传出将回港上市,彼时好未来回应,“目前没有上市计划”。好未来回港上市至今仍没有明确的消息。但同期传出同样消息的另一家教育巨头新东方则率先一步回港上市。2020年11月9日,新东方(9901.HK)敲锣上市,宣告新东方同时登陆中国香港和美国两个国际化资本市场。

走过“鲜衣怒马少年时”肆意盎然发展期的好未来,也将在今年要迎来18岁“成人礼”,同时也要面对更多骨感的现实。

2003年,张邦鑫创办了奥数网,第一个学而思教学班开班,随着中考、小升初被重视程度逐步提升,更多的学员走入学而思课堂,2007年,学而思走出海淀,次年走出京城,更是仅用了7年时间于2010年登陆美国纽交所正式挂牌上市。

2013年集团正式更名为好未来,好未来的未来也越发光明,随着净利润持续上涨,股价持续创新高,美东时间2017年7月28日16时,好未来以127.43亿美元市值首次超过新东方,成为与“老大哥”新东方并肩的教育届双雄。

只是人无千日好,花无百日红,进入2018年,好未来先是迎来了教育部等四部门“最严减负令”的压力,紧接着连遭浑水四次做空股价大跌市值缩水。步入2019年,曾连续上涨的业绩突然变脸亏损,好未来当年7月25日发布的2020财年Q1净亏损739亿美元,这是其上市9年第一次亏损,当然资本用脚投票盘中跌幅超14%;亏损的背后是,好未来面对线上教育公司群狼环伺不得不采取加大在线业务投入,而这也是除政策外,线下教育公司共同面临的问题。

而在刚刚过去的2020年,中概股可谓是“火烧连营”,好未来更是自曝家丑,“轻课”员工造假。与此同时,为了应对在线教育公司的群狼环伺,降低获客成本,好未来还在2020年推出免费的拍照搜题APP“题拍拍”,但作为后来者,要超越拍照搜题起价的猿辅导与作业帮似乎并不容易,还被指出错误答案频出。

进入2021年,受疫情影响,好未来大本营所在地北京市要求,从1月23日起,校外培训机构线下培训暂停。

尽管面临线上、线下两头的困难,但是资本市场对于好未来的推崇并没有因此改变。截至1月21日收盘,季报亏损的好未来以78.04美元/股收盘,大涨15.21%。

责任编辑:黄兴利 主编:寒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