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要闻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能源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余承东肩挑新职务 华为手机业务何去何从

卢晓 2021-1-28 22:15:48

本报记者 卢晓 北京报道

最新的人事任命,透露出华为业务重心的未来风向。

1月27日下午,华为内部宣布,现任消费者事业群(BG)CEO余承东,拟兼任Cloud &AI(云与计算)事业群总裁和行政管理团队主任。这意味着,华为四大BG中,余承东包揽其二。而在此前,华为刚对外否认了将出售手机业务的传闻。

在掌舵热闹的C端业务这些年,余承东在社交网络中获得两个标签,一个是“硬汉”,一个是“大嘴”。“大嘴”为华为吸引了诸多流量和目光,“硬汉”则浓缩了全球手机战场的激烈战火。但在静水流深的B端市场,他的这些标签还是否管用?而被余承东一手带起来的华为手机业务,还需要他再花费精力么?

B端新战场

从toC的终端市场到toB的云与计算,余承东的新职务跨了界。

据《华夏时报》记者了解,他此前除了掌舵华为消费者BG外,还担任智能终端与智能汽车部件IRB(投资评审委员会)主任。而新的职务则意味着余承东将负责华为的手机、汽车、云计算三方面业务。其中,余承东还兼任Cloud &AI事业群下的二级部门Cloud BU的总裁职务。

有业内人士对《华夏时报》记者分析称,余承东的新职务意味着在芯片受限的困境下,B端市场成为华为未来的业务发力重点。

云与计算业务在华为内部的地位,自去年年初就得到提升。公开资料显示,华为在当时进行的内部组织架构调整中,正式将Cloud&AI 业务提升至华为四大BG(华为一级业务部门)之一。而在去年11月,华为创始人任正非还曾在华为企业业务和云业务汇报会上表示,华为云是未来华为发展的一个重要业务,“应该抓住全球云服务这个重要的机遇。”

但余承东身上的担子并不轻。从收入来看,云与计算对华为整体收入的贡献尚不算高。2020年上半年,华为实现销售收入4540亿元人民币,但其中包括云与计算业务在内的企业业务收入为363亿元,尚不足华为整体收入的一成。

而先不谈全球云战场的硝烟,仅仅在中国市场华为云面临的竞争就足够激烈。调研机构Canalys发布的2020年第三季度数据显示,当期在国内公有云市场,华为云当期以16.2%的份额排名第二。但在它前面,阿里云占据了国内40%的公有云市场。在它后面,腾讯云以15.8%的份额紧咬不放。

手机业务的去与留

被期望在云与计算战场闯出一片天地的余承东,此前已经在手机战场证明了自己。1993年,时年24岁的余承东加入华为。在历经3G产品线总监、无线产品线总裁、欧洲片区总裁等职务后,2011年初他正式接手华为的消费者业务。

上述业内人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十年前国内手机市场被运营商主导,利润微薄的低端贴牌机是国产手机厂商的主力产品,而在余承东上任后,华为逐渐放弃了利润微薄的低端贴牌机,开始研发自有品牌的中高端智能机。虽然期间也历经失败,但华为的手机业务踩上了智能机和4G的风口。

财报显示,2018年华为的消费者业务首次超过运营商业务,成为其第一大营收支柱。2019年华为以约2.4亿台智能机的出货量,超越苹果成为全球第二大手机厂商。在2020年上半年,消费者业务依然以2558亿元的收入,占据华为整体营收约56%。

但芯片被“卡脖子”,让华为的手机业务遭遇生存考验。

近日,有消息称,华为手机旗下的高端机型P系列和Mate系列将被打包出售,而接盘方为上海国资支持企业所牵头的财团,目前双方正在进行谈判。但华为方面对此回应称,完全没有出售手机业务的计划,并将坚持打造全球领先的高端智能手机品牌。

虽然华为否认了该消息,但第一手机界研究院院长孙燕飚告诉《华夏时报》记者,他从华为供应链得到的消息是华为的Mate和P系列要卖掉,供应链已做好准备。“春江水暖鸭先知”,孙燕飚说。他表示,一款手机的研发大概需要6个月,供应链也大概需要提前半年时间做准备。

需要提及的是,华为内部原本针对年轻人市场的荣耀品牌已经在去年11月宣布单飞。“这也是荣耀相关产业链发起的一场自救行为。”华为当时在公告中如是表述。1月22日,荣耀CEO赵明对外表示,荣耀供应链已全面恢复。当天,荣耀发布了搭载联发科天玑1000+芯片的新机。孙燕飚还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他从供应链得到的消息是荣耀在2021年定下了6000万台手机的出货目标。

而与之相对应的是,华为手机目前只能依靠此前的芯片库存。但孙燕飚同时也向记者透露,华为春节前向供应链下了20万台折叠屏手机的订单,“有限的芯片要做高价值的手机”。

责任编辑:黄兴利 主编:寒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