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要闻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能源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财富周评榜」教育公司一周波澜:天立教育跌出前十,跟谁学股价周涨14%市值再逼近新东方

于玉金 2021-1-30 16:40:14

本报记者 于玉金 北京报道

在过去一周(1月25日-1月29日),A股、港股、美股风云变幻,而深处三大资本市场的教育公司也起了波澜。

天立教育从市值前十的名单中跌出,希望教育成功跻身;随着中概股教育公司的优异表现,网易有道的市值排名也从上周第九名上升至第八名;而跟谁学本周股价涨幅较大,其与新东方之间的市值差距也从60亿美元缩小至34.6亿美元,而早在2020年8月3日,跟谁学盘中涨幅扩大至9%创历史新高,收盘市值达232.14亿美元,超越227.13亿美元的老大哥新东方。

天立教育跌出前十,希望教育取而代之

本周,市值榜上最大的变化为,天立教育跌出了前十。天立教育在1月22日的市值为212亿港元,随着股价下滑其1月29日的市值则跌至186.28亿港元。

image.gif

image.gif

而天立教育并没有坏的消息面披露。天立教育是中国民办教育集团,从四川起家,目前涵盖了从幼儿园到高中四个学段,已经拓展到全国13个省份,30个城市。截至2020年12月,公司在全国共有45所学校(包括储备学校),在校生超过5.6万人。

尽管市值有所下滑,但记者注意到,天风证券与东吴证券都给了天立教育“买入”评级。

东吴证券零售与教育行业首席分析师吴劲草在研报中表示,天立教育是K12教育的龙头企业,是三四线城市优质教育的有效补充,对当地教育发展有重要意义,高口碑+标准化管理团队输出+高额政府补贴,公司具备较强的外延扩张和异地复制的能力,教学质量突出,未来3年每年新建5-10所学校,增长确定性更高,相较于其他K12学校可享有一定的估值溢价。

“参考教育行业同样确定性高增速的中公教育和新东方的估值水平(21年PE分别为69倍和41倍),考虑到港股的估值整体水平低于A股,在参考中公教育估值时给与15%的折价(折价后为59倍),取平均后认为给与高确定性增长的港股类教育公司50倍PE仍为合理水平,我们预计公司2020-22年将实现净利润3.7亿元、5.3亿元、7.5亿元,同比增速达41%、42%、42%,以27日收盘价对应2020-2022年PE分别为45倍、32倍、22倍。”吴劲草还预测。

当天立教育掉落出前十后,希望教育(01765.HK)补位进入前十名单,但这也不能完全说明希望教育在本周表现的极好,由于股价从1月22日的2.87港元/股下滑至1月29日的2.65港元/股,其市值也回吐了超10亿元。

希望教育成立于2007年10月,在国外拥有英迪国际大学及5所大学学院,在国内拥有西南交通大学希望学院等在内的6所本科学院,四川天一学院、四川希望汽车职业学院等在内的8所高职学院,以及四川希望汽车技师学院、贵州应用技术技师学院等2所技师学院,在校生人数达19万余人。 2016年7月,光大控股投资希望教育,并在次年8月再次投资希望教育;2018年8月3日,希望教育在港交所成功上市。

希望教育1月25日就拟入股世纪鼎利股权公告,股份转让协议项下有关收购事项的所有先决条件已达成或获豁免,及收购事项已根据股份转让协议的条款及条件于1月25日完成,完成后,公司将通过买方于世纪鼎利全部股本约8.75%拥有权益。

跟谁学股价飙涨14%,市值再逼近第三名新东方

本周美股市场热闹至极,而中概股教育公司表现也良好,跟谁学、网易有道、好未来本周股价分别上涨了14.14%、9.12%、1.16%。

image.gif

本周美股市场备受关注的莫过于由游戏驿站所引发的史诗级的散户大战华尔街的戏码。1月29日,美国三大股指大跌,游戏驿站却收涨69.16%,报327.5美元,周内累涨超400%。而此前的做空机构香橼在社交平台上发文称,将停止做空研究,专注于做多机会,为散户投资者提供长期的多重投资机会。而这被视为是空头机构的溃败。

值得关注的是,香橼也曾在2020年4月做空过跟谁学。彼时,跟谁学因难得的盈利成为做空机构们的眼中钉,而跟谁学在此后确实因营销费用加大而亏损。

在散户暴打空头的同时,跟谁学本周在美股市场也经历了大涨大跌。1月27日,跟谁学盘中异动,开盘后其股价快速拉升,一度涨超149.05美元/股,市值一度再次超越新东方,但随后开始下滑,截至收盘142.7美元/股,涨幅为35.98%;1月28日,跟谁学回吐此前的涨幅,下滑26.59%收于104.76美元/股;1月29日,跟谁学盘前涨超10%,开盘后一度大跳水,随后开始拉升,本周最后定格于105.01美元/股,上涨0.24%。

据记者了解,早在2020年8月3日,跟谁学盘中涨幅涨幅扩大至9%创历史新高,收盘市值达232.14亿美元,超越227.13亿美元的老大哥新东方。

在本周新东方也是市值前十的四家美股教育中股价唯一下滑的公司。从去年开始,关于新东方“老了”的声音不绝于耳,源于新东方并没有在在线教育上采取类似其他教育公司的大规模“烧钱”模式。

尽管新东方旗下的新东方在线早于2019年上市,但是创始人俞敏洪对于在线教育一直持有谨慎的态度,因此才有了2020年11月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上振聋发聩的实话,“(在线教育公司)每收一分钱,就要先花掉两块钱。”

与此同时,外界对于新东方在线的发展速度也并不满意,从最近发布的截至2020年11月30日止6个月中期业绩显示,期内亏损由截至2019年11月30日止6个月的约8750万元增加670.6%至截至2020年11月30日止6个月的约6.74亿元,亏损主要由于录得外汇亏损净额,而上一报告期间则录得外汇收益净额所致。日本券商公司野村降低了新东方在线目标价至35港元。

不过,目前没有人敢断言在线教育公司的融资、烧钱、再融资、再烧钱的发展路径是对是错,一切还要交给时间,时间是公平的也是最好的裁判。

责任编辑:黄兴利 主编:寒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