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要闻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能源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邮储银行20天内连发公告补充资本 负债优势进一步推动零售业务成长

王仲琦 冯樱子 2021-2-1 13:50:37

本报记者 王仲琦 冯樱子 北京报道

1月28日,邮储银行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会同意该行发行减记型合格二级资本工具,发行规模不超过人民币1500亿元(含1500亿元)或等值外币,发行期限不少于5年,发行利率参照市场利率确定。

而在20天前的1月8日,邮储银行发布定增公告,本行于近日收到银保监会《中国银保监会关于邮储银行非公开发行A股的批复》(银保监复〔2021〕17 号),同意本行非公开发行A股方案,非公开发行A股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人民币300亿元,用于补充本行资本金。定增完成后,邮储银行总股本将从869.79亿股增至923.84亿股。截至2020年9月末,邮储银行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3.86%、11.81%、9.51%。定增完成后,三项指标将分别升至14.4%、12.35%、10.05%。

在短短的20天内,邮储银行两次发布公告拟进行资本补充颇为引人关注。券商分析师王亮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邮储银行开年即动作不断,频频做出补充资本的操作,表明邮储银行期望提高抵御风险的能力和高质量发展的决心。”

值得的一提的是,港交所披露,2020年12月18日,被称为“巴菲特接班人”的李录通过旗下的喜马拉雅资本,以平均每股4.228港元/股的价格,对邮储银行(01658)H股增持1326.2万股,李录已经持有约10.06亿股邮储银行H股股份,占邮储银行已发行H股总数的5.06%。1月15日消息披露当天,邮储银行H股收涨10.02%,报5.27元;邮储银行(601658)A股收盘报5.44元人民币,涨幅8.37%。

邮储银行为何会受到资本市场的青睐?在光大证券王一峰看来,“邮储银行具有独特的禀赋优势,是一家不一样的零售银行”。

成长型零售大行

邮储银行于2007年挂牌成立,2012年初整体改制为股份有限公司。2016年9月,在香港联交所挂牌上市;2019年12月,在上海证券交易所A股上市,正式成为第六家也是最后一家 A+H 上市的国有大行。

说到邮储银行的独特,指的是其经营模式。

该行2007年成立起就与邮政集团确立了“自营+代理”的运营模式,是全国唯一一家可以委托非商业银行办理商业银行业务的银行,与邮政企业的委托代理关系具有排他唯一性。根据国家政策规定,双方均无权中止代理关系。自营网点运营模式与其他国有大行相似;代理网点设立于邮政企业的营业场所,代理个人存款及部分中间业务,主要为结算类和代理类金融服务,其人员和全部财产归邮政企业所有,邮政企业直接管理代理网点在营业场所内的日常运营。邮储银行向邮政企业支付代理手续费,并就代理网点的业务发展、风险管理等方面履行指导检查及监督职责。

截至2019年末,邮储银行共有39638个营业网点,其中包括自营网点7918个和代理网点31720个,代理网点数是自营网点的近4倍。

从网点分布看,邮储银行营业网点布局均衡且深度下沉,在金融需求尚未得到充分满足的中西部地区以及县域地区保持较高的网点渗透率。据邮储银行披露,该行中部和西部地区共有22055个营业网点,占所有营业网点的56%;在县域地区共有27745个营业网点,更是占所有营业网点的70%,在诸多县及以下地区是唯一的全国性金融机构。与之对应的,该行51.04%的个人账户分布于中部和西部地区,71.03%的个人账户分布于县域地区。

王一峰认为,与经济发达地区和城市地区相比,这些地区金融服务基础设施相对薄弱、金融需求尚未得到充分满足的,客户议价能力较弱而且粘性较高,面临的竞争压力较小,吸储能力较强。同时,中西部地区近年来经济增速较快,城镇化快速突进,在上述地区的网络覆盖广泛,为邮储银行后续业务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

得益于遍布全国且深入城乡的营业网络和强大的吸储能力,邮储银行具有稳定的存款来源。截至2019年末,邮储银行付息负债规模9.58万亿元,从负债结构来看,存款占比高达97.2%,明显高于同业。其中,个人存款在存款总额中占比达87.9%,且个人存款中活期存款占比更高。基于以上因素,邮储银行资金成本显著低于各类商业银行平均水平。截至2019年,该行存款成本率1.55%,计息负债成本率1.59%。

凡事有利也有弊,邮储银行独特的经营模式在使其借助邮政网络快速覆盖几乎全部区域的同时,也推高了成本。

公开信息显示,邮储银行通过代理网点吸收存款的费用以储蓄代理费形式支付,全部还原之后,存款成本率将升至2.4%,计息负债成本率将升至2.41%。结合成本收入比指标看,邮储银行成本收入比为56.57%,显著高于另外5家大行27.68%的均值。究其原因,主要由于储蓄代理费全部计入管理费用提高了整体成本,具体来看,2019年该行储蓄代理费761.53亿元,占整个业务及管理费的48.63%。即使将其全部还原为利息支出,管理费用拖累大幅降低,但29.06%的成本收入比仍小幅高于5家大行平均水平。

不过,一位不具从姓名的银行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存款来源稳定对银行发展具有重要意义,虽然利率市场化深入推进背景下,商行银行在负债端更多强调负债管理而不再单纯聚焦‘存款立行’,整体银行业的非息收入占比持续提升甚至高于价格因素本身,但对商业银行来讲,存款依然是其经营过程中最重要的压舱石,体现为存款会直接影响到商业银行的流动性管理、盈利能力,同时核心存款也是商业银行信用的基石。”

受到负债端的优势传导影响,近年来整体增速明显快于其他国有大行,成长性凸显。年报显示,截至2019年末,该行营收、拨备前净利润及净利润同比增速为别为6.1%、9.4%和16.5%,均位于6家国有大型银行首位。

资产质量良好

在资产端,虽然邮储银行贷款业务开展较晚,贷款占比低于其他国有大行,但近年在充足的储蓄资金有效支撑下,该行信贷业务持续发展,2016年至2019年信贷业务年均复合增长率18.2%,高于其他国有行同期的平均水平,占比也从2016年末的36.82%快速升至2019年末的48.74%,但相较其他大行仍有一定差距。

进一步看,邮储银行零售贷款占比显著高于同业,并且在该行每年新增60%以上信贷用于零售的政策导向下,近年来该行个人贷款规模增速持续高于对公贷款。截至2019年末,该行个人贷款同比增长18.6%至2.75万亿元,占贷款总额的55.3%,高于其他5家大行38.8%的平均水平。

在资产质量方面,邮储银行不良率超低,抵御风险能力较强。截至2019年末,邮储银行不良率仅0.86%,是6家大型银行中最低的;同时,该行拨备覆盖率高达389.45%,位居第一,比排在第二位的农业银行高了100个百分点。

结合其他不良相关指标来看,邮储银行关注贷款率从2013年开始持续下降,截至2019 年末,该行关注类贷款率仅为0.66%;不良贷款偏离度67.77%,逾期30天以上贷款纳入不良比例也已接近97%。该行拨备计提充足,风险抵补能力强。截至2019年末,邮储银行拨备覆盖率389.45%,显著高于同期大型商业银行234.33%和股份制商业银行192.97%的平均水平。

总的来看,邮储银行较好的资产质量使得拨备消耗速度慢,利润受到侵蚀较少,甚至在经济增速下行压力加大时可以回补利润。

记者注意到,邮储银行信贷资产质量较高主要得益于贷款结构。年报显示,邮政银行发放贷款主要面向大型企业、小企业法人及个人客户,信贷结构呈现“一大一小”的哑铃型。具体而言,邮储银行对公业务主要投给大型基础设施建设项目、行业龙头企业及其核心子公司;个人贷款占比高、笔均金额小,且以低风险的住房按揭贷款为主,其分散的特征有效降低了风险。

虽然如此,未来该行信贷资产质量亦有隐忧。上述业内人士指出,当前邮储银行资产端信贷占比偏低,后续随着信贷占比的持续提升,不良压力或随之抬升;个贷方面的住房按揭贷款占比处相对高位,随着消费贷款、个人经营贷款等占比提升,后续不良压力或有所提升;对公信贷并未经历过完整经济周期的考验,中长期来看,不良率也有一定上升压力。

中银证券研报认为,邮储银行长期不良贷款率保持在1%以下,且不良认定严格。比较来看,无论是关注类贷款占比还是不良贷款率,邮储银行均为同业最低。邮储银行较优的资产质量主因对公业务起步晚、历史资产质量包袱轻。而邮储银行的拨备覆盖率和拨贷比分别为均居大型银行前列,显示出该行较强的风险抵御能力。

责任编辑:孟俊莲 主编:冉学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