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要闻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能源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解“囧”神器首现春晚 听障人士实时“看见”声音

王晓慧 2021-2-18 19:13:21

本报记者 王晓慧 北京报道

万民安康辞鼠岁,欢歌笑语迎牛年。

据统计,除夕当晚,全球620多家媒体对春晚进行播出。通过电视、网络、社交媒体等多终端多渠道,跨媒体受众总规模达12.72亿人,其中,有几百人是听障人士。

虽然,几百名听障人士的占比非常小,但是,他们终于为圆了38年的直播春晚实时字幕梦想并为此而欣喜万分!

“38年来,第一次看春晚能知道电视里说了些什么,不容易啊!”来自内蒙古的韩伟是一名听障人士,他激动的描述着除夕当晚的心情。

据记者了解,为了让更多的听障人士实现和家人一起看春晚直播的梦想,今年春节前夕,北京市博朗瑞社区服务中心、北京甲骨今声科技有限公司通过中国聋协向听障人士公益捐赠了100台今声优盒字幕机顶盒,而韩伟就是其中的一位。

听障人士38年“春晚囧”

从1983年中央电视台举办第一届春晚开始,吃团圆饭、放鞭炮、看春晚便成为了中国家庭年三十儿晚上的“三大件”。

春晚意味着团圆、象征着祝福,但由于没有实时字幕,有一个群体,是多么的尴尬,他们听不到春晚主持人的温馨问候和祝福,听不到小品幽默令人捧腹的台词,相声精彩的段子对他们来说也是充耳不闻,他们在笑语中、在欢乐中,满脸的尴尬和窘迫,“春晚囧”,这就是听障朋友群体春晚的写照。

《中国残疾人事业研究报告(2018)》显示,中国残疾人总量已超过8500万人,其中听障人群超过2000万,且每年约有3万听障儿童出生。伴随着中国进入老龄化社会,如果加上听力衰退的老年人群体,听障人群规模更加庞大。我国目前可以说是是世界上听障群体数量最多的国家,按卫生系统的统计,约有7200万左右听障人士,而且这个数字一直不断增加。

今年春晚海内外跨媒体受众总规模达12.72亿人,而仅仅我国内听障人士就达7200万,有过“春晚囧”的人真不少。

为了摆脱“囧况”,在中国聋协及广大听障人士的努力下,从2003年开始春节联欢晚会第一次在重播时所有的节目都加配了字幕,2004年,又是第一次在重播时包括主持人的话,全部加配了字幕……直至2020年的春晚,电视从模拟技术发展到数字技术,从标清技术发展到高清、4K甚至8K超高清,但直播字幕却一直没有实现。

虽然从直播到重播字幕,只差了一天的时间,但是中国传统文化根深蒂固,那就是,年三十儿晚上一家人吃团圆饭、看春晚直播,那才叫过年,看第二天的重播,则完全失去了那浓浓的年味儿。正是由于直播字幕的缺失,7200万听障人在大年春晚直播的电视机前,无法获取到主持人热情洋溢的祝福及各种精彩节目的笑点,听障人士听到的声音是不完整的,甚至是扭曲的,在他们的周围,声音世界像是被打上了“马赛克”!因此,春晚,但对于听障人士而言,他们很难共享那份喜悦。因此,他们要么陪着家人“强颜欢笑”,傻乎乎地直到午夜零时,要么就借口年纪大了,早早上床睡觉,在听人们的欢声笑语中,他们的年,平添了太多的无奈,缺少了太多的欢愉,这就是听障人士普遍经历过的“春晚囧”。

聋,带来的不仅仅是无声的世界,当一个人失去了全部或部分的听觉能力,导致与他人的沟通受限,必将影响到获取完整资讯的能力、准确表达情感和需求的能力、学习和理解相对复杂知识的能力。长此以往,听障者就会逐渐被边缘化,更将内心封闭。

而且,并不仅仅是听障人士需要春晚即时字幕,许多人都对即时字幕有需求。比如大部分家庭除夕夜并不是全家人整整齐齐坐在沙发上一起看春晚,而是一部分人看一部分人边看边寒暄,还有一部分人在厨房忙活,还伴随着窗外的鞭炮声,大部分台词就听不清,如果非要把声音调大又太过吵闹。还有很多小品使用方言,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听懂方言,后来看字幕才知道是啥意思。

解“囧”神器首现春晚

从1989年起,许多听障人士就为争取实时字幕而奔走,但一直搞不定。

2020年,北京甲骨今声科技有限公司在中国聋协的指导下,成功开发了“今声优盒”实时字幕机顶盒并投放市场。这是一种实时逐字字幕辅具产品,连接电视机顶盒或者电脑、手机,就可以把直播节目、网课视频中的语音实时转化成字幕,与视频节目“同屏”呈现。今声优盒发明人宣振生表示,今声优盒的创新之举便是实现字幕与节目同屏播放,方便听障用户观看、理解。

2.jpg

产品一经推出,就得到了广大听障朋友的热烈欢迎,通过使用今声优盒,不仅为听障听力残疾人朋友们在疫情期间及时了解防控政策和知识提供了极大的帮助,而且让很多听障力残疾人朋友还第一次“看”到了“新闻联播”的同期声,第一次“看”到了球赛的精彩解说,上网课使用今声优盒也极大地助力的降低了听障听力残疾人朋友学习的听配能。

“目前由于中国还没有落地专门服务于听障群体的说明性字幕技术,所以很长时间内电视台是无法制作直播字幕的,而语音识别技术日趋成熟,借助该项技术为广大听障群体提供直播效果的字幕,很好的帮助他们实现了实时‘看见’声音的诉求。”宣振生告诉记者,在发达国家,电视台考虑到了听障人士的需求,一般会设置“可关闭字幕”(CC)功能。然而在中国,针对听障人士的信息无障碍技术应用才刚刚起步。

2015年起,在广电领域工作多年的宣振生多次前往日本考察调研可关闭字幕技术,2018 年7月,他会同中国残联无障碍环境建设推进办公室、清华大学无障碍发展研究院等组成考察小组,深入调研这一技术并形成报告。2020年,直播字幕机顶盒终于问世。

“这款机顶盒不仅可以提供中文实时字幕,也能识别英文语音,提供中英双语字幕服务,未来会提供更多语种的字幕服务。”宣振生介绍,第三方评测显示,机顶盒内置的阿里达摩院语音技术识别新闻准确率高达99%。

“从2003年起,春晚开始在重播时为所有节目加配了字幕,但直播字幕却一直没有实现。今声优盒的问世,终于能够让听障人士无障碍欣赏春晚了。”中国聋协主席杨洋说。

“今声优盒的字幕延时小、误差少。我在看篮球、足球等直播节目时,也能在屏幕上同步准确显示专业术语,给人一种沉浸式体验,方便我和孩子分享观看节目的感受。”北京聋协信息无障碍推进委员会副主任、听障人士朱轶琳告诉记者。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许多听障人士还利用今声优盒上网课、开会,将其当做自己的“听力助手”。

27岁的彭莞舒是四川省绵阳市的一名多媒体设计师,业余时间在电脑上自学设计课程。幼时,由于不当用药,彭莞舒的双耳听力重度受损,受困于经济条件,人工耳蜗是成年后才植入,康复时间短,目前“上课听不懂”的折磨仍然伴随着她。

“以前上网课,不知道老师在说什么,跟不上课程进度,非常累。现在有了实时的字幕,理解课程内容方便多了。”彭莞舒说。

不过,据记者了解,由于今声优盒定位服务小众群体,商业价值相对较小,推出今声优盒的甲骨今声公司始终无法获得社会商业资本支持,巨额的研发及运营费用均来自创始人抵押唯一房产获得的贷款。

“我只是一个非常普通的人,只是觉得这个事情有意义,就去做了。虽然困难很大,但我会尽全力把公司支撑下去。”宣振生说,他将持续优化用户体验、拓宽使用场景、降低生产成本。“把产品做好,让更多听障人士能够顺畅地获取实时信息。”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慈善捐赠人告诉记者,他主动出钱以原价购买了一部分今声优盒机顶盒,通过中国聋协捐赠给听障人士,“希望社会环境能更多地考虑到听障人士的需求”。

难忘今宵愿世界从此同欢喜

2021年的春晚小品《阳台》记录了疫情之下武汉人民守望相助、共克时艰的真情时刻,武汉解封画面的再现令人热泪盈眶。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伟大斗争中,彰显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显著优势,体现了和衷共济、风雨并肩的大国情怀。今声优盒让听障朋友们无障碍看懂节目,同时也接受了一次爱国教育的洗礼。

3.jpg

不过,据记者了解,绝大多数听障人士的经济条件有限,而全新研发的“今声优盒”成本较高。为帮助听障人士实现和家人一起看春晚直播的梦想。今年春节前夕,北京市博朗瑞社区服务中心、北京甲骨今声科技有限公司通过中国聋协向听障人士公益捐赠了100台今声优盒字幕机顶盒,阿里巴巴达摩院语音实验室免费提供精准的实时语音转写技术及算力。

一些听障人士拿到这个宝贝后,还把它安装到听力残疾人集中居住区,向让更多的听力残疾人障朋友分享这个新技术带来的快乐,重庆市聋协研究决定把其中一台“今声优盒”实时字幕机顶盒赠送给沙坪坝区磁建村,该社区集中居住的150 余名听力残疾人听障朋友们在大年三十晚上,平生第一次观看原汁原味的春晚。

“希望借助本次公益捐助活动,让更多爱心人士和企业一道,帮助听障人士用字幕‘看见’春晚的声音,让他们从今年春晚开始,同家人一起无障碍地感受年味儿。”杨洋告诉记者,直播字幕机顶盒的问世,还能大大提升听障人士的生活质量和工作效率。

杨洋同时表示,听障人士融入社会的最大障碍是在信息获取方面,如果社会环境能解决语音流转为文字流的问题,那么听障人士正常生活是没有问题的。今声优盒的推出是这一领域的非常有价值的创新。

朱轶琳告诉记者,期待这一类视听一体化的产品可以走进学校和文化场馆,还希望会议室、医院、银行也能用上语音识别设备,让听障人士职业不受限、人生不设限。

“听障人士能干记者吗?”这是曾在新闻战线工作过的中国聋协副主席孔军强经常被问到的一个问题,“今声优盒和畅听王卡等听障领域信息无障碍产品的发明和推广,以及随着社会信息无障碍的改善和社会观念的调整,将会让听障人士的职业选择范围更加更广。我相信将来,听障人士是否能当记者不再是一个问题。”

难忘今宵,从此打破“玻璃墙”,听障人士将与世界一起同欢喜!

责任编辑:方凤娇 主编:文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