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要闻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能源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不能再被技术门槛“卡脖子”!人大代表郑月明呼吁对新能源材料产业顶层设计

公培佳 2021-3-5 19:30:31

本报记者 公培佳 北京报道

“新能源一些高端关键材料因技术门槛高、投入大,长期存在‘卡脖子’现象,建议从国家层面完善新能源材料产业的顶层设计和规划。”正在参加全国两会的全国人大代表、联泓新科董事长郑月明对《华夏时报》记者称。新能源材料产业健康发展也是他本届全国两会上建言的聚焦点之一。

近年来,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多个国家聚焦碳排放问题,明确了实现碳中和的时间表。例如,芬兰计划在2035年实现碳中和,欧盟、英国、挪威、加拿大等国家将碳中和的时间节点定在2050年。习近平总书记在2020年9月22日召开的联合国大会上表示:“中国将提高国家自主贡献力度,采取更加有力的政策和措施,二氧化碳排放力争于2030年前达到峰值,努力争取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

对此,郑月明表示,中国要完成“30、60”目标,眼下亟待提高新能源在中国能源结构中的比例,加快新能源产业的发展。

新能源材料是指支撑新能源发展的、具有能量储存和转换功能的功能材料或结构功能一体化材料,包括太阳能转换材料、锂电池材料、储氢材料及超导材料等。经过多年努力,我国新能源材料产业取得了较快发展,技术水平在逐步提高,产业规模不断扩大。目前,我国已发展成为新能源材料大国,中国新能源材料和零部件在国际市场占比已经很高,光伏面板占全球市场的70%-85%,风力涡轮机占60%-75%,电动汽车占60%-75%,我国光伏新增装机已连续8年位居全球首位。

“但在高端新能源材料领域,我国与国外先进水平相比仍存在较大差距,部分关键材料的核心技术还没有实现突破,关键材料对外依存度较高,国产化率较低,原始创新不足,企业竞争力不强等问题还在制约着我国新能源材料产业的发展。”郑月明以我国最具规模优势的光伏领域为例介绍称,光伏胶膜的核心原材料之一聚烯烃弹性体(POE)全部依赖进口;光伏组件封装用乙烯-醋酸乙烯共聚物(EVA)树脂国产化率也不高,目前对外依存度达65%-70%;此外,中国氢燃料电池产业正处于大规模示范应用的初期,为突破发展瓶颈,迫切需要解决包括质子交换膜、膜电极、碳纸以及储氢材料等关键材料的“卡脖子”问题。

郑月明建议,从国家层面完善新能源材料产业的顶层设计和规划,加强相关体系、行业标准建设,加大相关政策的支持力度。

“应充分发挥行业协会等专业机构的作用,协调‘政产学研金服用’,建立良性的协作模式,引导产业健康发展;打破新能源材料性能评价的行业壁垒,搭建标准化、国际化的第三方检测平台,提升性能评价的效率与可靠性。”郑月明称。

他认为,加强新能源领域关键材料的基础研究是解决“卡脖子”难题的关键一环,应该设立国家级新能源材料创新平台,重点关注关键材料技术研发,提升原始创新能力;同时,加大科研院所、高校等在相关领域的前沿技术研发投入,加强核心技术专利布局,加强专业领域的创新型人才培养和人才梯队建设。

在新能源材料产业发展壮大过程中,大力培育新能源材料细分领域龙头企业,尤为重要。这不仅是郑月明在两会上的建言,作为联泓新科掌门人,更是企业的实践真知。他呼吁,应进一步发挥企业的创新主体作用,支持重点企业加大研发投入;设立国家专项天使投资基金,持续加大对关键材料技术在种子期、初创期的扶持力度;加大对新能源关键材料企业在金融、税收方面政策支持力度,鼓励围绕龙头企业打造新能源材料产业链和生态圈,增强集群综合竞争力。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公培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