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 要闻 宏观 金融 证券 产业 地产 能源 健康 慈善 汽车 评论

大豆价格又创新高:卖早的农户“捶胸顿足”晚卖的大赚,下游豆企太难了 | 大宗商品牛市来了?

方凤娇 徐芸茜 2021-3-10 21:57:28

本报记者 方凤娇 徐芸茜 北京报道

“我们刚刚进了200吨大豆,是3.08元的收购价。”3月10日,佳木斯冬梅大豆食品有限公司(下称“冬梅公司”)副总经理陈永华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说,“这个价格应该是我们做豆粉生产几十年以来从未有过的最高位。”

3月份以来,国产大豆再度迎来大涨行情,部分地区豆价格已经突破3元。东北大豆的收购价格更是从每吨4000多元一路涨至每吨6000多元,年涨幅高达50%。随着现货市场价格的推动,期货市场价格也闻声上涨。豆一期货主力合约连续上涨,3月8日盘中最高涨至每吨6375元,继续刷新历史高点。

WechatIMG3811.png

豆一主力05合约

大豆价格迭创新高,对于整个大豆产业链而言可谓“冰火两重天”。自去年开秤以来,惜售的农户赚得盆满钵满;贸易商在节节攀升的豆价和买兴不足的下游市场之间陷入矛盾;南北方销售主体则对大豆行情所持观点南辕北辙,而类似冬梅公司以大豆作为主要原料的下游企业,则直呼“难”。

对此,南华期货副总经理、中国大豆产业协会副会长、黑龙江省大豆协会会长唐启军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综合来说,大豆的涨价对上游的农户和入市收购较早的贸易商而言是意外的‘红包’,而对于下游的用豆企业而言却增加了很大的经营压力,去年很多媒体平台都在呼吁豆制品涨价的问题,但由于市场份额的争夺收效甚微。未来大豆价格或催生更多的行业洗牌,以及唤醒行业利用衍生品规避风险的意识。”

下游企业直呼“难”

大豆价格的不断高涨,给产业链带来系列的影响,但又各不相同。

自去年开称以来,卖粮比较早的农户都“捶胸顿足”,后悔没有吃到粮价上涨的红利,却要承担未来包地费用上涨的风险;惜售的农户可谓赚了个盆满钵满,都尝到了压粮的甜头。在2月末受国储欲入市大量收购轮换大豆的传闻影响,持豆主体看涨信心不减,更是助长了市场的惜售情绪。

“但由于天气渐暖,新季种植的农资已经开始陆续采购,种植前卖掉陈粮是农户的习惯,不然储存起来也有一定的难度,因此出货心理也在逐渐增加。”唐启军表示。

从贸易商角度来看,则比较矛盾。因为贸易商面对的是节节攀升的豆价,以及买兴不足的下游市场。今年粮价好,屯粮主体在增加,但一些大企业由于对后市价格方向不明,因怕压粮有风险基本上随来随走,库存寥寥,只有部分早期大量收购的资金雄厚的大企业才有底气屯豆待沽,且这些企业的收粮成本低,即便短期的下跌也不会恐慌出手,且无论是卖现货还是交割盘面均有利润。因此贸易商这一端呈现“两极分化”,没有粮的想收,怕价格下跌干着急,有粮的则心里不慌也不着急卖。

而下游的用豆企业则遇到了难题。大豆行情依然稳中趋弱,但由于销区的库存消耗殆尽,只能被动接受产区价格,经营主体一边消化库存,一边观望东北和进口豆的价差变化。随之而来的还有成本的增加。

以陈永华所在的冬梅公司为例,是一家专业生产豆粉、豆奶粉的企业,大豆价格上涨,对他们这样作为纯粹以大豆为主原料的生产企业而言,用陈永华的话来说,就是“影响实在是太大了”。“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困难和压力。包括原料成本和市场压力。”

陈永华告诉记者,不仅是大豆,玉米价格也是大幅上涨,以玉米为原料的麦芽糊精,每吨比去年同期上涨1500元;麦芽糖浆价格每吨上涨1800多元。“几乎所有的原料都在上涨,包括产品的塑料包装,但是黄豆价格上涨的幅度是最惊人的。我们的豆粉生产成本比去年同期上升了35%左右。”

“在我们当地,有两家油脂企业,从去年大豆开始调价开始至今,就没有生产了。他们是榨油企业,多生产多亏,不生产不亏。”陈永华说。

此外,南北方销售主体观点南辕北辙,销区认为东北产区豆价随期货大涨是“一厢情愿”,如此高的价格对经营商已失去“诱惑”;而产区贸易商则认为,市场从去年开称以来至今已经从买方市场转为卖方市场,接受高价只是时间问题。蛋白厂方面,禹王、金锣,双汇等大型加工企业利润不错,开始逐渐顺价收购,小加工厂随采随用,资金都比较紧张。但由于进口的非转大豆越来越少,价格上涨,也对国产豆形成支撑。

降价几时有?

事实上,大豆价格的上涨,不是现在才开始。自去年年底以来,国产大豆价格接连创新高。

从产量来看,去年我国大豆总产量是增加的。据国家粮油信息中心数据显示,2020/21年度中国大豆总产量为1960万吨,较2019/20年度的1809万吨增加8.3%,因为单产以及播种面积增长。其中主产区之一黑龙江产量为877万吨,较去年的780万吨增加12.43%。

但即便如此,大豆价格仍然持续上涨。对于本轮价格上涨的原因,方正中期期货油脂油料研究员王一博对《华夏时报》记者分析认为,供给方面,前期农民和贸易商惜售看涨情绪较高,农民卖货进度慢,主产区大豆收购进度同比慢19%;进入3月后东北备耕工作陆续展开,季节性阶段售粮高峰将到来,市场上大豆供给增加。进口上俄罗斯宣布2月1日起开始对向欧亚联盟以外国家出口大豆征收30%出口税,后期俄非转基因大豆进口势必减少。

浙商期货农产品高级分析师向博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本轮大豆价格上涨,在一定程度上也受到玉米价格上涨的影响,两者存在一定的关联性。

陈永华则持不同观点。“从我们当地看,这种情况(大豆价格大涨)的出现,应该很不正常,有囤积炒作嫌疑,可能是资本炒作。根据有关部门统计,大豆的进口和产量都是上升的。从整体的量来讲,并不是受供需影响。一些进口大豆到港后,并没有进入市场流通。”他说。

对于国产大豆价格后市走势,陈永华认为,一般情况下,在4月中旬应该会有小幅回落。“虽然在此之前农民囤货惜售,但是到4月份中旬,进入到下一阶段春耕期,需要使用资金,农户可能需要消耗库存,或许会缓解一下我们的压力。但是现在我们对农民卖粮寄托的希望不是很高了。”他无奈地说。

以陈永华的经验来看,一般情况下,每年11月份新粮下来后,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会有原料粮降价或者平价销售的情况,但是去年完全超乎预料,新粮下来后,原料粮价格不跌反涨。“我们预测,4月份中旬左右豆价可能会持稳,但是不太可能下降。”他说。

向博也认为,后续大豆价格仍将保持高水平,一方面玉米价格仍较为坚挺,带来支撑;另一方面农产品强势格局持续。

“我们判断2021年国产大豆价格区间将上涨至2.9元—3.5元/斤。”王一博说。

唐启军则对记者表示,在2021年以美联储1.9万亿量化宽松的政策背景下,今年多余的流动性还是会流向粮食圈,资本的力量助推粮价或在未来成为常态化。

责任编辑:徐芸茜 主编:公培佳